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第二把火(下)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然!郭师伯也是为了你好,你不领情也就算了,竟还做出这等同门相残之事,你把宗规至于何处?!你把我们这些一心为你的宗门长辈至于何处?!”

    别人能装死,潭博涛却是不行的,他打一开始便站定在郭谦身旁,出口指责过冷悠然,此时他最大的依仗,辈分最高的郭谦更是因着冷悠然那出其不意的一脚损了丹田,还不知道以后会如何,就算他伏低做小,以后的日子也是难捱。

    思及此,潭博涛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搬出了飘渺宗沿用了上万年的祖宗宗法来,他倒要看看,有着这么多的同门在此,在宗规面前,冷悠然这个不过是有了几番际遇的小辈还能强横到何时?

    “呵……好一个一心为我!疾风绑了!”冷悠然勾起一丝冷笑,喝道。

    “府主!不可啊!府主!他二人虽然心思不纯,可府主不可枉顾宗规啊!”眼看着郭谦和潭博涛二人在疾风的手下被邦成了粽子,等待发落,有三个刚刚还在想着降低自己存在感的修士,却是憋不住了。

    他们是看着冷悠然震怒伤人退怯了,可这并不代表,他们便甘愿一辈子屈居于冷悠然这么一个小辈之下,若是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郭谦和潭博涛被冷悠然处置,那他们几个便也再无翻身之日了,甚至,飘渺宗一系在冷悠然的这一番打压之下,以后在这仙府之中很可能再也抬不起头来,不但要被冷悠然压制,更是会被来自其他势力小界的修士压制,他们几个以后的日子只怕……

    “你们跟我说宗规?那我到是要问问你们了,你们脚下所踩的这片土地是什么地方?是飘渺宗的?还是无象仙府?”冷悠然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三个畏畏缩缩,满目惶恐悲戚的修士问道。

    “这……”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虽然答案就在口中,却是明白这话绝对不能按照冷悠然给画好的道去回答,一旦说了这是无象仙府的地界,那什么宗规,什么辈分,便都成了笑话。

    “不说?没关系!本府主替你们说!还有在场之人,我不管你们出身何处,也不管你们曾经在下界如何威风,但我今天的话,你们最好都给我听清楚,记好了!

    你们脚下所踩的,是我无象仙府的土地,要守的也是我无象仙府的规矩,自今日起,曾经下界的种种,便如昨日死,若是谁再敢拿下界旧事出来扰乱我无象仙府,我冷悠然绝不会姑息!

    从此以后,这无象仙府之内,有的只许是我仙府同袍,再无下界门派分支,否则,便均是我无象仙府的敌人!!!”

    冷悠然铿锵有力的话语落下,整个明和堂内,先是一静,而后便传来了不少压抑的低语欢呼之声,大多都是这些时日,被郭谦那些人欺压过的出身自其他势力或小界的修士,还有几个是不愿意与郭谦等人同流合污,被排挤了的原飘渺宗修士。

    倒也不是他们看着郭谦等人倒霉幸灾乐祸,而是本来大家在投身无象仙府之前便说的好好的,新的仙府,新的开始,可偏偏以郭谦为首的那么几个飘渺宗旧时的老祖,在苦尽甘来之时,仗着府主与他们曾经同出一门,心生贪念,想过回曾经在宗门之时,被人捧着惯着的日子,早就迷了心眼。

    而冷悠然这个一府之主,更是忙的脚不沾地,只丢给了众人一些资源和术法,便再难见到,他们很多人甚至在今日之前都要以为,冷悠然是在有意回避,故意纵容了,却在此时猛然发现,原来府主还是可以把一碗水端平的,让这些被压抑了不少日子的修士,重燃了心间,当日投身仙府的斗志,甚至原本只是落于仙府想要求个平安的,也因着冷悠然的这席话,双目绽放出了不一样的光芒来。

    待得这阵嘈杂之声落下,冷悠然才望向了那门外被捆绑住仍旧不停挣扎着的潭博涛,以及嘴角扔在不停躺着血,面色苍白的郭谦言道:

    “虽然规矩是死的,但人是活的,你二人尽管居心叵测,妄图扰乱仙府秩序,更是散播谣言,鼓动人心,不能不罚。但人不能忘本,我冷悠然能有今时今日,自是离不开下界飘渺宗的培养,念在你二人与我,毕竟曾经同出一门,我不要你们性命。”

    刚刚才低语欢呼过的众人,此时听闻冷悠然这一番说辞,不由得均望向了那二人,不少人,欲言又止,却又被身侧的仙友拉扯住,而潭博涛却是在听闻冷悠然这一番话后,眸中再次燃起了希望,只是这希望之火还没见烧起来,冷悠然只是停顿了片刻,便接着说道:

    “疾风废了他们!而后送去仙府的炼丹师处,务必保下他二人的性命,看在系出同门的份上,我养他们终老!”

    “冷悠然!你好歹毒的心思!天道昭昭,你残害同门,是会遭报应的!”潭博涛在冷悠然的话落之后,彻底失了希望,此时那还未彻底燃起的希望之火,早已转为浓烈的怨毒,本来长得还算周正的容颜,更是扭曲狰狞的让人看着心寒。

    可不论他如何喝骂,疾风却是在冷悠然话落的瞬间,便一脚踏上了潭博涛的胸口,一手握拳,夹杂着凌厉的风势,向着他的丹田狠狠的击落而下。

    “咔嚓!”一声稍显沉闷的碎响传来,是潭博涛身下的地砖又碎了一块,与此同时,感觉到丹田碎裂,周身仙气飞速流逝而去,迅速衰老下去的潭博涛的双目,却是彻底失去了光华,被疾风随手一抛,向着木月白那边丢了过去。

    木月白见那被直接丢过来的枯干人形,嘴角就是一抽,十分心疼的摸了摸手上的储物戒指,这才不情不愿的接下了潭博涛,连查看都没查看,把仙气运于指尖,飞快的把潭博涛周身那急速消散的仙气,封住了一丝在他的心脉之中,不至于让他因着急速的衰老,马上死去。

    至于其他,他那点儿藏货,还是最近抽空走遍了仙府附近辛苦得来的呢,即是冷悠然要他活着,那仙植仙草便合该冷悠然那臭丫头来出才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