第229章 您夫人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只是,这千变万化,甚至可以说是包罗万象的衍生之力虽然上手容易,可想要更深入的参悟出更多,却是要比难以入门,但规律可循的空间之力和时间之力困难了不止一星半点。

    不过幸好,即便只是参悟出了一些浅显的皮毛,也足以冷悠然从这衍生石的控制之下脱身了,能够脱身,冷悠然也没再执着,而是直接去到了阵法边缘,利用这刚刚参悟的一点衍生规则,探入到了阵法之中。

    这一次,她终于算是理清了整个阵法的脉络,而之前看似铁桶一般的阵法,也不再难以攻破。

    这衍生之力似乎是在这阵法成型之后才一点点的渗透进去的,也因此,有了那衍生石中衍生规则之力打底的冷悠然虽然依旧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去推演计算,可到底也算是为自己寻到了出路。

    有了出路的冷悠然,回到了竹楼之中,见趴在那衍生石上沉睡的兔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来了,便抿唇一笑,走过去揉了揉它的脑袋,挥手收起了它和蹲在旁边依旧满眼绿光望着衍生石的金灿,转身走入到了书房之中,把里面阳炎留下的东西一扫而空,这才一路向着她推演而出的出路而去。

    别看这这阵法进来容易,可出去,却是只有一条路,这条出路对着竹海内围的那一边,距离之前冷悠然参悟时间之力的地方倒是不远

    而那看似薄薄一层的阵法光罩,也只有真正的找到了出路之时冷悠然才发现,这哪里是没有空间的叠加,根本就是在那衍生之力的影响之下,使得所有的空间叠加都融入到了那层光罩之中,比起普通的困阵来,更像是这困阵在衍生之力的作用之下自行进化了一般。

    归心似箭,与这整个阵法在里面僵持了好几年的冷悠然,虽然对这阵法的进化也感到好奇,可却是一刻也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了,找准了那一点,便跨步而出。

    随着她每一步的迈出,周围景象改天换地,这样的一条路即便对于她一个阵法师来说也是危险的,稍有差池,便可能被彻底困在这夹缝之中,但至少这才是冷悠然所熟悉的阵法,反而让她那自踏入阵法之后便悬着的心,彻底落回了实处。

    小心的前行了整整一日,冷悠然才彻彻底底的走了出来,再次从外往内去看这阵法之时,却是已经换了另一番滋味在心头,却又被她很快的收敛了,默默计算了一下外面的时间,竟是发现此番她在阵法内已经消耗了五个多月,而她与凤凰一族的交接之日已经过去了快一个月了。

    思及此,冷悠然不禁查看了一番传讯玉简的情况,果不其然,几颗玉简,此时都在闪烁着微弱的光芒,想来是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只是因着那阵法内外时间的差异,使她难以察觉到罢了。

    冷悠然选择接通的第一枚玉简自然是欧海恒的,与自家外公报了个平安,也知道了,欧海恒几人已经通过她留在仙府的瞬移卷轴和传送去万俟静初那边标记有她神识的仙石安全抵达,并且在万俟静初的仙府之中安顿了下来,这才切断了联系,接通了万俟静初的玉简。

    万俟静初显然是已经知道了冷悠然联系欧海恒的事情,此时玉简接通,说起话来,难免有些酸溜溜的,冷悠然听着那酸气满满的话语,却是又想起了那副画卷来,心道,自己还没酸呢,他到是先酸上了!

    说实在的,她也不是不知道,那人不是万俟静初,可问题是,那万钧和万俟静初长得实在是太像,而万俟静初的大部分记忆也是源于万钧,理智虽然告诉她,这与万俟静初无关,可感情上始终还是觉得有些怪怪的。

    冷悠然不知道那画像若是出自一个女仙之手,她此时会是如何感想,可问题就在于,那带着浓浓相思之意的画卷是个男人所做,还是个面嫩的能滴出水儿来的,内心却如斯恐怖的男人所做,让她一时间竟是说不上来,自己心下是个什么滋味儿,说起话来也难免有些心不在焉。

    感觉到玉简另一侧冷悠然的敷衍,万俟静初忍不住蹙了蹙眉头,刚刚的酸气已经消失无踪,满是关心的开口问道:“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冷悠然听着那满是关心的询问,抿了抿唇,开口问道:“那个,你知道辛宇是谁么?”

    “辛宇?辛宇不就是阳炎丹尊的本名么?他叫丹辛宇。不过这个名字时至今日知道的已经不多了,你是怎么知道的?”万俟静初有些奇怪,从阳炎成就了丹尊之名,便几乎没有人再提起他的本名了,甚至他觉得,就算是丹家之人,也不见得有几个知道的,到是冷悠然忽然提起这名字,让他觉得有些意外。

    “你都知道。我怎么就不能知道了?!”冷悠然原本九分的猜测彻底被万俟静初变为了十分的肯定,瞬间就被致郁了,直接一句话怼了回去,而后干脆切断了联系,她现在不想搭理万俟静初,更不想让他知道,还有那么个占据了他不少记忆的男人,心心念念着作为他曾经全部的万钧。

    万俟静初被冷悠然这忽然爆发出来的脾气弄得就是一愣,却在这时,景胜忽然推开了门探头进来问道:

    “那个府主,您夫人这是怎么了?”

    这忽然冒头出声的家伙,让万俟静初猛的回过神来,眉头微蹙,开口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我这不是关心您么?嘿嘿……”景胜一步迈出,本是站在了门口的他瞬间出现在了万俟静初的桌案之前,堆笑言道,一双眼睛,却是晶亮晶亮的注视着万俟静初手上的玉简,心中的小人儿不停的蹦跶着,直呼自己来的太是时候,要不然哪里能听得到府主被吼?

    万俟静初把手中的玉简收起,对着满脸堆笑,双目放光的景胜打量了几眼,只觉得这“您夫人”三个字听起来异常的顺耳,便也没有驱赶他,而是开口问道:“刚刚我们传音你都听见了?”

    “听见了,不对,没,也不对,是只听见了一句,就一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