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利益与交情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桃木之走后,房间内陷入了静默之中,符馨月依旧老神在在的安坐不动,而冷悠然却是蹙眉陷入了沉思之中。

    不得不说,桃木之所说的事情诱惑力还是极大的,若是成功,那冷悠然在这玄天域即将建起的小小仙府,便有了巨大的靠山,但这前提得是她有办法帮助那位凤子才行。

    “你可有办法?”半饷之后符馨月才望向冷悠然问道。

    “就是因为一时间想不出办法,我对凤凰一族不慎了解,单单只知道他们需要借助魂力凝聚生气这一点,很难想出什么可行的办法。”冷悠然叹了口气说道。

    “之前你那把符文和阵法相结合的方法就很好。”符馨月看着冷悠然那一脸的苦恼之色,便知道她是被她自己给绕进了死胡同,开口提醒道。

    冷悠然闻言,想了想,随即却又摇了摇头,发愁道:“前辈,凤凰之火何其炙热,普通的阵盘和仙石触及之下就会蒸腾而去,而且我对于魂魄相关的阵法了解的并不多,这只怕……”

    “这就是你自己庸人自扰了。凤子是长虹尊上的独子,也是这一代凤凰一族唯一的凤子,可以说是掌珠一般的存在,长虹尊上为了这个独子可是什么本钱都出的起的,不过是一个能承受三重凤凰之火的阵盘,这还难不住她。

    至于魂魄相关的阵法么,只要减弱些许凤子魂魄所承受的剧痛,帮助他聚魂力而不散,便可,并不是一定需要魂魄相关的阵法才能达到这种目的,再加上几道不会消散品质上乘的治愈符文提供更多的源源不断的生命之力,自然便会达到提升涅槃成功几率的效果。

    不过我对阵法研究不多,这些我说来轻松,但推演起来,只怕不是易事。”符馨月说道。

    冷悠然闻言眼睛便是一亮,之前确实是她自己钻了牛角尖,只想着凤凰之火炙热非常,却忽略了长虹尊上在这仙界的地位,那样的存才什么东西找不来……

    “我这就回去研究研究。”冷悠然站起身来,却忽然顿住,再次蹙起了眉头,“若是这样凤子还是死了的话……”

    “凤凰一族这些年的后辈是被他们养的娇弱了不少,可也看跟谁比,比起龙族那帮皮糙肉厚到处惹是生非的后辈,可能是这般。但有着传承的他们不论是肉身,还是生命力依旧要比人类强悍的多的多,只要稍稍推一把,不过是第三次涅槃罢了,如果这都熬不过去,那位凤子也就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这要是后面几次涅槃,不等桃木之说完我便早就把他赶出去了。

    不过悠然,作为过来人,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桃木之心思活络是好事,却也太过活络了,你自己心里还需有个防备才是,现在你已经签了那契约,便意味着你和桃木之比邻而居已成事实,以你们的渊源来说,或许是好事,可或许也是坏事,你可明白?”符馨月想了一想最终还是没忍住,开口提醒道。

    “我明白的,前辈。”冷悠然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作为桃木之来说,之前是不知道符馨月讨要了天灵仙府的地盘是给她的,那么这番想要拉着她一起靠近凤凰一族,甚至拉拢重明鸟族的做法,只怕也是临时起意。

    临时起意便能想出这许多的桃木之,无论是城府还是心思,都要比冷悠然自己深上许多,所以有着这样一个邻居,在他无心加害的情况之下互相帮扶是好事,一旦有朝一日在利益之上起了纷争,那么便也意味着自己会陷入某种不可预知的算计之中。

    换句话说她与桃木之的比邻相居就是一把双刃剑,可以伤人,也可能会伤己,不管曾经二人在下界之时是什么样的交情,到了现今,也已经变成了两个利益个体,同则互促,异则互损……

    在想明白了这些时候,冷悠然便告别了符馨月,把自己关在房间内,沉思了整整一晚之后,才下定决心,先行站稳脚跟才是要务,只不过冷悠然更明白的是,以后她估计少不了会被桃木之那心智远远超出自己的妖孽牵着鼻子走了。

    其实对于这点,冷悠然也挺无奈的,她自己从来不是什么双商破表的存在,甚至有时候,还有些迟钝,能安然的磕磕绊绊走到今时今日,那一丝若有若无萦绕在她周身的狗屎运还是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但人活着总不能光靠运气,如今她已经被架在了这里,便也只能以加倍的努力和小心来弥补这些不足了,毕竟那契书上落下的是她的印记,是好事,却也是一道悬在她头顶的利剑,一旦出现意外,第一个被除去的还是她自己。

    不得不说在这种认知之下,人的潜能也会被无限的放大出来,冷悠然把自己在房间内整整关了一个多月,这才疲惫的走了出来,去往了桃木之的院落。

    “你这是怎么搞得?”看着眼下青黑脸色略显苍白的冷悠然,桃木之被吓了一跳,不由得开口问道。

    “还不是你给我布置下的任务。”冷悠然没好气的取出了一张勾勒满复杂线条的纸张,拍在了桃木之面前的桌子上。

    “这是……”桃木之见到那纸张的瞬间眼眸就是一亮,手也有些颤抖。

    “别弄坏了,这可是我整整一个多月不眠不休鼓捣出来的。”冷悠然抬手拍开了桃木之微微颤动的手,小心的把那绘满了阵文和符文的纸张铺展开来。

    桃木之虽然不会布阵,但活了这么多年,对于鉴别阵法的眼光还是有一些的,可他细细看了半饷,除了觉得上面所绘制的阵盘的样子有些古怪之外,愣是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没看出来?”看着一脸懵逼对着图纸发呆的桃木之,冷悠然疲惫的眼眸之中终于有了一丝光彩划过,不由得挑眉问道。

    “嗯……”桃木之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望向冷悠然,一副求教求解的样子,冷悠然垂下眼眸,耐心的开始用一些晦涩的术语为桃木之讲解了起来。

    待得一个时辰之后,冷悠然心满意足的带着桃源仙府的炼器师和一大堆材料离开了桃木之的院落,而坐在房间内的桃木之,依旧保持着两眼蚊香的状态。

    这也是冷悠然经过多日的思考想出来的办法,既然于心思上转不过桃木之,那么她便从专业的知识上来碾压对方,毕竟交情是交情利益是利益,只有把利益明确的划分清楚,交情才有可能延续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