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因为你是制符师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见冷悠然依旧一脸不解的望着自己,潭英这才深吸了一口气,把那位武家掌管刑律堂的三叔公的丰功伟绩给冷悠然普及了一下。

    “难怪冷冰冰的。可他既然是武家的三叔公,难道没有自己的地方住么?怎么好好的跑到这客院抢地方来了?”冷悠然到是并没有潭英那般惧怕,刚刚那番接触,其实对方要想拍死她随时都可以下手了,却没见人家只是把自己扫出了院子么?

    “这不是重点好不好!”潭英扶额。

    “嗯,这确实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们把我拐到这武家要让我住哪里啊?”冷悠然摊了摊手,笑嘻嘻的看着潭英,当年在宗门禁地中,这种脾气古古怪怪的长辈可是不少,所以她远没有潭英那般对那位散发着寒气的三叔公多惧怕,要说真有什么,也不过是摄于对方的修为罢了。

    潭英看着仍旧笑嘻嘻的冷悠然不由得有些瞪眼,可她也知道不能指望一个对于那位三叔公全无了解的人多么在意此事,便也不再多说,只是叮嘱冷悠然,如若再遇见让她避着些。

    冷悠然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她之所以显露本事来到武家,更多的是想借由武家扩展自己对于仙界的认知,也暂时为自己找一个能够安心修炼的清静之处,可不是来掺和这武家家事的,所以既然潭英说让她避着那人一些那就避开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见冷悠然痛快的应了,潭英才松了口气,说道:“走吧!我带你去见姨母,你的住处只能先让她来安排了。”

    话落,便拉了着冷悠然风风火火的向着远处的一座山峰而去。

    武家的这片族地是建在丘陵之上的,为数不多的几处山峰,远远看去会略显突兀,可冷悠然却发现,这些山峰的排列似乎都卡死在了空间的几处节点之上,似乎这整个武家的族地本就是一个巨大的阵法,只是对于这片辽阔异常的族地,冷悠然能感知到的范围毕竟有限,而仙界阵法之复杂,也不是她一时半会儿可以推算出来的,便也只停留在猜测上而已。

    到了到了那山峰脚下,二人还没登上石阶,便看到了远远向着这边而来的武邑。

    武邑看到二人也是一愣,快步上前,还不待他开口询问,潭英便紧张兮兮的把武家三叔公占了冷悠然被安置的客院的事情,给说了。

    “是我疏忽了,客院那边的人不多,三叔公确实是喜欢到那边躲个清净,只是没想到这么巧。”武邑拍了拍额头,说道

    冷悠然闻言便也明白了,她也不喜欢嘈杂,便让青松为她寻了那么一处四周没有建筑的院子,却不成想,到是她占了那位前辈的地方。

    “那你们来是想寻母亲再安排住处的?”武邑看向冷悠然问道。

    冷悠然带着几许歉然的客气道:“是我又要给你添麻烦了。”

    “何来的麻烦,你本就是我邀请回家中的,走吧一同上去,正好见过母亲后,你得随我去见一见我父亲,父亲他也想要见一见你。”武邑说道。

    冷悠然虽然不解武邑的父亲为何要见自己,却也是点了点头,随着武邑和潭英顺着石阶向着山峰之上而去。

    见过武邑的娘亲从新被安排的住处的冷悠然,随着武邑下山,只是一路上总是若有所思的一眼一眼的瞟向武邑,让武邑被瞟的有些不自在,干脆停下脚步带着询问的看向冷悠然。

    “咳……你是不是该寻道侣了?”冷悠然轻咳一声,回想到刚才武邑她娘殷切的望着自己的目光,冷悠然就止不住的浑身发紧。

    “那个,你别介意,你也知道在这仙界修为越高子嗣上就越艰难,我娘她就是太想有个孙辈了。我祖父还没成仙前就遇到了祖母,所以我父亲和几个叔叔虽然年纪都相差不少,却是一母同胞,母亲总是羡慕,早些年我没成仙前,母亲就催促过,我本以为成仙后母亲对此也就看淡了,可是……”武邑难得的说了一大段话出来。

    冷悠然听着他的话嘴角微抽,果然这着急儿女婚事的爹娘到了哪里都屡见不鲜。

    “那你父亲为何要见我?不会……”冷悠然实在是不敢想象,再被武邑的父亲用那种眼神看着会是怎样一种情景。

    “不不,不是。”武邑闻言慌忙摇头,

    “那是有什么事情?”冷悠然松了口气问道。

    “因为你是制符师。”武邑看了一眼冷悠然。

    “嗯?”冷悠然不解的看向武邑,自己是制符师不错,可就她现在那制符水平,至于让一位上仙亲自召见么?

    看出冷悠然的不解,武邑似乎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急忙问道:“你在临仙城的时候,没有售卖过符箓吧?”

    “没有,住处都要成问题,哪里有仙石去买玉简浪费啊!要不是为了离开那地方,我也不至于身无分文的,厚着脸皮跟你们到武家来了。”冷悠然垂下眼眸说道。

    “没有就好。”武邑松了一口气,“你本就是受我邀请,不要说这种话,只是悠然,有些事情现在我必须给你讲清楚了。”

    看着武邑这严肃的样子,冷悠然的眉头忍不住蹙了蹙,却没说什么只是走在武邑身侧,安静的等待着他的下文。

    “这万年来,仙界的符箓世家,掌控了整个仙界的制符师,归顺于他们的,便被纳入了符家,不愿归顺的,便渐渐的都消失在了人前,悠然,你幸亏在遇到我们之前没有在别人面前显露出自己是制符师来,要不然……”武邑一瞬不瞬的望着冷悠然说道。

    冷悠然闻言却是面色急速的变化着,武邑那般说,她可不会傻傻的以为对方是好心,珍惜人才,才会如此,只是任她再怎么想都没想到,制符这种算是技能的东西也会被人垄断,要知道光是下界,制符的手法都不是单一存在的,虽然万变不离其宗,可不同的制符师家族,也还是有着各家不同的手法和不外传的符箓的。

    再想到那位芙灵仙子,自己的外婆,还是符家的少主,冷悠然一时间脑子有些乱乱的,面色也越发的不好,看在武邑眼中,只道冷悠然乍闻此事担心自己,被惊吓到了,到是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安静的为冷悠然带路,向着自己父亲的书房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