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九霄雷法!齐鸣!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她是龙魂宫的人!老祖,你要与龙魂宫为敌不成?”芙灵仙子忽然咬了咬牙,朗声开口说道。

    周围本就无声的人群,在芙灵仙子这话落下之后,更是再无一丝的声响,冷悠然分明发现,那些修士此时,更是连呼吸都被放轻了不知道多少倍,就连那身后的集市之中都为之一静。

    “还愣着做什么?把她给我带回去!”墨箓符尊闻言怒起,挥袖便向着冷悠然席卷而去,与此同时包围着芙灵仙子的那几名符家修士也动了,纷纷出手向着芙灵仙子攻击而去。

    “好你个老匹夫!”冷悠然恨的咬牙,可那无形的吸力,却把她向着墨箓符尊一寸寸的拉近着,属于大罗金仙的威压更是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周身的骨骼也随着距离的拉近,发出阵阵脆响。

    墨箓符尊的某种却带着几许玩味,似乎十分享受这慢慢折磨对方,而对方却又防抗不得的过程。

    “悠然!”芙灵仙子双目赤红,一边抵挡着符家修士的攻击,一边紧张的望向冷悠然,却无论如何也脱不了身。

    冷悠然与墨箓符尊的距离还在一寸寸的拉近着,随着她拼劲全力的抵抗,墨箓符尊散发出来的威压也越发的厚重,见有殷红的血液,自冷悠然的七巧之中慢慢流淌而出,墨箓符尊的眼眸之中笑意更胜。

    冷悠然的面色已经涨由最初的通红慢慢的变得苍白,她望向墨箓符尊的目光之中闪烁着凛然的恨意,随着这恨意的升腾,被她一直压制在体内的雷源也开始躁动了起来。

    天空在这一刻开始渐渐黑沉,感觉到高空之上那急速聚集而来的雷云,吃过一次暗亏的墨箓符尊慢慢收敛了笑意,不敢再大意,只见他眸色瞬间一沉,冷悠然只是踉跄了一下,便急速向着那被墨箓符尊张开的袖管而去。

    “悠然!老祖!我随你回去!只求你放过她!老祖!芙灵求你了!”芙灵仙子见状嘶吼出声,带着破音的女声,在这一刻响彻在整个天地只见,却是显得那样的苍凉,她彻底放弃了抵抗,任由符家的修士一拥而上,把她捆绑了个结实。

    “求他做什么?!”冷悠然费力的抬起双手,用尽全部力气撑开了一道空间禁制,挡在了自己与墨箓符尊袖管之间,随着那禁制碎裂重塑,再碎裂再重塑,冷悠然七巧之中的鲜血越发急速的流泻而出,可她的唇角却忽然划过一抹凛冽的弧度,“让你这老不死的不长记性!”

    冷悠然话落,天空之上忽然有雷声滚滚奔涌而来,让墨箓符尊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凝重,不由的抬起头来。

    却在这时,自冷悠然的头顶的发簪之中,忽然钻出了两道流光,其中一道金色的光芒不管不顾的便一头撞向了墨箓符尊微扬的下颚,把个大罗金仙,直接撞了个踉跄不说,随即涨大了身形,张口便向着那想要收入冷悠然的袖里乾坤咬了过去。

    墨箓符尊瞬间稳住了身形,却依旧慢了那么一瞬,袖里乾坤被金灿的利齿直接撕破,而疾风则是乘着那袖里乾坤被毁去,吸力消失的瞬间,揽住冷悠然向着远处急退而去。

    看着袖里乾坤被撕破散落一地的各种宝物,不只是金灿,就连那些躲入集市之中的修士,都目露贪婪,可再眼红又如何,那是属于大罗金仙的东西,修士们眼红不敢靠前,可金灿就没那么多顾虑了,张口便是一吸,也不管其中掺杂了多少沙石,统统大口吞下。

    墨箓符尊被这忽然冒出来的貔貅惊了一下,可眼中的光芒却更胜了几分,连看都不看那些还遗留在地上,没有完全被金灿吞吃入腹的东西一眼,便向着金灿探手而去。

    “落!”冷悠然见状,急吼出声。

    天空之上蓄势已久的雷电纷纷如雨点般落下,虽然那威势远远不足以撼动大罗金仙,却因为之前在符家发生的那场变故,让墨箓符尊那迅捷如电的动作停滞了片刻。

    就是这片刻的时间,金灿转头面向了那被几名天仙制住的芙灵仙子,依旧是张口便吸,也不在乎那被它吸进肚子里的不止是芙灵仙子一人。

    吸完就掉头向着苍凉荒地深处飞窜而去,几个跃身便不见了踪影。

    墨箓符尊见那落下的雷电没有再次造成上一次的损伤,而那貔貅又在吞掉了芙灵之后逃脱的没有了踪影,虽然愤怒不甘,却也不再理那逃脱的貔貅,想着只要能把冷悠然这个貔貅的主人掌控在手中,那貔貅早晚还会是符家的所有之物。

    这么想着,他便转过头来,顶着那如雨点般落下了却只能引起丝丝麻疼的雷电,带着满心被戏耍的怒火,一步步的向着冷悠然再次走了过去。

    望着墨箓符尊双目之中闪烁而出的滔天怒火,冷悠然却是笑了,呸掉口中的血腥之气,收起了疾风,这一刻的她虽然面色惨白,身形摇晃,却笑得肆意而张扬,丝丝散发着雷源气息的电流随着她的笑声瞬间溢满了她的周身,一朵莲花自她脚下无声绽放开来。

    远处的集市之中,几名玄仙见状对视了一眼,纷纷取出了传讯玉简,往各自的家族之中通报这一让人震惊的发现。

    “符尊手下留情!”一声疾呼响起,一名身着墨绿色袍服的老者自那处集市之中忽然腾身而起,身形一闪一现间便挡在了冷悠然的身前。

    “丹华!”墨箓符尊虽然顿住了脚步,却依旧把神识锁定在冷悠然的身上,眼眸微微眯起,面色隐有不渝,望向了这胆敢挡住他去路的小辈。

    “符尊前辈许久不见,我家老祖经常念叨您老人家,此番真是相请不如偶遇,符尊前辈看……”被称作丹华的老者,挂着一丝略显谄媚的笑容,说话的同时,同样散出神识锁定了在了冷悠然的身上,心下难免有些焦灼,期盼自家老祖能快些到来。

    而冷悠然脚下的莲花还在不停生长着,天空也随着这朵近乎墨色的莲花绽放,而愈发黑沉,丝丝黑紫色的流光自冷悠然的双目之中流淌而过,全然不理会那挡在她身前的老者。

    感觉到身后那雷源的气息还在不停的向外溢散,丹华微微转过头来,却见冷悠然的唇角竟然在这时勾起了一抹轻蔑至极的浅笑,双手飞快的在胸前舞动着,不待他开口说些什么,冷悠然却已是高扬了声音,“九霄雷法!齐鸣!”

    丹华闻声豁然瞪大了双目,感觉到空气之中那熟悉又陌生的雷法气息,面色还来不及出现任何变化,便见冷悠然的手中忽然又出现一块雕琢有钧字样的令牌,眨眼便被她捏了个粉碎,一道略显涣散的流光四散而起。

    我擦!这是望见那道流光溢散而去之后,丹华心间唯一的想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