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跟他不熟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然抬手揉了揉眉心,看着聂远这心宽的样子,实在是有些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明明挺惊悚的一件事情,怎么落到他嘴里就好像是再说刚刚喝汤被烫了一下,昨天吃饭咬了嘴似的?

    只是,冷悠然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脑补自娱自乐多久,她看着聂远却是忽然想到了一件十分致命的事情,不由得豁然起身,拉起聂远就往悠然居外跑去。

    跑出悠然居没多远,冷悠然便看到了一只毛绒绒的小狼崽,就扑了上去,对于这小狼崽来说,冷悠然的修为就很恐怖了,它有些颤抖的看着忽然出现在面前的这两个人类修士,死命的夹着尾巴,却是动都不敢动。

    “狼岩在什么地方?”冷悠然看着那小狼崽可怜兮兮的样子,虽然有心安抚,可现在的她和聂远却没有那个时间了。

    那小狼崽一双深褐色的眼瞳闪着几许水光,看对方并没有准备抓它的样子,才颤巍巍的抬起一只前爪为冷悠然指了一个方向之后,便用上了它自己有生之年最快的速度,去寻自家父母了。

    呜呜,太可怕了,以后再也不要乱跑了,那小狼崽边跑,边想。

    狼岩见到冷悠然和聂远的时候,正在一个山洞之中,他的身侧还蹲坐着一只让冷悠然觉得极为眼熟的棕红色母狼,只是现在冷悠然却管不了那么多了,她急急的走到了狼岩那巨大的狼身前,把一脸懵逼的聂远往前一推。

    “狼岩前辈,麻烦您帮我看看他身上有没有被下了什么便于追踪的神识印记什么的?”冷悠然开门见山道。

    狼岩闻言虽是愣了一下,但看冷悠然此时居然竟然连对他兽型的惧怕都顾忌不上,便也不敢耽搁,直接化作人形,拉过聂远上上下下的检查了一番,才摇了摇头,看向冷悠然说道:“并没有,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冷悠然却并没有因此松懈下来,反而蹙起了眉头,望了聂远一眼,还是不敢有任何隐瞒的把聂远剑气被夺又被追杀的事情告知了狼岩,毕竟这还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人家虽然看在金麒的面子上收留了自己等人,但冷悠然并不觉得对方便应该因为这番收留而面对她带来的麻烦。

    “那些追杀他的人都死了?你确定?”狼岩对于聂远的遭遇到是没啥同情,这仙界本就是这样的,在这青天白日下不知道每天因为这样那样的算计掠夺死去多少人,他也是从一次次生死边缘走到现在的。

    “确定,都是金麒处理的。”冷悠然说道。

    “那他暂时就还是安全的,只是等他能够离开的时候还是尽快离开的好,你要知道,虽然我们实力不弱,但这种未知的麻烦还是尽可能的不要留在我的领地之中,毕竟那些人是剑仙,处理起来总是难免会有伤亡。”狼岩看着冷悠然郑重的说道,边说还取出了一枚不规则的石头,递给了她。

    “那些人掠走了他的剑气,那剑气就是剔除的再干净,也难免会留下他的气息,也是因此那些人才那么容易找上他,你们俩要是谁会炼器,就把这东西炼制一番,不会也没关系,只不过效果会差一些,能遮挡一下他的气息,但我还是建议让他尽快离开。”狼岩望着聂远,本就显得有些阴沉的狼眸之中,此时更是一点温度都不见。

    “我明白了,谢谢狼岩前辈。”冷悠然自然是看出了狼岩对于聂远的抵触,可却也无法,她现在还在人家屋檐下呢,又如何再去顾忌聂远。

    “去吧!”因着冷悠然能明白的告知了聂远的情况,狼岩到是多少对冷悠然的印象提升了一些,只觉得这女仙虽然胆子不行,却还算活的明白,倒是对她的态度又温和了些许。

    告别了狼岩,冷悠然把那块见都没见过的石头,放入了聂远手中,看着手中的石头,聂远到是知道这是什么,虽然知道狼岩不喜自己,却也是感激对方能做到如此,对于早几年到了这仙界他而言,一只仙兽能对一个修士做到这般已经是不易了。

    “从今天开始,我就需要闭关疗伤了,另外,不知你可还带有来自下界的矿石?我的剑气需要重新修炼,不能以剑气化剑了,需要重新炼制一柄剑。”聂远说道,他是知道冷悠然留在下界的弟子也成了剑修,要不也不会有此一问了。

    “还有一些,回去取给你,这东西你能炼制么?”冷悠然看着他手中的石头问道。

    “简单的炼制一下还是可以的,这次真要感谢那青岩狼了。”聂远带着几分感叹说道。

    “那你刚才怎么不吭声?”冷悠然转过头看向聂远,她算是发现了,一遇上不熟悉的人,这聂远就彻底没了话,就好像当年,最初被困在一起的时候,聂远也是这般,一连几个月都是一言不发的,要不是偶尔冷悠然遇上麻烦的时候,这人会突然蹦出来,她还真当这聂远是个除了修炼什么都不理会的呢!

    “我跟他不熟。”聂远憋了半天,才嘀咕了这么一句,让冷悠然差点噎死,两人也彻底沉默了下来。

    “对了,我师傅他还好么?”快到悠然居的时候,聂远忽然问道。

    冷悠然闻言背脊却是一僵,看向聂远的眸光有些闪烁了起来,当年各方联合攻陷了仙剑宗之后,聂云痕便彻底失去了踪影,此时聂远问起,到是让她一时间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他了,救下了聂远,她到是忘记了自己在下界的时候,可是参与毁了人家曾经的宗门的。

    “仙剑宗毁了?”聂远看着冷悠然的样子,却是带着几分了然的问道。

    “是,聂前辈他……失踪了……”冷悠然叹了口气,打量了聂远一会儿,终究还是没在那张面瘫脸上看出什么,只能咬牙说道。

    到是聂远闻言,反而表现出松了口气的样子,拍了拍冷悠然的肩膀,说道:“知道师父没有为了那样的宗门死战我就放心了。”

    “诶?”这回到是轮到冷悠然不解的。

    “师父早就对宗门里的一些事情失望透顶,当年我被驱逐的时候,他老人家就跟我说过,如若有朝一日,宗门出现了什么事情,让我无论如何躲得远远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