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小心眼儿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然仔细消化了一番金麒的话语,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想象一下自己多年所藏不翼而飞,罪魁祸首还滑不溜手的抓不到,唔,所以凤凰家的老祖宗是被气死的吧?

    只是她此时望向金灿的目光却是灼亮的吓人,让并不知道金麒与冷悠然二人说了些什么的金灿,一时间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心下直犯嘀咕。

    凰宣负气离开,却在天色刚刚擦黑的时候,便又折返回了悠然居,她的身旁不出意外的,还跟着玄襄阵尊司徒寻,司徒寻的面色此时已经恢复了那毫无波澜的样子,冷悠然看了几眼,却什么都没看出来,便收回了目光,依旧恭恭敬敬的向着二人行了一礼。

    “无象府主既已发誓效忠,那阵盘的事情便不能再耽搁下去了。”凰宣依旧面色不渝,说出口的话语也有些僵硬,就连对冷悠然的称呼也重新变成了十分官方的无象府主。

    冷悠然笑着点了点头,好似全无所觉一般的应了一声好,便跟随在二人身后,向着凤桐的仙府而去。

    仙府的一间专门打造出来的房间内,凰宣与冷悠然隔着一座炼器台面对面站好,一言不发的便祭出了自己的凤凰之火,那炙热灿白的火焰忽然升腾而起,让冷悠然忍不住倒退了一步。

    司徒寻则是站的稍远了一些,在凤凰之火被祭出的瞬间放出了自己的神识笼罩在了冷悠然的身上。

    被一个大罗金仙明晃晃的神识加身,冷悠然忍不住蹙了蹙眉,却心知这二位只怕是心下都有不爽,到是没有再开声刺激他们,很是乖觉顺从的等待着凰宣把那已经炼制好的阵盘再次烧的通红,这才放出了自己的神识和仙气,极为谨慎小心的在那阵盘之上落下了一道道条理分明的纹路。

    时间在凰宣一丝不苟的控火和冷悠然全神贯注的镌刻中,不知不觉间悄然流逝,一直观察着冷悠然的司徒寻却是慢慢蹙起了眉头,望着冷悠然的眸光也越发深邃了起来,直到冷悠然分出一缕神识取出符笔,绘制出第一道治愈符印刻入阵盘之后,司徒寻的面色也彻底沉凝了下来。

    这一刻,身为仙界最顶尖阵法师之一的司徒寻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不能刻画这阵法的,不是说冷悠然的阵法多复杂,多高明,相比较而言,冷悠然在阵法一途上除去那巧妙的心思不谈,其实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可把阵法与符箓相结合,又不让二者产生冲突一事,司徒寻自问却是做不到了,无关造诣,只是他对符箓的了解实在是不足多已。

    三日后,冷悠然终于在阵盘之上完成了整个阵法的最后一条纹络,忍不住长吁一口气,脸色也有些泛白,凰宣看着那灼红着的阵盘,明显目露满意之色。

    “阵尊前辈若是想尝试倒也无妨,符箓买现成的就可以,但是请务必小心。”冷悠然转过头去,望着司徒寻那有些恍惚的面容,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

    “你要知道,你虽然效忠了凤凰一族,但这也并不代表,本尊与你之间便相安无事了。”司徒寻收敛了神色,望着冷悠然眯了眯眼眸。

    “我只是不想前辈您贸然尝试,出了岔子,怪责到我身上罢了。”冷悠然撇撇嘴说道。

    司徒寻闻言,却是并未反驳,反而是盯着冷悠然看了许久,才转身而去,这一次他没有再停留在无象仙府,而是直接化作了一道流光向着凤凰城飞掠而去。

    “无象府主,还是不要再去招惹阵尊的好。”凰宣看着冷悠然警告道。

    此时阵法已经完成,那就意味着冷悠然已经龟缩到了凤凰一族的羽翼之下,他们凤凰一族,虽然没有忌惮司徒家的意思,却也不愿意因为冷悠然这么个小小的天仙,与司徒家交恶。

    “凰宣大长老说的是。”冷悠然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

    “阵盘已经完成,我等便不再多做停留了。青辉以后会留在无象仙府,这也是尊上的意思。”凰宣意味深长的说道。

    冷悠然轻笑一声,言道:“大长老放心,我会照顾好青辉大人的,一定让他宾至如归。”

    凰宣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自觉无趣,便不再开口,而是垂眸看着那依旧没有彻底冷却下来的阵盘。

    冷悠然则是随手取出了符笔,抬手绘制了一道冰凝符,打入了放置阵盘的炼器台上,这才望着凰宣微微一笑,兀自开门离开了。

    望着那瞬间变成了一坨冰疙瘩,此时丝丝拉拉发出声响的炼器台,凰宣抿了抿唇,明知道冷悠然这是迫不及待的在赶人,却又不好发作,整张艳丽的脸庞,又有了要扭曲的趋势。

    冷悠然走出了炼器房,天空上迎接她的却是一轮新月,弯弯的挂在半空之上,让冷悠然微微有些怔愣,看了一会儿,才抬步向着悠然居而去。

    坐在自己的修炼台上,事情告一段落,冷悠然没有马上去调息,而是取出了万俟静初送来的玉简,这一次她并没有再犹豫,而是直接把那玉简贴在了额心之上。

    “悠然,知道你已经飞升,我很担忧,也很高兴,很想你……”独属于万俟静初的声音自玉简内窜入脑海,仅仅一声轻唤,便让冷悠然的泪水倾泻而出,多年的牵挂思念,在那稍显扭捏的一声想你之下,终是退去了苍白。

    趴在一旁的金灿,却是望着那挂着一丝笑容泪流满面的冷悠然,眯了眯眼,在心疼自家主人的同时,又在黑账上,为万俟静初记下了一笔。

    “……,我在朱天域一切都好,不要担忧,那传送台你且收好。另外听说你和桃木之比邻,我心下担忧更甚,其心思颇深,切记小心……”

    万俟静初这短短的一段传音不长,却有多一半都是在叮嘱冷悠然小心桃木之,这让冷悠然那泪痕未干的俏脸不由得微微有些发黑,虽然明知道万俟静初所言不是无地方迭,可根据他以往的黑历史来看,冷悠然还是从那满怀关心的话语中嗅到了一丝酸气,忍不住盯着那玉简槽牙紧咬,心下暗啐一句小心眼儿!

    可不就是小心眼儿么,金灿察觉到冷悠然心下那带着一丝微甜的恼火,不由得狠狠撇了撇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