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真的是这样么?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然闻言,眸间闪过了一抹沉思之色,这提纯血脉到底如何去操作,她不懂,可是看着符馨月和芙灵那双双不停变换着的面容,到是多少有了些许明了,至少能让这样两个活了千万年的人面色变化至如此的事情,只怕是自己穷极一生都不想去见识的。

    芙灵虽然仍旧喃喃着不可能,可那明显透着惊恐的目光,还是出卖了她心底的那一丝明悟。

    “唉……”符馨月抬手抚了抚芙灵仙子的头,轻轻把她还在颤抖的身体揽入怀中,轻轻低喃着,“不怕,过去了,好孩子,不怕……”

    可是真的过去了么?

    冷悠然垂下眼眸,想了想,开口问道:“符家不是已经把控了整个仙界的制符之术么?为何还要如此?只要这仙界所出售的符箓一天掌握在符家手里,他们便一天是站在这仙界最顶尖的存在,就算他们想要培养出一个神,可成神之人,均已失去了踪迹,只怕也只有一心追求大道之人,才会对成神执着不已。”

    “年轻人,看来你在仙界还真是做了一些功课的。”符馨月笑看了冷悠然一眼,才慢慢的收敛了面容之上的笑意,虽然一只手仍旧轻抚着芙灵的背脊,可那开口的话语,却明显变得冰冷。

    “你要知道,人的欲望从来都是最可怕的东西,即便我们早已成仙,可成仙了又如何?无穷的力量,漫长的生命,这些只会把一些人那本就深埋心底的欲望放大罢了。

    是,符家现在是站在这仙界的顶端,可这又能持续多久?

    不光你不知道,就是芙灵也不知道,其实符家的血脉传承至今,已经开始在走下坡路了,曾几何时,是几个人为了契约巫觋笔而争夺,可现在呢?”

    说着,符馨月望了一眼芙灵,才继续道,

    “到了我那一代的时候,符合巫觋笔契约条件的便只有我一人了,而自那之后,新出生的一代代符家后辈之中竟然一个符合条件的都没有,直到芙灵的降生,虽然让符家之人松了一口气,可随着她的长大,符家的太上长老,长老们,却越来越失望……”

    冷悠然和芙灵闻言双双露出了不解之色,望向符馨月。

    “芙灵,你觉得你自己在制符之上的天赋如何?”符馨月望向已经直起了身的芙灵仙子问道。

    “自然是好的,除了修为强过我许多的长辈们,我一直都是符家于制符之上的佼佼者。”芙灵仙子带着些许迷惑,这番话说出口,到是也没显得是多么的自得,反而很平静,仿佛本该就是如此一般。

    “真的是这样么?”符馨月认真的注视着芙灵仙子问道。

    芙灵仙子有些迟疑的点了点头。

    “那好。你们两个看好了。”话落,符馨月取出符笔,与半空之中绘制出了一个冷悠然从未见过的符文,待最后一笔落下,那符文便闪烁着流光,静静的漂浮在那里。

    “这是我年少时自创的仙品初级符箓,名为移幻,不过是少时调皮捣蛋的产物罢了。”说着,符馨月便把那符文向着远处的床榻打了过去,符文没入床榻的瞬间,冷悠然和芙灵同时嘴角一抽,便见那床榻虽然还留在原地,可透过木屋的窗棂,却见外间的空地之上,也出现了一个相同的床榻。

    冷悠然站起身来,来回看了看那两个一模一样的床榻,才探出手去,却发现屋内的床榻不过是一个幻影罢了,比起幻阵制造出来的幻觉,这样一个虚幻的床榻,到是更显得真实,而且从芙灵那带着些许诧异的目光之中,冷悠然可以看出,就连身为天仙的芙灵,都没有看出,屋内的床榻仅仅是一个虚影罢了,这般算来,倒也确实是一个捉弄人的产物。

    “现在你们两个同时照着这个符文来绘制,出错不怕,直到绘制成功为止。”符馨月抬笔,再次把那符文绘制了一遍,只是这一次她的动作放慢了不少,让冷悠然和符馨月二人都能看清。

    待得那符文的最后一笔落下,冷悠然的眉头却是轻轻的蹙了起来。

    “按照我说的做便是,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符文,还算不得传承。”符馨月似乎明白冷悠然所想一般,带着些许温和的开口说道。

    “好吧!”冷悠然望了一眼芙灵,见对方已经点了头,便也答应了下来,取出了那支自武家得来的灰扑扑的符笔,而芙灵拿的却是她惯用的那支翠绿色的符笔,两只符笔同时出现,品质的高低一目了然。

    符馨月见此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她只是想顺便测一测冷悠然于制符之上的天赋罢了,虽然好的符笔能对制符师有所加持,可总归个人天赋才是最主要的存在。

    “你们可以开始了。”符馨月说道。

    冷悠然叹了口气,多少也明白了一些符馨月的用意,只是她不懂的是,为何要叫上芙灵一起,于制符之上,很明显系统学习过的芙灵要远比她这个野路子强多了。

    不解归不解,可看着符馨月率先把神识笼罩在那漂浮着的符文之上时,冷悠然还是升起了一点小小的好胜心,到也无关其他,只是想借着两名高级制符师在场的机会,验证一番,自己那拼拼凑凑而来的制符之术罢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岁月和传承的累积,在这一刻还是体现了出来,符馨月胸有成竹的挥动符笔,很快一个虽然光芒暗淡,却也成型的符文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而冷悠然却是在接连尝试了五次之后才成功,其中一次甚至引起了一场小范围的爆炸,要不是符馨月及时出手,即便那爆炸不会对她有所伤害,却也难免弄得灰头土脸。

    可让冷悠然意外的却是,在她那同样略显暗淡的符文绘制成功之后,符馨月和芙灵的目光之中,同时有惊诧一闪而过。

    “现在,你还人为你的天赋很好么?”符馨月眸中带笑的望向芙灵。

    “姑祖,悠然这孩子……真是太让我惊喜了。”比起符馨月的含蓄,很明显芙灵的情绪更加外露一些,此时她目光灼灼的盯着冷悠然,那目光甚至让冷悠然忍不住生出了的想要转身而逃的想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