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再重逢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二人离了这片破旧的死气沉沉的荒废住宅区,一路向着临仙城中的闹市而去,由季雄指引着来到了城主府管辖之下的一处仙石兑换点,有季雄领路,外加符馨月那一身气势,不但没有排队不说,就连按照惯例要收取的高昂手续费,都没向符馨月收取,便换好了仙石。

    符馨月更是在出了那仙石兑换点,便当众丢了几枚中品仙石给季雄,惹得不少前来兑换更好的仙石用于修炼的飞升修士侧目连连,即便有那么几个探头探脑不怀好意的,惧于符馨月的那一身威势,到是也不敢贸然去招惹。

    兑换完了仙石,符馨月便跟着季雄一路曲曲折折的来到了临仙城中的修士聚居区,这里的情况比起刚刚寻到苍魄的那一片区域稍好,却也仅仅只是稍微好一些,季雄的住处也不过是一处院落内的一间破旧房屋罢了,一眼看去有门有窗不漏风雨,仅此而已。

    符馨月就算收敛了全身的威势,可大罗金仙本身自带的那股气场并不是单单靠收敛便可以消弭的,此时她就这么突兀的走进了小院儿中,让院中的一名与季雄比邻而居的女子立刻满目警惕的望了过去。

    符馨月感觉到那女子满是警惕打量而来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不由的蹙了蹙眉头,却也没有多加理会,按照季雄的指引,走到了三间房屋中的正屋的门前,看着门口那简陋碍眼的禁制,到是没冒然挥手抹去。

    季雄带着些许警告之意的扫了那女子一眼,便匆忙走到了符馨月身后,取出一枚青白微灰的劣质玉简,在那禁制前晃了几晃,便打开了房门,待得符馨月走了进去,他才紧跟着进了屋子,随手把门关上,隔绝了院中女子的视线。

    屋子里几乎什么都没有,除了一座灰扑扑由仙玉石皮雕琢而成的简陋修炼台,便只有一张破旧的桌子,以及一把瘸腿的椅子,地面也是坑坑洼洼的,地砖这里有那里无,更是让这么一间本就不大的屋子显得越发简陋。

    “前辈最近能少露面便少露面,外面那人我自会打发,另外一个已经出去多日了,还不知能不能回来。”季雄任由符馨月打量着屋子,站在符馨月身后小声说道。

    “你先疗伤。”符馨月收回打量屋子的目光,转过身来,在季雄那仍旧不算好的面色上扫了一眼,随手丢了一枚收录着治愈符的玉简给他。

    季雄本能的接过那晶莹剔透的玉简,却有些舍不得,望了望符馨月,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很想问问面前的前辈,他暂时用不上这么好的东西,能不能先留着。

    符馨月挥手在房间内落下了一道禁制,这才开口说道:“你尽管用便是,虽然我在你体内落下了契符,但只要你尽心为我做事,我自不会亏待于你。”

    “多谢前辈。”季雄闻言眸光微动,略显苍白的唇瓣煽动了几下,到底没有说出其他,而是在道过谢之后,望了望那仙玉石皮雕琢的修炼台,有些犯难,这修炼台虽然简陋却也只有一坐,现在这房间里有两个人,很显然,他是没有立场去用了。

    符馨月见状,心知季雄所想,把季雄的修炼台抬手扫到了房间的一边,便取出了一座自己的修炼台,而后把苍魄放出了袖里乾坤,平放在了修炼台上,认真的开始检查他的伤势。

    望着那与整个房间格格不入的奢华修炼台,季雄张了张嘴,终是默默的走到了自己那仿若石头一般的修炼台上,盘膝而坐,捏碎了玉简,小心翼翼的控制着治愈符进入身体之中,默默的疗起了伤来。

    符馨月越是查看苍魄的身体,心下越是发凉,她虽然不是炼丹师,但也多少能看得出,苍魄这哪里是因为一次战败所受的伤,很明显是新伤加旧伤,日积月累之下,在不久前又遭受了一次重击,这才让他周身早已成为隐患的旧伤彻底爆发了出来。

    单纯的治愈符或者疗伤丹已经不足以修复他现有的伤势了,还需要一名炼丹师来彻底的查看一番,才能决定如何救治,只是他这一身伤势本就是拜城主府之人所赐,想也知道,能在这临仙城内行走的炼丹师只怕都会与城主府或多或少的有些牵连,自然不能去寻。

    至于飞升修士中间的炼丹师,符馨月想都没想过,这临仙城中各种与修炼相关的书简都是以天价在售卖的一次性用品,那些飞升修士很多即便到了天仙期都买不起一枚教授御风法术的书简,如何还能有炼丹师能学习到这仙界炼丹之术的入门方法,凭借那种在飞升修士之间流通的伪仙丹,小伤还能勉强应付,像苍魄现在这样的伤势,不弄巧成拙便不错了。

    一番衡量之下,符馨月只得摸出了冷悠然的玉简,紧蹙着眉头,探入了一抹神识。

    玄天域,无象仙府。

    冷悠然的无象仙府中,此时迎来了一位熟人,望着那面容依旧冷峻刚毅的成熟男子,冷悠然快步的迎上了前去,言道:“聂远前辈,许久不见。”

    聂远那刚毅冷峻的面容,此时也柔和了不少,看着冷悠然的眼眸之中有点点笑意闪现而出,点了点头道:“好久不见。”

    芙灵仙子忍不住在二人之间来回逡巡了片刻,直到确定这二人之间除了相熟之外再无其他,才露出了一抹温和的笑容。

    “这是我外婆,道号芙灵,外婆,这是聂远,他师傅是仙剑宗的聂云痕,聂前辈。”冷悠然没有注意到芙灵仙子之前对于二人之间的审视,笑着为二人介绍道。

    聂远虽然诧异于冷悠然对于芙灵仙子的称呼,到是也没多问,向着芙灵仙子抱了抱拳,口中说道:“见过前辈。”

    “聂远……聂远……”芙灵望着聂远却是蹙了蹙眉,久远的记忆浮现脑海之中,那时候聂云痕与欧海恒二人相交甚笃,所以她对于聂云痕到是颇为熟悉,此番被冷悠然提起,芙灵的脑海之中瞬间浮现出了一个有些害羞的腼腆小包子的面容,再对比面前这一身血煞之气的冷硬男子,一时间到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