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长虹尊上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金灿,你吓到凰宣前辈了。”冷悠然抬手把金灿自肩头抓了下来,放在腿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他身上的绒毛开口嗔道。

    金灿闻言十分配合的点了点头,自凰宣僵硬的周身上下打量了一番,这才收回了兽威,撇了撇嘴说道:“果然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凰宣闻言瞪眼,可对上金灿那双绿豆眼的时候,却明显有些底气不足,迅速的敛下眼眸自衣袖中掏出了一个小小的圆球,不待冷悠然看清那是什么,凰宣的手掌便是用力的一握。

    “咔嚓!”一声清脆的碎裂之声传来,紧接着一道略显虚幻的人影出现在了房间之内。

    “尊上。”凰宣瞥了金灿和冷悠然一眼,迅速起身,向着那道虚影行了一礼。

    冷悠然却是望着那道虚影眯了眯眼眸,与扬起头来的金灿对视了一眼,同时在彼此的目光之中寻到了一抹了然之色。

    “长虹尊上。”冷悠然挑眉望着那虚影开口,却并没太多意外,也不见起身。

    “无象府主,冷悠然。”长虹尊上的分神扫了冷悠然一眼,目光最终定格在了金灿的身上,有些闪烁,却又不慎分明。

    金灿则是看着长虹尊上的分神,眼睛就是一亮,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唔,好想吃掉她怎么办?

    感觉到金灿那强烈的意念,冷悠然本来严肃的面容差点儿维持不住,不由得用手捏了捏金灿的小爪子,示意他不要丢人。

    金灿有些委屈的瘪瘪嘴,随手摸出一块仙石来,塞进嘴里,盯着长虹尊上的分神,嘎嘣嘎嘣的咀嚼了起来,算是聊胜于无的安慰了。

    而长虹尊上的分神却是被金灿此举搞得浑身不自在,不由得收回目光望向凰宣,目露问询之色。

    凰宣刚忙把这一日里发生的事情向长虹尊上汇报了一遍,之后便退步到了一侧,把之前自己所坐的位置让给了自家尊上。

    “冷府主可是觉得你那阵法司徒家也无法镌刻?”长虹尊上的分神转身落座,望向冷悠然不温不火的问道。

    “若是在凤凰城你们便能炼制,只怕我这无象仙府早就不存在了,何来凤桐前辈亲自登门一事?”冷悠然淡定以对。

    “你怎么知道不是阿桐他等不及验证效果,便先行一步跑来了呢?”长虹尊上嗤笑一声问道。

    “这不是凰宣前辈也来了么……”冷悠然扫了凰宣一眼,摊手说道。

    “年轻人,有自信是好事,可自大却是要不得的,你要知道,这仙界从来就不缺少天赋异凛之辈。”长虹尊上有些不满的说道。

    “尊上说的是。但符家这些年来却是抹除了不少的制符师,如此一来,不知尊上要去哪里找一个我这样的人?”冷悠然挑眉问道。

    “即便没有,让人配合着来也没什么不可以,只要你交给我们的阵图没有问题便可以。”长虹尊上似乎笃定了冷悠然不会轻易交出完全的阵图一般,说道。

    “我发誓,那阵图就是完整的阵图,毫无一丝隐瞒。”冷悠然完全不把发誓当回事,张口就来。

    长虹尊上的面容稍显模糊,看起来并不算真切,想要寻出些什么就更不容易了,到是凰宣那一瞬间的眉头微蹙,让冷悠然瞬间捕捉到了什么,看来这些凤凰是把能试的都试过了才到她这里来的,不算意外,却多少让人有点儿膈应。

    “如此的自信的冷府主,又为何要拖延时间,不愿当着玄襄阵尊的面镌刻阵法呢?”长虹尊上好似抓住了什么一般开口问道。

    “唔,我想想,可能是因为我发现你们凤凰一族把我卖了?”冷悠然歪了歪头,再次目露嘲讽的说道。

    “冷悠然,你一个小小天仙别太拿自己当回事了!”又是那该死的嘲讽,凰宣这一天之内已经见了三回了,真当她凤凰一族舍不得那带有瑕疵的阵法不成。

    “凰宣大长老说的有道理,既然如此,那你们就请回吧!反正阵图已经交到你们手中了,我便等着阵尊前辈完成交易,前来取走雷源之日又有何妨?”冷悠然话落起身,抱着金灿走到了凰宣的禁制旁,没见她怎么动作,便穿过了禁制,大步离开了书房。

    长虹尊上望着那离开的女子,目露沉思,到是凰宣在这一瞬间似乎失去了往日的从容,一双纤白的手掌被她握的嘎巴直响。

    “阿宣……”长虹尊上扫了一眼失了冷静的凰宣,颇有些无奈的唤道。

    凰宣回神,望向了自家尊上,面容上依旧带着丝丝恼火。

    “你失了冷静,便是如了那冷悠然的意,我且问你,关于那阵图,司徒可说过什么?”长虹尊上问道。

    “司徒只说,需要亲眼见识过冷悠然刻画阵法,才能下定论。”凰宣下意识的回答道。

    “如此看来,我们真的是要放弃与司徒家的合作了,阿洛那边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长虹尊上叹了口气说道。

    “尊上……”凰宣还想要在说些什么,却被长虹尊上抬手制止。

    “冷悠然此人虽然棘手了一些,可有一点却没说错,她这样同时修习阵法和符箓的人,在仙界不好找,即便有,段时间内也没法达到她如今的这般造诣,我们虽然可以自己培养一个出来,但阿洛已经没有时间了。到是那天禄是怎么回事?为何你们从无一人向我汇报过?”

    “我也不知,那天禄今日第一次露面。”凰宣抿了抿唇说道。

    “罢了,我观那天禄应该是已经自甘堕落,认了那冷悠然为主。既是如此,便与你我无关,只是对于冷悠然的态度上,你需要客气一些,免得招致天禄的报复。”长虹尊上有些无奈的说道。

    她到不是说打不过那天禄,天禄本身就不是战斗型的兽种,偷鸡摸狗到是有一手,平日里专捡好东西下手,若是能一举灭杀还好,若是灭杀不掉,便麻烦了,被天禄盯上,它们便能把你偷得连底裤都剩不下一条。

    只有千日做贼的,哪里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那尊上可还要让冷悠然效忠,还有司徒那边怎么办?”凰宣也有传承,此时自然明白长虹尊上不愿招惹那老鼠的真正原因,转而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