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符馨月的身体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说着符馨月捏起了那已经不再闪光的玉简,在指尖微微的转动转动着,让芙灵自行消化她话中的意思。

    “姑祖,那桃源仙府虽然名声在外,可桃木之他也不过才刚刚成为玄仙,又因雷劫损毁了身体,以后如何还未可知,姑祖这又是为何?”芙灵不解的问道。

    “你可完全放的下符家?”符馨月望向芙灵,却见对方闻言,神色黯然间面上却也同样闪现着迟疑,不由得叹息了一声,接着说道,“我看重悠然那丫头,一个是因为她是你的血脉,又天赋不错,再一个,便是她身上的雷源和那至尊神器了,只是这些能成就一些东西,却也能毁去一些东西。

    我在符家生活了几万年,内里如何,早就清楚地不能再清楚,虽然厌恶却也不想一朝之间大厦倾颓让符家的血脉彻底泯然于这天地之间,可若是想要做到如此,我这么一个‘死人’是办不到的,而你,一旦再次回归,便意味着将要被捆绑在那巫觋笔上,再难离开符家半步……”

    “所以姑祖是想,借由桃木之,给予悠然一份助力,以后也好拉符家一把?”芙灵蹙起了眉头,有些不赞同,却也有些迟疑。

    “是,也不是。”符馨月摇了摇头,“悠然对符家的成见已深,这中间我虽然不知道到底还发生了什么,但总归与墨箓脱不开关系,而他身后的那些长老更是已经无药可救。悠然那丫头看似冷清,对人常有戒备,却也是个重情的,我能做的不过是拉她一把,让她明白欠下了这一份情,更让她把这份情谊记在心里,而不至于到了那一日对符家落井下石,赶尽杀绝罢了。

    当然,她若是能看在你的份上,用我帮她积蓄起来的助力,留下几丝符家的血脉就更好了。”

    “姑祖……”芙灵望着符馨月那在这一刻显得越发苍老的容颜,不由得眼眶有些酸涩,为符馨月的苦心,也为自己的无用,不由得哽咽道,“我们还有您啊!那丫头就随她去不好么?”

    “你呀,把巫觋笔想的太简单了……去吧!明日我还要带那丫头去桃源仙府,需要准备些东西。”符馨月已经是不想再多说,对着芙灵仙子摆了摆手,示意她先行离开。

    看着一步三回头,彻底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的芙灵,符馨月才面色微变,一抹血色,也自她的唇边溢了出来。

    “这就是强行解除契约的后遗症?”房间内的空间微微晃动,冷悠然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房间内,望着此时脸色苍白,目光都显得有些浑浊的符馨月问道。

    “你对空间之力的掌控,果然是又变强了。”符馨月对于冷悠然的出现,在心下微惊的同时,面上也闪现出了几许赞赏之色,抬手在唇边轻轻一抹,那点点血色,便好似如同没有出现过一般,彻底失去了踪迹,虽然她整个人仍旧显得虚弱,但那略显浑浊的眼眸,却亮的吓人。

    冷悠然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她也是回去屋子里之后,才察觉了不对,回来看一看的。

    “怎么?我算计不得你?”符馨月挑了挑眉问道。

    冷悠然却是翻了个白眼,上前扶起符馨月,半托半拽的,把她扶到了那灵玉石台上。

    见符馨月还想说些什么,冷悠然蹙了蹙眉,抢先开口道:“别说什么为了符家,这我一直都知道,可你现在这倒更像是安排后事了,关于巫觋笔和你之间的情况,你最好现在与我说明白!”

    “我虽然摆脱了巫觋笔,可生命力受损太过严重,不但是表现在容颜上,还表现在内里。”符馨月定定的看了冷悠然一会儿,才放松下来,这一放松那本就老态的身形,也显得越发佝偻。

    “只怕魂魄也出了问题吧?”冷悠然却是没那么容易罢休,眯了眯眼带着些许肯定之意的问道。

    “小丫头,有没有人跟你说过,活的太明白,容易很累?”符馨月却是笑了笑,混不在意的望着冷悠然打趣道。

    “我看你比我活的累多了。”冷悠然蹙眉望着符馨月,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这个一直让她忌惮着,防备着的老人,忽然让她有些心疼了起来,不由得带着些许茫然的问道,“你这么为了符家真的值得么?”

    “什么是值?什么是不值?就像你,明明防备我,可现在呢?”符馨月笑得自得。

    冷悠然被噎了一下,也不出声了,而是一屁股坐在了符馨月的修炼台上,捏起她的手腕,探查起符馨月的身体情况,符馨月也不阻拦,由着她去。

    半饷过后,冷悠然面色难看的撤回了仙气,望着符馨月竟然是再也张不开口。

    虽然冷悠然自认见识有限,但有着曾经跟木月白学习炼丹的根底在,符馨月的身体情况,她还是能看出一二的。

    虽然符馨月已经极力的在用自身的仙元养护着身体,可那些破败的脏器,却依旧在以一种缓慢的速度衰败着,虽然这种衰败的速度真的很慢很慢,可对于一个大罗金仙来说,却也是非常迅速的了,以她这般情况,就是每日不停的闭关修炼,不再动用一丝一毫的仙元做其他,都活不过万年。

    “唉……”对上冷悠然那带着些许吃惊,些许不解,更多愤愤的目光,符馨月叹了口气,用那已经满是褶皱的双手,握住了冷悠然的手,一时间有复杂的思绪,同时在二人的心间流转开来。

    符馨月的手虽然看起来苍老,却并不粗糙,不暖,还有些微凉,却让冷悠然心间更为复杂,抿了抿唇,忽然抬起头来,似是落下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带着几分冷硬的抽回了那被符馨月握着的手掌,站起身来,第一次居高临下的望着符馨月,开口说道:

    “既然你想保符家血脉,那你就努力活着吧!不要妄想用你的生命和芙灵与我之间的亲情,却赌我对符家的态度,那是你的包袱,不是我的,若是你早早的死了我绝对不会放过符家的人,哪怕芙灵恨我,怨我,我也认了!”

    话落冷悠然的身边忽然出现了一个绿发童子,感受着那小童子身上浓郁的生命气息,符馨月的目光微微一凝,想要说些什么,可不待她开口,冷悠然却已经转身向着门外而去,随之而来的还有她那带着些许冷硬的声音。

    “木灵,她就交给你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