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民愤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然和季雄二人走了进去,并没有招来太多的注意,到是季雄,碰到几个熟人,简单随意的打了几声招呼,这才与冷悠然落座叫了一壶仙茶。

    仙茶的口感并不好,与其说是仙茶,倒不如说的茶叶末更为合适,冷悠然只是尝了一口,便放下不再理会,与季雄一边注意着茶楼门口的动静,一边探讨起了那刚刚接来的任务,还在季雄的推荐下,拉了两个修士入伙,端的是认真修炼,好好赚钱的态度。

    直到一个长相平庸的男子,自门外走了进来,季雄的目光才微微一闪,趁着另外两人不注意,轻轻扯了扯冷悠然的衣袖。

    冷悠然顺着季雄的目光望去,便见到了薛元庆其人,仙界很少有长得比较难看的人,薛元庆模样平庸,倒也还算看的过去,只是那一双眼眸之中毫不掩饰的戾气,让人乍看之下,总觉得有些不舒服,他走进茶楼之后,坐在门边的几桌修士,好似避瘟疫一般的迅速的退让开来,薛元庆见状不但不在意,反而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

    这时,一个身淡紫色法衣,身段凹凸有致的仙子,自楼上迎了下来,那笑容端的是无懈可击,可如果细看的话,还是能从那妩媚的眉眼之间寻到些许厌恶不耐之色,这便是楚仙子了。

    二人调笑了几句,便相携上楼而去。

    冷悠然与季雄对视了一眼,便很快的重新投入到了任务的商榷之中,眨眼间便在这茶楼之中消磨到了傍晚。

    任务商榷的差不多之后,冷悠然与那另外两名修士确认了次日会和的时间,这才笑着与两人告了别,言明这茶她请了,待得二人转身向着茶楼门外而去的时候,与楚仙子腻歪了一个下午的薛元庆也走出了包间,冷悠然看了季雄一眼,示意他先行离开,这才站起身来,向着柜台而去,在路过楼梯的时候,正好与薛元庆撞了个满怀。

    这一番动静并不大,却让整个茶楼都忽然陷入了寂静之中,不少修士望着冷悠然,有目露同情的,有眉头紧蹙,站起身来悄然避让的,更有准备留下看热闹的。

    季雄和那两个还没走出门的修士也察觉到了什么,回头同时望过去,便见冷悠然匆忙间向着薛元庆到了声对不起,便想向着茶楼的柜台而去,却是一把被薛元庆拉住了手臂,那一双满是虐气的眸子,在冷悠然周身上下,来回扫视了一番,露出了一抹让冷悠然差点吐出来的淫邪之色。

    “小仙子这么着急是要做什么去?”薛元庆一手拉着冷悠然的胳膊,另一只手却是已经松开了楚仙子的腰肢,向着冷悠然的下巴摸去。

    那两名刚刚与冷悠然分别的修士见状,心下就是一沉,却是相视了一眼,默默的向着门外退去,虽然有些可惜那佣金不菲的任务,却更不愿意因为冷悠然这么一个才相视了一下午的女仙,招惹上薛元庆。

    季雄见状,也慢慢的向着角落退去,那架势明显是想要与冷悠然撇清关系,却又不愿意放过看热闹的机会。

    而那位楚仙子,却是秀美轻拧,望着冷悠然的目光中露出了一抹同病相怜的惋惜之色,唇瓣动了动,却终究没有开口。

    二楼三楼之上的包间也有几扇窗子打开,有人甚至是探出了头来张望了几眼,见识薛元庆,摇了摇头,又回手把窗子拉上了,明显,是连看热闹的欲望都欠缺。

    冷悠然感觉那咸猪手向着自己的下巴袭来,想也不想挥手便打,“啪!”

    清脆的巴掌声瞬间让本就已经安静下来的茶楼,彻底陷入的寂静之中,伴随而来的还有几道倒抽气的声音。

    “放手!”冷悠然蹙眉呵斥道。

    薛元庆见状面色就是一沉,不但没有松开,那抓着冷悠然手臂的力道反而更甚了一分。

    “胆子不小,竟然敢公然殴打城主府执事,我看你是活腻了!”薛元庆话落,眸间的戾气更甚几分,挥起那被冷悠然拍开的手掌,便向着冷悠然的脸上抽去。

    看着那包裹着仙气的手掌,楚仙子倒吸了一口凉气,忍不住向后倒退了几步。

    冷悠然却是眸光一寒,一手架住了薛元庆挥来的手掌,抬脚便向着薛元庆的跨间踹去。

    “嗷!~~~”一声杀猪般的惨叫传来,在座的男仙无不是股间一紧。

    薛元庆脸色涨红,弯着腰,满面痛苦之色,其实按理说,冷悠然这与修为完全无关的一脚,其实是不应该踢中的,只是薛元庆不知道是习惯了别人对他的惧怕还是怎么的,竟然是对冷悠然这单单凭借这肉身强度而发力的一脚,毫无半分防备,就连踹出这一脚的冷悠然自己,都怔了怔。

    到是那位楚仙子在满面的惊恐之色下,却隐隐流露出了一丝跃跃欲试的兴奋。

    冷悠然本意是挑起事端,却不成想,只一脚就把薛元庆踹弯了腰,这还怎么闹事啊?

    要说这薛元庆也是个狠人,被踹的这一脚虽然冷悠然没运用任何修为,但是那经过雷劫锻造的肉身强度也远超平常修士,此时他竟是生生忍住了剧痛,弯着腰,一手迅速握拳,包裹上了仙气,便向着冷悠然的丹田直击而去。

    危险降临,冷悠然本能的弯腰避开下腹,额头却是狠狠的撞在了薛元庆的后脑之上。

    一个照面,两个回合,薛元庆被撞的脑中眩晕,倒地不起,周围的吃瓜群众目瞪口呆,冷悠然见状,干脆放弃的挑衅的初衷,想也不想的冲上前去,再也不给薛元庆起身的机会,连仙气都没用,生生凭借着那强悍的肉身,便向着薛元庆拳打脚踢而去,愣是把个身高足足一米八开外的汉子,当做了沙包一般捶打。

    明心茶楼的整个一层,也在这一瞬间喧嚣了起来,不知是谁,忽然向着薛元庆的后背狠狠的便是丢出了一只茶盏,嘭的一声碎裂了开来,无数的碎瓷迸溅而出,有一就有二,这一瞬间压抑积蓄了许久的不满,瞬间爆发开来,虽然没有人敢像冷悠然一般明目张胆的凑上去对薛元庆拳打脚踢,却是有无数的茶盏茶壶,从明心茶楼的四面八方向着倒地的薛元庆招呼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