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困境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然闻言垂下了眼眸,忽然转过头来,定定的看了芙灵仙子一会儿,才叹了口气,说道:“外公从来没有提起过你,你知道么,在遇到你,得知你是……我一直都以为你是陨落了。”

    “是么?”芙灵仙子垂下头,可那带着少许黯然伤怀的侧颜,撞入眼帘,让冷悠然的心下微微划过了一丝抽疼,她甚至在这一刻有些分不清,这一丝隐隐的抽疼,到底是源自万俟静初,还是源自这个是她外婆的女子。

    “你……”冷悠然张了张嘴,迟疑了一下,却还是问道:“过了这么多年,若是再见到外公,你们还会一如从前么?”

    “一如从前?”芙灵闻言眨了眨眼,随即摇了摇头,坚定的说道:“不会。”

    “不会吗?呵……我想也是。”冷悠然垂下头,一时间心间有些烦乱,便听芙灵仙子接着说道,

    “从前的我太过想当然,顾忌也太多,虽然深爱着海恒他们父女俩,却也终究挣脱不开家族的束缚,可是如果再见,我想我不会了,只要海恒还愿意再接受我,我便要不顾一切的与他在一起,哪怕我们将要面对的会是来自家族的追杀。”

    “可那要是外公他变了呢?毕竟在下界,已经过去了几千年了,不光是外公的容颜,就是这千年的际遇,他也不会再是曾经你喜欢上的那个人了吧?”冷悠然定定的望着芙灵问道。

    芙灵闻言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你这傻孩子,我也不是当年初初下界时候的我了啊!”

    “既然都变了,就算你们再遇,又怎么还能回到从前?”冷悠然叹了口气。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干嘛这么悲观?即便是常年生活在一起的两个人也不会是一成不变的,随着时间的流逝,没有任何人是会一成不变的,从前虽然美好,却早已成为了被我珍视的记忆,这就足够了,日子,总归是要向前的,总是留恋过往,终有一日,你喜欢的人和你会渐行渐远的。

    悠然,我看的出,在你心底也有着这样的一个人,可他却并不在你身边,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才造成了彼此的分离,但是如果你舍不下,放不开,便多给那人一点信心,不要因为不切实际的猜想而为难自己。”

    “可若是他……”冷悠然眸光闪了闪,那到了嘴边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在没有再见到那人之前,你也放弃不了吧?既然如此,便不要多想,等再见的时候,你自然会想通一切的。”芙灵说着揽过冷悠然,属于芙灵的气息窜入鼻尖,纤细瘦弱的肩膀,不如欧海恒的宽厚,却同样的温暖。

    “外婆,我怕!我怕他会变,也怕我会变,这仙界,太大,他的的敌人太强……”冷悠然第一次把这些年埋藏于心底深处,所有对于万俟静初,也是对于自己的担忧倾泻而出,呜咽着,倾诉着,这一刻的她,卸去了所有的坚强,任由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彷徨包裹了自己。

    “外婆在,我在……好孩子,外婆在……”芙灵紧紧的揽着冷悠然,轻声的低喃着,没有去劝解,也知道冷悠然不需要那些毫无意义的安慰,只是尽自己可能的给予这个孤单了太久的孩子一丝来自亲人的温暖。

    呜咽声声,伴随着低喃,远远的看着树枝上相依相偎的二人,符馨月的唇角勾起了一抹暖笑,亦如来时一般,渐渐隐去。

    直到傍晚时分,冷悠然和芙灵这看起来一般年纪的祖孙二人才从山上有说有笑的走回到了木屋,各自回去房间之中,冷悠然没有再去修炼而是带着几许宣泄过后的舒缓进入了梦乡。

    夜半时分,符馨月忽然被一抹来自天道规则的气息从入定中惊醒过来,闪身出了木屋,这才发现,天空中在这一刻迅速的聚集起了一道道劫云。

    “这……”芙灵也被惊醒,匆忙走出木屋,便见到了站在外面的符馨月,快步上前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姑祖,这是悠然?”

    “是那丫头,可真够心大的,这劫云都快成型了,她居然还能睡得这般香甜。”符馨月抚了抚额头,颇有些无奈的说道。

    而此时被认为心大安眠的冷悠然却是穿梭在一片迷蒙之中,这似梦非梦的画面透着几许熟悉,四下无声,没有土地,没有天空,唯有一片混沌。

    感觉到那落在自己身上的天道之力,冷悠然在这无声且寂静的世界之中,开始不停的奔跑着,想寻到一丝出路,可无论她跑向哪里,似乎都没有什么不同。

    她蹙了蹙眉头,闭上了双目,努力回想着眼前的一切,曾经在哪里见到过,自己又是如何脱离的,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丝毫头绪。

    反而越是努力回想,那份似是而非的记忆越发的模糊,人也越发的焦躁,随着这焦躁情绪的升腾而起,一丝隐隐的抽疼,自她的周身流转开来。

    外间,金灿早已在劫云成型的瞬间,化为本体,带着冷悠然蹿出了木屋,却发现被它放在外间空地之上的冷悠然,哪里还是在安睡,面色竟然是开始时而通红,时而惨白了起来,周身的仙气更是紊乱的一塌糊涂。

    注意到这一切的芙灵和符馨月二人面色同时一凛,纷纷望向了天际,却无计可施,心魔劫,每个仙人进阶路上都需要去跨越的一道坎儿,跨过去了,那便是一片崭新的天地,跨不过去,便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貔貅,你帮不上忙,别再叫了,这心魔劫,只能靠她自己。”符馨月满目严肃的望向了正一遍遍通过契约联系呼唤着冷悠然醒来的金灿,开口说道。

    金灿闻言却是不为所动,也唯有它能感知到,那让主人深陷其中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心魔劫,可具体是什么它却也分辨不出,只知道,他的主人,若是再不快些走出来,那后果绝对不是他想要见识到的。

    “金灿,金灿……”冷悠然耳边能听到金灿不停的呼唤,可她的回答却得不到对方的任何回应,随之而来的,却只有越发的烦乱,焦灼的思绪。

    身体上疼痛的加剧,让冷悠然瞬间产生了危机感,她干脆的斩断了与金灿之间的联系,强逼着自己镇定下来,盘坐在了这一片混动之中。

    等等……混沌……冷悠然刚刚闭上的双目瞬间睁开,扫视着周围迷蒙的一切,一个想法,忽然冒了出来,曾经在突破元婴前的那朦胧的梦境,也一下子清晰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