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赏与罚(上)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那个归你,正好,前几日你不还说,你野路子出身,没经手过被废了的修士么!现在正好。”木月白眼见着疾风把郭谦也拖过去废了,不由得拖着潭博涛退后几步,扯过同为炼丹师的蔺长林,低声开口说道。

    蔺长林闻言被木月白这老不要脸的给气了个半死,他说自己野路子出身,不过是面对木月白这位丹道前辈的自谦,他家的明心福地虽然在风云大陆上的威名远不及飘渺宗,可到底也是数一数二的势力,这个老抠门儿,不就是舍不得他最近才寻来的那些仙植仙草么!哼!

    尽管蔺长林心下不爽,可到底保住这二人性命一事,是冷悠然这个府主的吩咐,此时见郭谦已经被丢飞至近前,他又拿木月白这老矫情无法,便也只好伸手接了过来,先保住他一口气,等众人散去之后,再行去寻冷悠然。

    见郭谦二人均已被废,冷悠然这才望向了那已面如死灰的三人,言道:“你三人虽然也有些小心思,但我始终相信,你们应该是一时想差了,受了那二人的蛊惑,我便再给你们三人一次机会,不过之前那谣言一事……”

    虽然冷悠然从头到尾对这谣言一事都没有认真的分说过,可此时这事再被提起,三人又不傻,怎会不知冷悠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此事,只怕正是因为这件事情,才有了今日的这一出,只不过,是郭谦之前仗着辈分太过嚣张,愣是连让冷悠然追究此事的机会都没给,便自己把自己给断送了去。

    想明白了此事,更是参与了此事的三人,在冷悠然话落之后,整齐划一的跪了下来,由其中一人抢先开口道:“那谣言一事,均是郭谦、潭博涛二人谋划散播,我等不知啊!”

    “哦?是真的不知?还是在我面前装糊涂?难道不是你最先跑出去与人散播出去的么?”冷悠然眼眸微眯的望着那开口的修士。

    那修士却是在冷悠然的注视下,面色忽变,跌坐在地,冷悠然见状,冷嗤了一声,随手取出了一把赤红色,上面缀满了倒钩刺的金属长辫,丢给了聂远说道:“既然你们三人也参与了,那就得罚!聂远,就在这院子里,每人三十鞭,也好给他们长长记性,至于这个嘛,多加二十,开始吧!”

    “是,府主。”聂远眸中含笑的望了冷悠然一眼,率先拎起了那要挨五十鞭的修士,推搡了出去,任由疾风帮手,把那人绑在了院中的一颗歪脖仙松之上,褪去法袍,周身的血煞之气,瞬间注入了手中的鞭子之上,挥手便抽。

    这鞭子本就是碧云收藏的仙器,虽然并未被聂远契约,可被注入了聂远自身的血煞之气,威力一点都不逊于被契约了的仙器,此时只是一鞭下去,那人的后背便瞬间皮开肉绽,这般下去,等五十鞭抽完,想也知道,只怕脊梁骨都要出来晒太阳了,没个仨俩个月,都别想用趴着以外的姿势过活,可在场的大多数修士,却一丝动容之态也无,可见这货仗着郭谦那两人,平日里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冷悠然冷眼看着众人的反应,直到这三人的鞭子被抽完,聂远把鞭子还给了冷悠然,她这才望着众人开口说道:“虽然郭谦之前的心思昭然若揭,可他有一点没说错,我最近确实是忙碌的分不开身,才让那些心思不纯之人有了可乘之机,在此,我冷悠然向最近这一段时间里,受了委屈的各位道兄们道歉了。”

    话落,冷悠然站起身来,对着站满了明和堂的众人躬身就是九十度的一礼,本就有着之前处置了郭谦几人的事情做底,不少之前因为飘渺宗一系众人所作所为颇有微词的修士,已经释然,此时见冷悠然这个一府之主又向大家躬身认错,更是纷纷露出了一抹动容之色。

    冷悠然直起身来,见自己此番做法效果不错,不由得垂下眼眸,低叹了一声,接着说道:“我知道大家有些事情还不清楚,那我今日便趁着人齐,给大家交个底。

    咱们这无象仙府呢,位于玄天域,是托庇于凤凰一族之下的,那凤凰不用我多说,在这仙界都是出了名的,你们就算不甚了解,也应该是有所耳闻的,大家也别嫌弃我这个府主无用,人在屋檐下,受着人家的庇护,便就得付出,我之所以一直忙碌无暇分身,也是与这分不开的。

    可不管有多少理由,出了这样的事情,都是我的疏忽,也因此,今日把大家聚集在这里,不光是要惩治霍乱仙府之辈,也是想为我自己找几个帮手。

    聂远就不必说了,大家都熟悉,以后,自是还少不得要与大家常打交道。聂道兄,我知你是剑仙,需要时常出入险地磨炼剑心,可现下仙府才刚刚初具雏形,我愿以长老之位相托,还望你能继续帮我看顾大家一些时日。”

    说着,冷悠然转身面向了聂远,躬身抱拳,托付之意尽显。

    聂远虽然平日里从不是那等过分伶俐之人,此时见冷悠然这般,又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总归是明白了她的用意,慌忙探手扶起了冷悠然,抱拳说道:“府主所托,在下自是当尽全力。若是平日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也还请各位道兄多多包涵提醒才是。”

    “我等见过聂长老。”众人对于聂远,自是没什么可挑剔的,本来他们中的一些人便是被聂远所救,到得仙府这些时日,大家更是与聂远交集颇多,虽知道他为人不善言辞,又常冷着脸,可做事却也周到,此时闻听冷悠然给他托付了长老之位,便纷纷向他拱手道贺。

    冷悠然等众人与聂远寒暄过了,这才指了指她右下首的位置,示意聂远重新落座,接着开口道:“靳浩何在?”

    靳浩闻听冷悠然唤他,在联系之前聂远被委托为长老一事,心下明了,与木月白对视了一眼,便走了出来,站在明和堂正中,对着冷悠然躬身一礼,言道:“靳浩,见过府主。”

    “靳浩,你的修为在这些人中虽然不是最高的,但这些时日我观你立身颇正,更能帮扶府中之人,今日我同样以一府长老之位相托,望你能继续帮我照顾府中众人,你可愿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