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谁啊?!(本月50月票)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我找到外公了,只是他受了些伤,需要救治,具体的等我安顿好他再说。”冷悠然自然知道芙灵想要知道些什么,温声开口说道。

    芙灵仙子的目光随着冷悠然剪短的话语,不停的颤动着,还是符馨月重重的咳了一声,目露严苛的扫视向她,才让她慢慢收敛了一些,可却仍旧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冷悠然见状,心下就是一叹,说实话,其实她并不想让芙灵仙子太早的见到欧海恒,一来,是因为欧海恒周身的伤势不容乐观,至今还没清醒过来。

    二来么,说到底,即便是她已经接纳了芙灵是她外婆的这一事实,也能明白当年她离开的苦衷,可在她心里,最重要的始终还是欧海恒,也更重视欧海恒的感受,不想在欧海恒毫不知情的情况之下,便贸贸然的让他见到芙灵。

    以至于心思各异的几人,坐在这厅堂内,到是一时间均是陷入了静默之中,直到过了片刻,冷悠然收敛了思绪,才望向了桃木之。

    “仙府内没什么大事,李越那边也已经炼制好了一栋仙府,一会儿你去看看,抓紧把这个替换了,到是五天之前,凰宣莫名其妙的跑来发了通脾气,见你和青辉都没在,便走了,说过几日再来。”桃木是自是明白冷悠然的意思,此时见她望了过来开口说道。

    虽然打众人回来他就没见到青辉的影子,可以他的城府,自然也不会在这会儿就迫不及待的开口询问,但也多多少少对凰宣的那次来访有了些许猜测。

    冷悠然闻言眸光微闪,心下对于凰宣的到来,自是有了些明悟,不由得抬起头来望向了力士,力士的一双重瞳,同样闪了闪,对着冷悠然点了点头,便起身向符馨月行了一礼,先行离开了。

    “这一路回来我也累了,你们也该去干嘛就干嘛吧!既然炼制了新的仙府,悠然,你也抓紧把新的仙府契约熟悉了,把现在这个替换了,虽然我观外面你设下了大阵,但总归这个灵府的品阶还是太差了一些。”符馨月望向冷悠然说道。

    这两个多月,将近三个月马不停蹄的奔波,冷悠然也有些疲惫,不是身体上的,而是精神上的,此时听闻符馨月所言,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开口言道:

    “也好,那北边半山腰上,我为前辈留出了一处安静的地方,就在那小池塘旁边,前辈可以过去看看,哪里还要改动的,仙植还欠缺的,回头等我安顿好了咱们此行带回来的那些修士再帮前辈改动。”

    “难不成我的法力还不如你这丫头了?行了,你去忙你的吧!若有什么要改动的,我自会自己斟酌着来的,去吧,去吧!”符馨月闻听冷悠然特意为自己准备了住处,心下满意,嘴上虽然嗔怪着冷悠然,却是满目的笑意,话落,便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见符馨月也离开,聂远看了看,依旧坐在那里发呆的芙灵,又看了看,似乎还有话没说完,不愿意离开的桃木之,便也站起来身来说道:“苍魄前辈他们既然已经被你救了回来,总归是会好起来的,你也稍稍松一松心,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我先回去修整一番,若是有什么事情,便来寻我。”

    “好!”冷悠然感受到聂远那仍旧没什么太多起伏的话语下掩藏的关心,心下微暖,点了点头应承下来。

    见聂远也离开了,桃木之扫了一眼芙灵,又有些欲言又止的望向了冷悠然。

    冷悠然顺着桃木之的目光同样看了芙灵仙子一眼,叹息一声,站起身来走了过去,轻声道:“外婆,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你也不要太担心外公了,过段时间等他伤好,自然也便见到了。”

    “嗯……”也不知道芙灵到底听没听进去,总之是心不在焉了应了一声,冷悠然对此也没办法,只能由着她继续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自己则是和桃木之一同,离开了正厅,去寻李越去了。

    半路上,桃木之时不时的便会扫冷悠然一眼,这其中他想询问什么,冷悠然自然是清楚的,直到不远处已经传来了乒乒乓乓的锻造之声,她才顿住了脚步,望向了桃木之,见对方仍旧只是微张着他那好看的唇瓣可到了嘴边的话,却怎么都问不出口,冷悠然心下暗自摇了摇头,这才传音道:

    “花爷爷已经随我回来,并没有什么损伤,等我安顿好外公他们,便会处理此次与我一同归来的修士,到时候,你便能见到了。”

    桃木之闻言,眸色就是一亮,甚至如果细看,还有一点不易察觉的水光,隐在其中,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面上多少出现了几许不自然的神色。

    冷悠然对他到是颇能理解,虽然不知道这样的改变对于一位妖仙来说是好是坏,却总归觉得,这样有着浓浓人情味儿的桃木之,比起那满眼淡漠,心间总是在权衡算计的桃源府主要可亲的多。

    “对了,醉心我给带回来了,在暗牢的时候不知道她发现了什么,这一路上都好像是受了很大打击的样子,回头我让金灿放她出来,你好好问问她吧!”冷悠然刚刚迈出的脚步再次顿住,望向桃木之说道。

    “在临仙城的暗牢里?她可是给你招惹了麻烦?”作为一府之主的桃木之再次回归,此时听闻冷悠然所言,以他的聪明,自然也意识到了一些事情。

    “麻烦虽然有一些,到底都过去了,总之你先看看她再说吧!金灿。”冷悠然话落,金灿便从她的衣襟内钻了出来,张口,把神色依旧有些木然的醉心吐了出来。

    看着这样的醉心,桃木之也不由得蹙了蹙眉,“你先去见李越,她我便带走了。最近,我暂时就不回去了。”

    话落,便蹙着眉头拎起了依旧木呆呆的醉心,匆匆而去,冷悠然见状摇了摇头,这才抬步走到那不停传来乒乓之声的屋门之前,抬手用力的敲了敲门。

    随着房门被敲响,房间内的乒乓之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李越不善的吼声:“谁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