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认错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然瘪了瘪嘴,却到底不想隐瞒自己的私心,垂着头低声道:“其实,我虽然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但到底怨她丢下了您,独个儿跑回了这仙界,所以,最开始私心里,多少有些故意拖延不让她见到您的想法在,可越拖到后来,反而是我自己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了……”

    欧海恒叹了口气,虽然知道冷悠然这别扭样子只怕让他心心念念的那个女子难免伤心,可到底是自己疼了多年的孩子,不明就里,才会这般,不由得抬手揉了揉冷悠然的脑袋,带着些许追忆的说道:

    “当年那事其实外公是知道的,可看她怕我冲动之下殒命,故意隐瞒,我这才没有露面,只是不管是她留书也好,还是去寻家中带她离开的那人也罢,我都知道,只是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飞升,又发现她在这仙界似乎家世非同一般,不忍看她为我痴等,惹了家人怨怪,这才没有露面相送罢了。

    我虽知你这孩子是心疼我,可这样让人伤心的事情,以后切记不可再做了,知道么?她现在何处?带我去见一见她吧!”

    冷悠然点了点头,应了声好,忽然想到了芙灵最近一段时间的去处,忍不住顿了脚步,望向欧海恒有些担忧的说道:“外公,外婆最近都在馨月前辈那边,馨月前辈,是外婆姑祖,更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长辈。我有意隔开您和外婆这事,只怕逃不过她的眼睛,一会儿不管如何,您都不要为我多言,怎么也得让馨月前辈消了心间的火气才行。”

    “你啊你……罢了!这会儿说什么都晚了,此事虽是你做的不妥,但到底是为了我,不管那位前辈如何,我们祖孙一并承受了便是!走吧!”欧海恒毕竟也是有女儿的,此时听冷悠然这话,自是比冷悠然更加明了符馨月的心情,可不管冷悠然这做法是对是错,始终这孩子还是为了自己,也让他一时间恼不起来。

    冷悠然见欧海恒这般,心下的忐忑自是又增了一分,可事到如今想要解决此事,便必须要符馨月消气,看来,自己种下的苦果,果然还是得自己来吃了……

    心下有了准备,冷悠然也不再耽搁,压下那一丝翻腾的忐忑,携着欧海恒御风向着符馨月的仙府而去。

    当这祖孙俩,落在水潭边的时候,符馨月就发现了,睁开双目,看了一眼,最近都有些呆呆木木的芙灵,原本因着芙灵的劝阻,这些时日一直被她强压的火气,便冒出了头来,闭紧双目,只当不曾察觉,直到仙府的院门被敲响的那一刻,才释放出了周身的气势。

    感受到这扑面而来的威压,再看欧海恒那瞬间苍白了下去的脸色,冷悠然就忍不住心下一叹,所谓孩子是自家的好,同理长辈自然也是自家的好,冷悠然知道自己这一番已经是牵连了欧海恒,便不能再因着一时冲动,让符馨月本就已经存了的不满,继续延伸下去,只得生生忍住了挡在欧海恒身前的冲动,目露歉疚的望向了他。

    欧海恒接收到自家小外孙女的歉意,虽然被这威压压的,浑身颤抖,口不能言,却仍旧露出了一抹安抚般的笑容。

    符馨月释放出来的威压,并没有因为欧海恒祖孙二人的低头而减少,反而是冷笑一声,又加重了一分,这回就连冷悠然也被压得有些难以喘息了,直到一直神游天外的芙灵意识到了周围空气之中的压迫,忍不住抬起头来四顾,这才透过神识发现了站在门外,被压得浑身颤抖的那祖孙二人,忍不住惊呼了一声,便想要冲出去。

    “你要去做什么?!”符馨月看着芙灵这成器的样子,眉头皱的都能夹死只苍蝇了,她这是为了谁啊?

    “姑祖……海,海恒他的伤还没好呢!更何况,还有悠然那孩子……”被符馨月这一喝,芙灵的脚步顿在了屋门口,转过头来,目露恳求的望向了符馨月。

    “你给我住嘴!你心疼他们,他们又何尝心疼过你?!你对她冷悠然掏心掏肺,可她却是防备着你呢!怕你的出现让她那嫡亲的外公,伤上加伤!”符馨月并没有收敛的意思,这仙府是她的,只要她想,这些话自然会让外面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冷悠然闻言便知,果然如自己所想,她心里的那点儿小矫情,早就被符馨月窥得一干二净,深知此时任何辩解都只会越发激怒符馨月,不如老老实实认错的好,这么想着,冷悠然便噗通一声跪在了符馨月的门前,运起修为顶着威压说道:“悠然自知是自己所为不妥,特来向外婆请罪,还请馨月前辈让我和外公,见外婆一面。”

    “不妥?请罪?你心心念念护持你的亲人,你何错之有啊?!”符馨月厉目扫了一眼芙灵,冷嗤了一声,高声问道。

    “外公是我的亲人,外婆也是我的亲人,晚辈不应该因着自己心间的一点自以为是,便插手外公外婆之事,他们二人的事情,自应由他们自行处理,是悠然多事了。”冷悠然咬牙顶着威压开口说道。

    “所以,你这是在告诉我,我这老东西也不该插手她二人之事了?”符馨月有意曲解冷悠然话中的意思,威压也又加了一重,只不过到底还是有所顾忌,没有把这份威压加注在伤势未愈的欧海恒身上,全加给了冷悠然。

    冷悠然顶着又加重了一分的威压,明知道符馨月这是在找着茬儿的泄愤歪缠,可自己理亏在前,不论如何,想要解决这事,就必须拿出认错该有的态度来。

    “晚辈全无此意!您是前辈,怎么能与晚辈相同,外公外婆之事本就无需我插手,可前辈不同,您是外婆姑祖,自也是外公的姑祖,理应由您做主才是。”

    符馨月自是在自己有意的刁难下,听出冷悠然此番来认错不是作伪,态度也算是诚恳,到底是自己细心调教了不少时日的孩子,更是这一府之主,此番动静,不知道惹来了多少双眼睛注视着,她也不是全然不明白冷悠然阻挡芙灵和欧海恒见面的初衷,只是气她一味的看重欧海恒,而不顾芙灵的感受罢了。

    此时心间那点怒气多少也算是发泄了出去一些,只不过当她没发现冷悠然那隐于认错背后的小心思么?

    思及此,符馨月慢慢的收敛了威压,淡声说道:“看在你如今也是一府之主,又真的知错的份上,便回去吧!只不过我可担不起他欧海恒的姑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