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三叔公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我们来看看俊儿那护卫,她如今如何了?”武家主开口问道。

    “还能如何?这回可是三堂叔亲自动的手。”武家四爷即便到了如今这把年纪修为,提起他那浑身上下都没点儿热乎气儿的三叔还是忍不住抖了几抖。

    武俊闻听是三叔公亲自动的手,脸色就是一片惨白,也不理伯父们了,撒开两条腿便直接向着护卫们的居所奔了过去。

    武邑见状与几位叔叔和自家父亲匆忙告了声罪,便也追了上去,想到那位浑身透着寒气的三叔公,也难免变了变脸色。

    武家主和几个弟弟相视了一眼,均是叹了口气,也顾不得给武家四爷解释什么,便匆匆也追着两个侄子过去。

    武邑一路追着武俊到了一处独门的小院儿门口,还没进门,便有一股子血腥气窜入了兄弟二人的鼻腔内。

    武俊望着那门却是顿住了脚步,还是武邑上前拍了拍自家堂弟的肩膀,把门推了开来,拉着他向着那院落中唯一的正房而去。

    越是靠近正房,那血腥气越是浓重,武俊的面色也越白,看着从来都没心没肺调皮捣蛋的堂弟这般,武邑的心下也不好受,却明白,这是苍澜老祖要给武俊一个让他能铭记终生的教训,也是为了他明白身为家族的一员,便不能肆意任性而为,这次是赔上了一个自小相伴的护卫,下次就不知会赔上什么了。

    此时武家主等人也追了上来,兄弟四人到是并没有因为这浓重的血腥气有任何变化,虽然也心疼武俊,可终究没人去安抚他,毕竟他此番的偷跑,也把兄弟几个吓得不轻。

    “青蔓!”

    房内,武俊望着那躺在床上,连脸上都没有一块完整皮肤的女子,瞬间湿了眼眶,说是相伴长大,其实青蔓今年也有八百多岁了,对于他来说,是护卫,却更像是一个处处呵护着他长大的姐姐。

    “七少爷可算是回来了,有没有受伤?是青蔓疏忽了,自当领罚,少爷回来青蔓就放心了,怎么还哭上了?”青蔓唇瓣扇动着,因为长时间伤口的不愈合,即便是已经成了仙,唇瓣也不免干裂,一说话,便有丝丝血色渗出。

    “青蔓,青蔓,你别说话,这次是我不对,不该任性,你要好起来,我答应你,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遭这个罪了,只要你没事,老祖怎么罚我,我都受着。”武俊想要去握青蔓的手,可却发现无从下手,一道道见骨的伤痕,虽然被有意避开了重要的经脉,可却不见任何愈合的征兆,翻白着,依旧往外不停的渗着血。

    看着盯着青蔓手上伤势发怔落泪的武俊,武邑终是拉了拉他,开口提醒道:“你的治愈符呢?”

    “对对,治愈符。”武俊好像如梦初醒般,抬手抹了把脸上的泪,慌忙的取出了几枚治愈符,洒落在青蔓的手边,不等青蔓开口制止,便啪的一声捡起一个玉简捏碎,控制着那道翠绿色的治愈符慢慢的融入到了青蔓的身体内。

    武家主和武家二爷、三爷定定的看着那治愈符被融入青蔓体内,便瞬间散开了神识,同时把青蔓笼罩在内。

    这倒是让跟来的四爷不由的有些诧异,却也没有开口,而是同样学着哥哥们的样子,把神识笼罩了过去。

    这一看之下,不由得便把目光定在了散落在青蔓手边的治愈符上。

    “这,不是符家的符箓……”武家四爷吃惊的望向了那几枚治愈符,效果如何不提,单说这没有武家印记的治愈符,就足够让他吃惊了。

    自从符箓被符家彻底垄断之后,这偌大的仙界便再难见到制符师敢私自贩卖符箓,凡是有的也是那不明所以的刚刚飞升不久的修士,流散不出多少,便会被符家散布在仙界的势力寻上门,或是拉拢或是抹杀,渐渐的这大陆便只能买到有着符家印记的符箓了,那价格自然也高昂的吓人。

    “先看着,一会儿你去我书房,咱们再细说这事。”武家主望向因为吃惊而张大了嘴还想要说些什么的四爷,开口说道。

    “这符箓的质量还不错,就是品阶差了点儿,就那护卫的一身伤,怎么也还得用上三枚才行。”武家三爷收回了神识,走上前去,随意的捏起了一枚玉简,又探入了一丝神识查看了一下说道。

    客院中,冷悠然还不知道,因为几枚小小的符箓自己即将卷入些什么,当初用符箓引起武邑的注意,也不过是因为这东西是修士都用的到的,比起她那可以算是以浪费为基础的炼丹术、炼器术,以及过于张扬的阵法,她是选了个最稳妥也最拿手的展露,却不知偏偏这在她看来最稳妥的制符之术,却成了仙界最紧俏的技能。

    此时的冷悠然正对着一个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下榻的小院中,还把自己赶出了房间,浑身散发着寒气的上仙蹙眉。

    这人也是没谁了,一眼不发的出现,一眼不发的又把她给赶出来,不管她说什么,从对方的口中能得来的只有两个字——聒噪!

    而偏偏,武家管理这客院的几个执事,此时站的老远,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就是不敢靠前。

    才从自己姨母处辞出来寻找冷悠然的潭英,远远的便望见站在院门口望着内里的冷悠然,不由得好奇的散开了神识,这一看之下,到是让这个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姑娘也顿住了脚,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就想掉头离开。

    “潭英,快来你快来看看,这位前辈到底是怎么回事?”可却偏偏被发现了她神识的冷悠然叫住了,还向着她不停招手示意她过去。

    潭英看着一脸郁闷不解的冷悠然,深吸了一口气,虽然对院中那人惧怕,可也不好看着自己和表哥带回来的人就这么交代了,只能站在原地,向着冷悠然使劲儿的招手,示意她先躲开那位危险的武家三叔公,再说。

    冷悠然被潭英的举动弄得有些懵,看了看院中那仿若门神一般的上仙,又望了望潭英,却还是走了过去。

    刚走进,便被潭英一把拉住,逃也似的被拖着跑出了老远。

    “你这是怎么了?”冷悠然见潭英终于停下脚步,有些不解的问道。

    “你还问我,你怎么会对上武家三叔公的?那位你怎么敢招惹!”潭英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脸受惊的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