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解惑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在争吵之后,那画面又是一变。

    还是那些在破碎空间内大殿外围堵碧云的大罗金仙们,只是那场景却换成了灵山。

    整个灵山严阵以待,佛修们也因为什么出现了分歧,还是天韵佛尊出面,才缓和了些许,却也仅仅只是缓和。

    就在天韵佛尊与那些大罗金仙交谈着什么的时候,碧云忽然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双目含泪,对着天韵佛尊跪拜了下去。

    等她再次起身之时,虽然泪痕未干,却是眼眸凌厉的扫视着在场之人。

    紧接着便是一场大战,冷悠然远观着那大战,不由得叹息了一声,结局早就注定,她已不想再看。

    虽是如此,可这也由不得她掌控,大战并没有持续太久,就在灵山千万米高空之上,碧云仙子最终被近十名大罗金仙联手打的魂飞魄散,在生命终结的最后时刻,碧云仙子用尽最后的力量,破开了虚空把那碧玺簪丢入到了虚空之中。

    碧云仙子的记忆到此消散,望着那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变成了虚影的女子,冷悠然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把那一肚子疑问吞了回去,任由对方带着释然,带着遗憾消散而去。

    再次睁开双目,冷悠然只觉得脑袋简直像是被贼敲了一般的剧烈疼痛着,可还是在望了一眼天韵佛尊之后,忍着头疼,瞬间遁入了自己的灵识宫内,从识海内捞起一团神识捏造了一个盒子,把刚刚的那段属于碧云仙子的记忆,提取了一个备份出来,锁入了盒子里摆放在了灵识宫内。

    要问她为何如此,其实她自己也有些说不清楚,就连那备份记忆的方法,都是莫名涌现而出的,好像不需要学习,不需要训练,手到拈来一般,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这段无声的,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似乎很重要,为了以防万一,她才在灵识宫中留了备份,以防备记忆出现偏差,模糊了这段记忆。

    “唉……”看着冷悠然把元神遁入识海,天韵佛尊再次叹息了一声,唇瓣煽动了几次,终是没有再开口说些什么,只是望着冷悠然青丝间的那一抹翠绿,自那阅尽沧桑的眼眸之中,划过了一抹悲怜之色。

    等冷悠然按照心意安排好了一切,再次望向天韵佛尊的时候,天韵佛尊的面上再也看不出任何波动,只是自袈裟内取出了一个残破的木盒,“冷施主乃异星临世,身负雷源,又蒙始神顾,日后自然会有一番际遇,至于是福是祸,就要看冷施主自己了。前世因,今生果,万望冷施主一切以善念为重。你自去吧!”

    天韵把那手中的破旧木盒交托在冷悠然的手中,便再次盘坐下去,挥手撤去了屏障后,便闭上了双目。

    冷悠然看着仿似入定了一般的天韵佛尊,张了张口,却还是什么都没问出来,不是她不想问,而是她现在还处在一种恍惚的状态之中,本来以为能得到的解答没有得到,反而因为那段无声的记忆,引发了更多的疑问。

    叹息一声,冷悠然抚了抚那被塞入手中的破旧盒子,没有打开,再次对着天韵佛尊躬身行了一礼,便拉着灵儿退了出来,说来也怪,灵儿似乎自从佛尊布下屏障开始,整个傀儡便有些不对劲,对傀儡毫无研究的冷悠然,也不好就在这里查看灵儿的情况,只能先回去再说。

    守在禅院外面的檀林听见院内的动静,从院外走了进来,看了一眼有些呆木的灵儿,又看了一眼冷悠然,宣了声佛号,才开口说道:“师尊吩咐,冷施主在灵山可以随意行动,除了功法外,藏经阁内的书籍也任由冷施主延揽,冷施主愿意在灵山停留多久都可以。”

    冷悠然闻言,回望了一眼那禅房,又望了望檀林,“能劳烦大士送我主仆回去么?”她问。

    “好。”檀林欣然应允,向禅院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见冷悠然额首迈步前行,便走在了她的身侧。

    两人一傀儡,安静的走出了一段距离,冷悠然望着灵山的风景有些失神,在去见天韵佛尊之前,这里的一草一木,对冷悠然无不是新奇的,陌生的,可现在,虽然景致依旧陌生,却又透着一丝熟悉,想到那执着的女子,不免心下有丝丝感伤流淌而过。

    “我知道你为何会那般执着的带灵儿回来这里了。”冷悠然忽然在山间的一处小路旁停住了脚步,望着檀林说道。

    檀林闻言一愣,却也没有太多的意外,只是站在冷悠然身侧,望着远处山下的麦田,任由思绪飘荡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初见碧云姐姐时,她是师尊的记名弟子,我不过是一个被捡回来的弃儿,在我心间她就好像是那九天之上的神女,而我……呼……只能远远的看着她,那种艳羡,那种莫名的卑微,你能明白么?”

    冷悠然同样望着那浪涛迭起的麦田,却没有接话,只是安静的听着。

    檀林也没指望冷悠然能说些什么,他说这些也只是一种倾诉,一种不能像佛祖吐露,却可以说与陌生人的倾诉。

    “我不是当时师兄弟中天赋最好的,也不是悟性最高的,可碧云姐姐却总是特别照顾我,她总说,我是最有慧根的,果不其然,最终是我拜入了师尊座下,可我知道,这与碧云姐姐脱不开关系,没有理由的就是知道,那年碧云姐姐出走,我因为莫名的不安,而佛心不稳,被师尊送下山去历练,在外面我见识了世事变幻,也见识了人心的莫测,可等我带着满满的感悟回来之时,却再也没有了她来与我分享……”

    檀林的声音有些哽咽,这让冷悠然不由得有些侧目。

    “冷悠然,你能不能告诉我,她到底发生了何事?为何自她失踪之后,师尊便对她闭口不谈,在这灵山之上,她更是无端端的成为了禁忌?”

    望着檀林那澄澈的目光,冷悠然的心间微动,那坚毅,执拗的女子,再次跃然眼前,叹息了一声,问道:“天韵佛尊,可还与你说了什么?”

    “师尊只说,你自当会为我解惑。”檀林一瞬不瞬的望着冷悠然,那澄澈的目光之中有细碎的希翼闪烁期间。

    “她陨落了。”冷悠然闭了闭眼,没有提及那些曲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