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一份真心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府主需要休养,便交代了我来给仙子介绍一下天灵仙府和雷凌仙子的情况。”茶老看着冷悠然面色变换,时而面有佩服,时而面有嫌弃,一时间到是吃不准冷悠然因何这般,想了想,干脆把话题引到了正事上面,开口说道。

    “您说。”冷悠然回过神来,收敛了心绪,望向茶老。

    “天灵仙府也是妖仙聚集而成的仙府,只是与我们不同,他们那儿聚集的妖仙种类与我们有所不同,都是一些,像是一些玉石顽石或者器物一类所化的妖仙,因为那些妖仙的本体本就不具备生气,所以修炼起来,相较于我们更为缓慢,所以一直以来,两府的实力上,也是不如我们桃源仙府多以。

    直到大概两千多年前,一枚顽石所化的妖仙被天灵仙府的府主流泉所发现,带回了天灵仙府之中,天灵仙府这才慢慢的发展了起来,那顽石想来仙子已经见过,便是雷凌仙子了。

    雷凌仙子虽然是顽石所化,但因为意外之下体内裹挟了一丝天雷,对雷电的抵抗之力便也更胜其他妖仙,所以有了她的相辅这些年不但天灵仙府渐渐的展露了头角,就是府主流泉也一跃成为了上仙。

    更是因为她,天灵仙府这些年来聚集起来的妖仙渡劫成功的越来越多,随之而来的,自然野心也越来越大,虽然仍旧不敢比肩那些以兽类为主的仙府,却是把目光盯上了我们。

    这才有了这次府主渡劫,被他们暗中动了手脚的事情发生,那位雷凌仙子说是歆慕我们府主,可顽石哪来的心?不过是又一场流泉的算计罢了……”

    “流泉?”冷悠然蹙了蹙眉,自她来到桃源仙府,便发现,这些妖仙单丛名字上,便能猜出一二他们的本体,可这流泉是什么东西变的?

    “流泉本体为玉箫。”似是明白冷悠然的疑惑一般,茶老解释道。

    冷悠然却是蹙了蹙眉,要是其他的东西,就算是刀剑变得都好办,可这乐器所化的妖精,就有些棘手了,她不怕明火执仗的打斗,可音攻,就不那么好对付了。

    那日的雷凌仙子她也见识到了,虽然气息古怪了一些,却也不过是修为与她相当,虽然身上带着些许天雷的气息在,也让她体内的雷源兴奋异常,但雷凌身上透出的却并不是雷源的气息,反而是与她飞升之时,那一池子被雷源吸光了的五彩雷电的气息相似。

    真要对付起来的话,到是并不难,只要雷源把她体内的天雷吸收掉,那位雷凌仙子的修为只怕也会出现滑落,虽然本体顽石坚硬,却并不算冷悠然的对手。

    可是处理雷凌仙子容易,处理过雷凌仙子之后,那位以雷凌仙子为上位依托的流泉上仙可就不好办了,这明显毁人上位工具的事情,只怕是个人都不会放过参与其中的之辈。

    冷悠然可不会天真的以为,她帮了桃木之,这桃源仙府上下,便不会有丝毫口风泄露出去,更何况那位雷凌仙子已经注意到了她的到访,难保此时流泉上仙就不知道她的存在。

    到时候一旦出事,这仙界无论是人是妖,可没一个傻子。

    这么想着,冷悠然便也把自己的顾虑全部告知了茶老,没有一丝隐瞒,到是让茶老有些惊讶,“冷仙子就不怕,等你治好了我家府主,我把你这顾虑散播出去,到时候,仙子只怕依旧会成为众矢之的的。”

    “我怕什么,你们桃源仙府这些年来行走仙界的形象如何,不用我说,想来茶老也是心中有数,既然如此,又怎么会因为我这一个小小的天仙,把把柄递到那流泉上仙的手上?搞臭了自己名声不说,还平白制造出了更多的敌人,到时候那些垂涎桃源的仙子们,又会如何,想来茶老的心中自是有清楚的。”冷悠然抿了口杯中的清茶,淡淡的望向茶老说道。

    “嗯,老家伙我受教了,仙子果然如府主所说,对着一切洞悉的清楚,仙子放心,对于你的顾虑,府主已经有所安排,到时候天灵仙府自然由我桃源仙府之人去收拾,只是……”茶老望着冷悠然有些犹豫。

    “既然之前桃木之便自有计较,那出了那位雷凌仙子,其他的便不甘我事了,你们自己与木灵商量去吧!”冷悠然笑眯眯的望着自她话落之后,便脸色越发郁猝的茶老,笑得开心,准备一会儿送走了茶老好好去拍一拍符馨月的马屁,果然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

    她决定以后一定不再神经兮兮的时刻防备符馨月了,就算是防备,也要先把事情弄清楚才成。

    符馨月的房间内,望着冷悠然双手奉上的一只巨大的紫参,符馨月挑了挑眉,面上依旧淡淡的,可眼眸中的戏虐之色,却出卖了她的好心情。

    “前辈,这紫参可是我从木灵嘴里抢来的,您要不要,回头只怕那小东西就全给吃了……”冷悠然巴巴的望着符馨月,眼中满是诚意,脸上却是一副认错小媳妇的模样。

    “你少拿哄芙灵那副怪样子来糊弄我。”符馨月掀了掀眼皮,望了冷悠然一眼,抚上那株紫参,又怎么不知道,虽然这丫头对自己仍旧不放心却也把自己的伤势放在了心上,要不也不会送上这株紫参了,叹息之于,到也心下微暖。

    “前辈肯收下,不与我计较之前的事情就好。”冷悠然涎着脸,凑近符馨月坐下说道。

    “跟你计较?你少气我几次我都算是省心!”符馨月戳了戳冷悠然的额头说道。

    “前辈放心,以后再也不会了,就是有什么,我也会先向前辈问清楚的。”冷悠然垂下眼眸,恳切的说道。

    她确实是还做不到心无旁骛的信任符馨月,对方也不是毫无所求的对她付出,但符馨月这些年来对她全心全意的教导却不是假的。

    对于冷悠然能说出这番话,符馨月已经很知足,最起码证明她看重的孩子不是一个内里藏奸之辈,这便也足够让她对冷悠然付出一份真心,不管以后如何,经历过家族荣辱世事变幻的她,到了这个年纪和修为,能够寻到一个待她存了份真心的晚辈已经是不易,还多求什么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