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金灿,你说呢?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司徒寻和凰宣二人,看着冷悠然转身而去的背影,两个历经了十几万年沧桑的仙界大能,在这一刻不约而同的又重温了一遍那久违的无力感。

    “以你之能若是想要那雷源,将她拖入虚空,随便去哪里取都行的吧?”凰宣抬眸望向司徒寻那张此时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的面容,试探问道。

    “我前脚带走冷悠然,你准备后脚跑回去找长虹告状么?”司徒寻转头望向凰宣,眸间闪过一抹愠怒之色,他绝对不会给任何人攻讦司徒家的理由。

    “呃……”凰宣被司徒寻这话问的有些哑然,大家互相之间最少的也认识了几万年,谁还不清楚谁心里那点儿小九九啊!

    “凰宣,你最好清楚,到底是众多凤凰的性命重要,还是借口把我司徒家的旁支驱离凤凰城重要!”话落,司徒寻甩袖而去。

    凰宣望着司徒寻的背影则是眼眸微眯,丹符器阵这四家,在仙界的影响实在是不容小觑,之前尊上让她去查孙进的事情,最后竟然是查到了司徒家的分家中。

    这就不得不让人深思了,是司徒家的分家在他们不知不觉中与某个鸟族生出了牵扯,还是司徒家想要搅乱凤凰城这一滩本就不算清澈的水,若是前者,处理起来也简单,若是后者的话……

    真是一团乱!凰宣摇了摇头,转身向着仙府而去,可没走几步,又顿住了身形,想到凤桐那副不可理喻的样子,不由得脚下一转,向着悠然居而去。

    冷悠然刚刚调息了还不足一个周天,凰宣便跟着上了门,很显然,冷清的悠然居内,自然是无人出面招呼她的。

    凰宣到是也不在意,自顾自的在悠然居里溜达了起来,在转了几道弯后,与桃木之来了个巧遇。

    待得冷悠然调息了半日走出来的时候,桃木之的脸已经笑得僵硬了,而与桃木之不同的是,凰宣却是面有春色,一双平日里威严无波的凤眸中此时荡漾着满满的春水,柔和了平日里那份凌驾于众人之上的威势,让那本就艳丽张扬的容颜越发夺目。

    冷悠然看着这样的凰宣,愣了愣,眸中飞快的闪过了一抹惊艳之色。

    “咳!”见冷悠然望着凰宣愣神,桃木之不由得重重咳了一声。

    冷悠然瞬间回神,望向桃木之揶揄一笑,才转向了目露遗憾的凰宣,躬身唤了声前辈。

    “冷仙子请坐,不知仙子这次是否再次受伤?”凰宣敛了敛神色,开口问道。

    “小伤而已。”冷悠然笑着答道。

    “你们聊,我还有事。”不待凰宣接口,桃木之已经站起了身来,丢下这么一句话匆匆而去。

    冷悠然望着桃木之那落荒而逃的背影,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凰宣面上的遗憾之色,则是更甚了几分,直到桃木之的背影彻底在二人的视线里消失,她才回过头来,之前那抹荡漾之色已经消失无踪,望向冷悠然说道:“我此次是受尊上之命而来,不知冷仙子可否借一步说话?”

    “自然。”冷悠然点了点头,起身带着凰宣向自己的书房而去。

    二人走进书房,凰宣挥手落下一层禁制,冷悠然看着那禁制眨了眨眼,抬手调动仙气,牵引着空间之力,便向着那禁制之上探了过去。

    凰宣见状眸色微微一闪,却并没说什么,而是静静看着冷悠然施为,直到她感觉到在自己落下的禁制之内,又被冷悠然穿插了一丝空间之力之后,才望向冷悠然问道:“冷仙子是在防备阵尊?他可是空间灵根,仙子确定能挡得住他的窥探?”

    “晚辈,胆子小,心眼儿也不算宽敞,这般做法只不过是给自己增加个安慰罢了。”冷悠然避重就轻的说道。

    凰宣闻言摇头失笑,却不敢苟同,胆子小的她见多了,可没见过冷悠然这样的,当然她也并没有再继续探究下去意思,而是自顾自的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冷悠然见状·也随着凰宣坐在了她的身侧,并没有选择书桌之后的位置。

    “我家尊上想知道,仙子是否愿意效忠我凤凰一族。当然不是其他鸟族,仅仅只是凤凰一族。”经过之前的种种,凰宣也不准备拐弯抹角了,此时望向冷悠然直言问道。

    “这就要看长虹尊上想要什么样的效忠了。”冷悠然微微一笑问道。

    “哦?不知仙子能给予什么样的效忠呢?”凰宣同样报以一笑,便把问题又抛了回来。

    冷悠然心下暗骂了一声老狐狸,却也知道打机锋这种事情,只怕自己是在对方面前讨不了便宜了,沉吟了一下,才问道:“我身负雷源之事,想来前辈已经传信回去,不知道长虹尊上的想法是什么?”

    “雷源于我们凤凰无用,尊上自然是重视阵盘的。”凰宣望着冷悠然,神色认真道。

    “原来如此……”冷悠然点了点头,露出了一抹了然的嘲讽之色。

    “冷仙子,有些事情不用我多说,我想你心下应该也明白,所以还是把你那点儿并不重要的骄傲收起来的好。”望着冷悠然眸光之中再次流露而出的嘲讽之色,凰宣心下不爽,口气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当然明白,不就是若是阵尊他老人家能够复制出我的阵法,你们便把我卖了么?这样的主家又如何值得我效忠?金灿,你说呢?”冷悠然话落,一只金色仓鼠,自她肩头之上显露出身形,望着凰宣眯了眯眼,一股让凰宣都觉得悚然的兽威,自那小小的身体之中溢散而出。

    “天禄!”这熟悉又陌生的兽威让凰宣眸光狠狠一凝,埋藏在传承记忆深处的久远传承浮现心头,终于明白当日为何在窥见这只老鼠的时候心下不安了。

    “凰宣大长老见识广博。”冷悠然十分欠扁的笑着夸赞道。

    狗屁的见识广博,凰宣心下暗骂,却是一瞬不瞬的盯着金灿,不敢有一丝一毫的疏忽,虽然她明显感觉到冷悠然身侧的这只天禄修为尚浅,不见得是自己的对手,可那兽威却远超自身,此消彼长之下,让凰宣也不好轻举妄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