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心事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当然,这也不过是冷悠然的一些猜测罢了,即便是先后在龙魂宫和灵山了解了不少仙界的事情,可关于兽族的记载,却是少之又少的,除了一些必要的兽类分支的特性之外,便再无其他。

    冷悠然也知道,这些急不来,想要更多的去了解仙界,终归需要她去亲身经历才成,而目前对她来说,只有尽快的强大自身,才是当务之急。

    短暂的与芙灵仙子聊了几句之后,她便再次投身到了制符的学习之中,日复一日的在符馨月的指导之下,一点点充实着自己。

    这个过程无疑是枯燥的,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冷悠然却在这枯燥的生活之中,挖掘出了一个新的兴趣点,那便是对她一项要求极为严格,甚至到了苛刻地步的符馨月。

    相较于仙界的仙人们,动辄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年的高寿来说,其实符馨月的年纪并不算是特别大,顶多相当于一个阅历丰富的中年人罢了,但这种拥有着几万年阅历的中年人,对于冷悠然来说,却像是一本厚重的书,每每翻开一页,都会给她带来惊喜,或者是沉思。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丫头在打什么主意。”扫了一眼不是瞄向自己的冷悠然,符馨月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没打什么主意,只是想听前辈给我讲一讲这仙界。”冷悠然收回目光,垂下头,继续在桌面铺开的纸张上一遍遍的勾勒着最简单最基础的符文。

    “基础太差,你当年学习制符的时候,到底是什么人教授的,竟然能容忍你这般偷懒。”符馨月看着冷悠然手下绘制出来的符文,不由得再次摇头。

    冷悠然闻言张了张嘴,被她握在手中的笔尖顿住,一片漆黑的墨渍瞬间化开一片,把一张快要画完的符文彻底毁去。

    曾经与万俟静初二人在洞府中练习绘制灵符的画面,飞快的在她眼前飞逝而过,千年时间已过,她总以为有些感情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消磨干净,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曾经的那种思念和来自心底的钝疼也渐渐的在她刻意的忽略下,不再频繁的出现。

    虽然她一直没有放弃寻找万俟静初,可有时候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等找到了那人之后,自己又要如何再与那人相处,千年的间隔,不同的际遇,都将横亘在曾经最熟的他们之间。

    这份寻觅,反而更像是成为了一种执念,根深于她的心底,成为了她一路走来的支撑和动力。

    可此时的冷悠然却是愣住了,这千年的光阴,太多的面孔在她的记忆中早已慢慢变的模糊,唯有这一瞬间,再想起那人之时,她却意外的发现,那张清隽的面容仍旧清晰如昨,那人的一言一行,竟然是在无形中,早已深深的烙印在了她的脑海深处。

    平日里或者不觉得,可是一旦跳出来,便能勾动她所有的思恋,那隐隐的钝疼再次传来,冷悠然不由得丢开手中的笔,紧紧的揪住了自己的衣襟。

    望着冷悠然那瞬间变换的面容,感受到她周身忽然散发而出的浓重的哀伤,符馨月眸光微闪间,心下一叹,却也没说什么,只是安静的坐在一边看着,直到等冷悠然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之后才再次开口:

    “这些你记得每日都要花至少一个时辰来练习,只有做到把这些符文牢牢的印刻在脑海之中,记录在身体中,才能在需要用到的时候,做到一蹴而就,继续吧!”

    冷悠然闻言收敛的眸中的思绪,向符馨月投去了感激的一瞥,这才撤掉面前被污染的纸张,再次埋首在了那一张张的符文之间,只是那被勾起的思绪,却总是挥之不散,写三张,便会有一张出现错漏。

    见冷悠然这般状态,符馨月摇了摇头,“罢了,今天你就休息一日吧!晚上也不必修炼了,出去走走,只要不离开这座小山,便是安全的,去吧,去吧!”

    冷悠然顿住笔,望着符馨月挥着手把自己往外赶,也知道,自己的情绪波动,是逃不过符馨月的感知的,所以也没硬撑着再继续这无法全神贯注的练习,干脆的向符馨月行了一礼之后,便走了出去,叫上金灿,走入了林间。

    “姑祖?”芙灵望着远去的冷悠然,走到了出现在门口的符馨月旁边。

    “那孩子,有心事,随她去吧!最近也是咱们把她逼的太紧了。”符馨月同样望着冷悠然那略显孤寂的背影,叹息了一声,重新回去木屋里,打坐去了。

    芙灵仙子来回看了看,最终抬起脚步跟在了冷悠然的身后。

    冷悠然一路走到山顶上,这里可是与故事中不同,什么隐士高人都住在风景如画的深山老林里,这里就是一个群山中的小山包,深山老林是不错,可却没有那如画的风景,更没有什么瀑布溪流,入目的除了稀稀拉拉的树木,一些花花草草就再无其他,真要比较起来,甚至连她曾经驻留过一段时间的青岩狼领地的风景都不如。

    要说真有什么优点,那便是安静了,或者是因为这座小山被符馨月占领了的原因,周围甚至连飞禽走兽都很少,夜间除了声声虫鸣,更是只有微风拂过树叶的刷刷声。

    寂静,安详,却也孤独的仿佛被隔离于世一般。

    知道自家主人心情不好,金灿到是乖觉,没有像平时似的,絮絮叨叨的说上很多,而是安静的把小小的身体埋在冷悠然的衣襟中,任由冷悠然一个人跃上一颗不算太高的树木,望着远山出神。

    “悠然?”芙灵赶上来,站在树下,抬头望着冷悠然面上的孤寂,蹙了蹙眉,不由得轻声开口唤道。

    “前辈。”冷悠然望向树下,勾了勾唇角,便再次望向了远山。

    芙灵仙子想了想,却是一跃而起,落在了冷悠然所在的树枝上,在她身边自顾自的坐了下来,“在想什么?”

    “没什么。”冷悠然摇了摇头,不想去与芙灵过多的探讨万俟静初。

    芙灵仙子却是勾了勾唇,同样望向远山,言道:“与我说说海恒吧!这些年他过的好不好,还有你娘亲,我的小晴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