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邀请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然扫了一眼表情各异的几人,到是没说什么反对的话,好不容易遇上几个看上去第一感觉不是太糟糕的人,她也想从这些人口中问询一下自己所处的方位,若是能跟着他们离开这虚无森林就更好了,总比自己像个没头苍蝇似的乱撞来的稳妥。

    这么想着,冷悠然到是望向潭英露出了一抹感激之色,这才安心的盘坐下来,取出一些瓶瓶罐罐的,开始疗伤。

    见对方应允,泄去了防备,潭英凑到冷悠然旁边,好奇的看着那些被冷悠然取出的瓶瓶罐罐,又很快因为见到冷悠然挽起衣袖露出的那大片被灼伤的焦胡皮肤,所惊呼了起来。

    到是一直跟在潭英身侧的那略显年长的女子,望着冷悠然摆放出来的瓶瓶罐罐,目光微微闪烁几下,不由得伸手拾起了一瓶丹药,倒了一枚在自己的手心上,查看了一会儿,试探着开口问询道:“仙子是刚从下界飞升上来的?”

    “嗯。”冷悠然一边蹙着眉,用匕首把那些已经被烧熟了的死肉割掉,一边应和了一声,她并不觉得自己是从下界飞升上来的,有什么不好。

    相反,她到是觉得,通过刚刚那少年的所作所为,对于面前这几个一看就是有出身可寻的年青修士,不但这飞升的身世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反而可能还会省略掉一些不必要的猜疑。

    “嘶……”冷悠然自己削掉死肉还没觉得如何,倒是潭英坐在一边望着她的手臂,开始一口一口的到吸起了凉气,仿若那被割肉的不是冷悠然而是她自己似的,还时不时问询着冷悠然,“疼不疼?疼不疼?”

    对于自家表妹和堂弟接连丢人的举动,武邑倒是应对良好,直接选择忽略当做看不见,倒是对春娘所说冷悠然是飞升修士一事,提起了兴趣。

    正如冷悠然所想,如果她是本土修士,独身出现在虚无森林中又与他们一行人偶遇的她,还真不太容易让武邑放心,到是这种毫无根基的飞升修士身份,让武邑对她的防备减少了许多。

    毕竟这仙界的各家各族之间也不是风平浪静的,因着仙人那普遍漫长的寿命,反而,在这仙界,因为争夺资源而起的冲突,要比下界还更为的残酷。

    这就直接使得那些能够安然踏出临仙城,对仙界了解不多,却又不至于一无所知的飞升修士,成了各家各族争相拉拢的对象。

    一个是因为他们没有根基,又经历了飞升仙界重新成为最底层的落差之后,磨光了傲气的他们,反而会比本土的修士更容易拉拢。

    而且在这些人中藏龙卧虎,毕竟能从一个低等位面,一路飞升上界的,基本没有一个修士是单纯的依靠傻着脖子修炼走到这一步的,更多的人都会有一些看家本领,甚至一技之长。

    虽然收留他们的家族或者仙门不会要求他们交出这些傍身的技艺,但天长日久之下,谁能保障这些人不会在家族或者宗门中看上哪个,收为弟子,这般下来,不是自己的便也成了自己的了。

    像这五人中的春娘,就是被潭家拉拢的飞升修士,别看她现在修为平平只有地仙五重,可她那一手的暗器即便是在玄仙面前,只要不是被对方一巴掌拍死,对方便也难在她那藏满周身的暗器下讨的了好,更是因为投了潭英的缘,还教会了她不少使用暗器的手段。

    再有一个,就是因为这些飞升修士自身从下界带来的资源了。

    并不是只有冷悠然在飞升之后,渐渐发现了些许仙界修士不能成仙的奥秘,这些立足于仙界,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年的家族仙门,也在时间的长河之中慢慢窥得了一些心得,同样的灵植,别看产自仙界的灵气更充沛,反而用在那些没有成仙的家族小辈身上,就不如飞升修士带上来的那些。

    临仙城中,收购这些东西的店铺更是比比皆是,只是那价格却被仙界本土的修士们默契异常的压制的极为低廉,而且把商铺开到下界去的也并不只有天乙道尊,只是大多数的家族或者仙门,都没有龙魂宫那样强大的后盾支撑罢了。

    越是听着冷悠然在春娘有意试探中吐露出的话语,武邑的眸色越发明亮,虽然二人明显来自不同的小界,可是不论谈吐还是说话应对的技巧,同样出身不俗的武邑,还是发现,这位姓冷的仙子虽然对着春娘保留甚多,但似乎在下界之时也是出身名门的。

    “你既然飞升没多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看着冷悠然整理好了自己胳膊和手上的伤势,又凝出了水镜,把仙气凝于手指之上,凭空绘制起了治愈仙符,武邑本就明亮的眼眸也更加精亮了几分,忍不住开口问道。

    冷悠然直到绘制完成一枚略显粗糙的仙符,控制着那仙符没入自己鼻梁之后,才对上了武邑那精亮的双眸,有些懊恼的开口说道:“明明花了不少仙石乘坐传送阵,谁知道却是个随机的,直接让我落在了这片林子里,我都转悠了一个多月了,还没走出去,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冷悠然垂下眼眸,叹了口气。

    这说法,还是她听顾思琪说的,那时第一次独自外出历练的顾思琪,就是这么被坑去了一处险地,要不是有他自身那彪悍过人的资质作为支撑,只怕早不知道从新投胎多少次了。

    “仙界是有这样的人的,专骗你们这些刚刚飞升不久,对仙界不慎了解的修士。”武邑点了点头,平日里略显淡漠的眸子,还多多少少的显露出了一抹同情之色,让安静站在武邑身后的青松不由得诧异的扫了一眼。

    “要怪也只能怪她自己贪图小便宜。”之前被冷悠然打击了的少年,此时不由得开声说道。

    “你知道什么?你以为临仙城真的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武邑转头看向少年,呵斥道。

    而后他又带着些许歉意的看向了冷悠然,接着说道,“这里是位于变天域的虚无森林,是这仙界出了名的几大险地之一,不过所幸你掉落在了外围,要是内围的话,只怕现在已经……唉……你一个人在这里乱闯总归危险,相逢便是缘分,如果冷仙子愿意,到是可以跟随我们一行,只不过,我们此行是家族规定的日常历练,还需在这森林中再停留些时日,不知仙子可愿意再跟着我们几个冒冒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