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援手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外婆?”注意到芙灵的异样,冷悠然不由得轻唤了一声。

    “你真是云痕师兄收养的那个小聂远?”芙灵仙子却是没有理会冷悠然,而是有些不敢置信的盯着聂远问道。

    “前辈口中的正是家师。”聂远点了点头,望向了冷悠然,目露问询之色。

    芙灵仙子当年下界历练的是魂魄,面容自然与在下界之时已经多有不同,况且当年见到芙灵的时候,聂远也还不过是几岁大的稚童,此番再次相见,到是没有认出来。

    冷悠然来回在二人之间逡巡了一会儿,不由得眨了眨眼,带着几许八卦的意味,问道:“外婆觉得哪里不对么?”

    芙灵仙子还在出神,此时闻听冷悠然询问,想都没想的开口说道:“太不对了,当年那个软糯的小家伙怎么能长成这样呢?”

    软糯的小家伙?冷悠然忍笑望向面容刚毅的聂远,怎么都与软糯二字联系不上,却意外的发现聂远此时的面容之上竟是掠过了一丝稍显别扭的僵硬,这一发现,让冷悠然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略带着了然的促狭之色,心下直叹,谁说只有女大十八变,看来聂远的变化也不小嘛~~~

    “咳!”聂远注意到了冷悠然的神色,面皮上浮出些许不自然的红晕,轻咳了一声,脑海中却是有一个模糊,却温柔的女子形象浮现而出,这才望向芙灵仙子试探的唤了一声,“莲姨?”

    这一声轻唤,却是让芙灵仙子的眸子中瞬间氲起了水雾,一边点头一边应道:“是我,是我……”

    聂远那双清冷的眼眸此时也流露出些许动容之色,那位早已模糊了面容,却给过他不少关心照顾的女子形象,此时竟是慢慢的与芙灵仙子的面容重合在了一起,使他不由得抿唇向前迈了一步,伸手握住了芙灵仙子探出的双手。

    芙灵仙子则是吸了吸鼻子,拉住聂远便往悠然居带。

    冷悠然却是被这久别重逢的二人直接丢在了原地,望着他们二人相携而去的背影,露出了一抹暖暖的笑意,抬步跟了上去。

    悠然居内,聂远面对多年不见的芙灵仙子,话语也比冷悠然印象之中多了不少,芙灵仙子则是面带暖色的询问着分别之后的种种,冷悠然静静的听着他们二人的叙话,倒也能从中窥得一二欧海恒年轻时候的影子。

    却在这时,她储物戒指中的那枚属于符馨月的玉简忽然颤动了起来,感知到那玉简的动静,冷悠然的眸色便是一亮,面容上更是有压也压不住的激动之色浮现而出。

    “怎么了?”芙灵不经意间的一撇,正好看到了满面激动之色的冷悠然,不由得开口问道。

    “馨月前辈有消息传来,想来是寻到师祖他们了。”冷悠然一边取出玉简,一边说道。

    芙灵闻言,却没有冷悠然这么激动,面上的笑意也渐渐收敛了起来,以她对符馨月的了解,若是寻到人,应该直接带回来才是,此时这般,怕不是生了什么变故不成?

    果不其然,芙灵面上的笑意还没有完全消失干净,冷悠然的面色已经在接通玉简的瞬间发生了剧变。

    “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芙灵带着些许了然的问道。

    “师祖受了重伤,其他人被临仙城城主府的人抓去了矿上。具体有多少人,因何被抓走的馨月前辈那边还在查探。只是师祖的伤势有些麻烦,外婆,我得亲自走一趟临仙城才行。”冷悠然满面冷肃的说道。

    “被抓去了矿上?你确定?”在临仙城待了不短时日的聂远此时闻言,不由得面露沉凝之色,开声问道。

    “馨月前辈是这么说的,聂远前辈在临仙城待过,可是知道些什么?”冷悠然目露希翼的望向了聂远。

    “若是真被抓去了矿上便麻烦了,临仙城四周光是关押这些犯事修士的矿脉就有四条,一般不管是人多还是人少,只要是几个相识的修士同时被抓,便不会被送往一处。凡是被送去矿脉上的犯事修士都会被压制修为到金丹的程度,不眠不休的劳作,直到耗尽最后一丝力气再也爬不起来,便会被集中起来送去焚毁。”聂远沉声说道。

    冷悠然听罢聂远所言,整个人周身的气压越发低沉凝重了几分,虽然聂远所言比较笼统,可冷悠然却能从这笼统的所言之中听出更多,杀人不过也就是个形魂俱灭,可这临仙城对于这些所谓的犯事修士的处理办法却是让人细思恐极。

    修士只有元婴修为的时候,才能随时随地的沟通汲取天地灵气为自己补给所用,而金丹期却是做不到这一点的,若是单纯的只是为了处罚那些修士去挖矿,理论上来说一个地仙看管数千甚至上万名元婴期的修士都不是问题,这样效率也会更高。

    可这临仙城的矿脉却偏偏把修士的修为压制到了金丹的程度,既不用睡眠吃喝,更不会存活太久,从这一点来看,凡是被送去矿脉之上的修士说是被处罚挖矿,到不如说是直接被判了死刑,而伴随着这种死亡而来的,还有长时间的精神上的困苦和消磨。

    聂远看着冷悠然越来越冰冷的面色,自然知道她是能想明白这其中的猫腻,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开口说道:“我此来,本来就是收到你的传音,想在你这仙府落脚的,有用得到我的地方你尽管说便是。”

    冷悠然闻言冷肃的神色稍缓,望向聂远目露一抹感激之色,本来这次她要救的是飘渺宗之人,虽然聂远并不在意下界发生过的事情,可飘渺宗带头灭了聂远曾经的师门也是事实,她正不知道如何开口寻求聂远的帮助之时,却不曾想到是聂远主动提了出来。

    “我选择在你这里落脚,其实也是看中了你不会对我多加拘束,此事我不过是刚好赶上,出一份力,也实属应当。”聂远认真的说道。

    冷悠然闻言点了点头望着聂远诚恳的说道:“如此,感谢话我也不多说了,总之以后我这无象仙府便是你聂远的家,在外面累了乏了,就回来住些日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