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第一把火(下)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然到是还好,只是那用于隐匿身形遮掩气息的阵法受此影响,有些不稳,王怀远却是苦不堪言,仅仅第一道雷电,便使得他喷出了一口鲜血来。

    远观的众人甚至能在每每罚雷落下之时,感觉到了脚下的土地都在随之而剧烈的颤动着,虽然距离尚远,可那铺面而来的压迫感,却是让每一个人的面色,都控制不住的染上了几许苍白,让他们第一次见识到了这仙界的罚雷之威,天道之怒。

    特别是那几个因着觉得冷悠然仙府弱小,心存失望不满之辈,看着那只承了不过几道罚雷,便再也爬不起来的王怀远,心间那一丝因着冷悠然愿意放人,共担雷劫而升腾起来的活络心思,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这一刻的他们十分肯定,就算是这辈子都只能蜗居于这小小的仙府名不见经传,也不愿意遭受这般的惩罚去攀高枝了。

    只不过却仍旧望着那在雷光之下明明灭灭的阵法,眸光闪烁,只觉得,或许不能离开,也不全是坏事。

    此时的冷悠然却是根本不在意外间众人的所想,阵法虽然不稳,但因着并没有对于雷罚造成阻碍,撑下这一次还是没有问题的,她此时更关心的是雷源的变化。

    一双眼眸连眨动都不愿意,微眯着透过道道刺目的雷光,一瞬不瞬的看着那颗小小的莲子不停的吞噬着从她周身传导而下,好似珍馐美味一般的雷电,随着罚雷的不停落下,包裹着莲子的莲蓬也变得越来越小。

    直到九九八十一道罚雷彻底结束,那小小的莲子之下已经不见了莲蓬,自冷悠然的识海内,传来了一抹清晰的满足之意后,便好似害羞般的,搜的一下子,撞回了她的丹田之内,与此同时,冷悠然也发现,之前因着道心不稳而跌落下去的修为,竟是再次攀升了回来,不由得满意一笑,静下心来,开始收敛起了雷源遗留下来的气息。

    而在那一片焦土之上却是哪里还有王怀远的身影,只于下了一片早已构不成人形的灰烬,随着雷云消散而起的微风,四散而去。

    “死了……”一片或惊或叹的私语声,瞬间从围观的众修士之中压抑传来。

    待得冷悠然收回了阵法,毫发无损的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众人就更是瞠目了。

    符馨月望着面色红润气势更强的冷悠然,再看一看那些面色变化,或是目露惊喜,或是垂眸静思,或是小心翼翼的众人,便知,冷悠然的这一把火烧的十分成功。

    不得不说,冷悠然这做法,若是放在别人身上,便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蠢办法,那般的雷罚哪里能是一个天仙抗的过的,即便有幸不死,只怕后果也好不到哪里去,若是连一府之主都倒下了以后自然无从谈起服众。

    只能说明,这人软弱可欺被逼迫得无法了才甘茂如此风险,虽然因着共同被罚的修士灰飞烟灭,再也不会有修士提出解除誓约,但也不会有人再把这一府之主放在眼里,仙府易主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可偏偏落在冷悠然的身上,这事情就不一样了。

    有了此番这事,冷悠然不但毫发无损,更甚至修为还长了,这就不是软弱可欺而是早有盘算了,只怕自此之后,凡是存了异心的想必就都要有所掂量了,别回头冷悠然一言不合就提解约,认谁也不愿意牺牲了自己做筏子不但伤不到人,自己还落得个灰飞烟灭的下场,成就了与自己有怨之人。

    思及此,符馨月笑呵呵的望向了,向着自己这边走来的冷悠然,朗声开口恭喜道:“不错不错,恭喜府主进阶。”

    冷悠然闻言,自然明白符馨月的用意,便也没有过多的谦虚,承了符馨月的好意,对着她拱了拱手,便接下了这一份恭喜,这才望向了众人,状似不解的关心道:“这一点小事,怎么大家就都来了?你们可都安顿好了?”

    “府主的事怎么会是小事,再说,若是我们不来,怎么能知道,府主竟是如此宽和之人,为着我们的以后,竟然是连牺牲自己都不怕的,有您这样的府主,实在是我等之幸啊!”人群中的一人,此时极尽肉麻的拍马道。

    冷悠然闻言一扫,不出意外的,入目的是一张挂着谄媚的面容,可这人,却是刚刚还在仙府之外,嫌弃他自己做错了决定来的呢!

    “程道兄言重了,只可惜了王道兄,唉……”冷悠然目露怜悯的扫了一眼身后的焦土,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虽然大多数人都心下明白,冷悠然这是有备而来坑死了生出异心的王怀远,可谁也不会去傻到戳穿,心向冷悠然的,自是心下欢喜,而那心有浮动之人,则是绷紧了皮子,至少,短时间内不敢再去动那些不该有的心思了。

    解决了王怀远,冷悠然也没再让符馨月带众人回去,而是以既然大家都出来,便熟悉熟悉仙府地域之名,带着众人快速的溜达了一圈儿,等把这些人再次送回仙府,已是日头西沉,冷悠然这才回去了自己的正院之中,再次钻入了书房之内。

    就这样,仙府暂时也算是安稳了下来,众人也均是投入到了如火如荼的修炼之中,冷悠然便也稍稍能松快一些,每日会抽出一个时辰,去查看两个孩子,指导一番他们修炼的入门,再去看一看苍魄师徒三人,剩余的时间便把自己关在了书房之内,除去偶尔处理一下聂远和桃木之规整仙府布置摆设的所需,便整日里符笔不离手。

    直到半月之后,神识受损最轻的苍魄第一个清醒了过来,冷悠然才踏出自己蹲守了多日的书房,赶去了永延院的正屋。

    “师祖!”一进门,冷悠然便冲到了苍魄所躺的石台之前。

    看着面前容貌依旧毫无变化的冷悠然,苍魄犹自还带着些许恍惚的眼眸瞬间湿润,哽咽的说不出话来,面上更是爬满了痛心惭愧之色,好似如在梦呓一般,一般挣扎着,一边盯着冷悠然,呢喃道:“悠,悠然丫头?是你么?师祖对不起你啊!没能照顾好你外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