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不同的际遇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看着聂远面容之上那一闪而逝的怀念,冷悠然眨了眨眼,她又何长不思念下界的亲人呢?

    “那个聂远前辈,你……”冷悠然看着聂远有些犹豫,毕竟他这身伤透着古怪,想要问些什么,又怕触碰道自己不该触碰的东西。

    “想知道我怎么会出现在这仙界?还是想知道我为何落得这般田地?”聂远的面上到是再也看不出什么,又恢复了他素日里的面瘫形象。

    “如果前辈愿意说的话,我还是想知道的。”冷悠然沉默了一会儿,才望着聂远说道。

    “告诉你也无妨,有些事情,你知道了对你也算是个警示。你也无需再唤我什么前辈,到了这仙界,你我现在这样的修为,反而是你要强过我了。”聂远点了点头,转身,在冷悠然身旁的石阶上坐了下来。

    冷悠然见状,也坐在了聂远身侧,便听着聂远那透着些许冷清的声音讲述了起来。

    原来当年花珏自爆的时候,聂远是被那爆炸轰击进了一道被撕扯开的空间裂缝之中,等他再度醒来的时候,却是出现在了一个全然陌生的大陆上,是一位隐居山林的老前辈救了他。

    带着一身严重的内外伤和被虚空挤压出来的伤势,聂远也着实是休养了十几年才彻底的好了起来,在聂远的描述中,似乎是因为发现了他并不属于那个大陆,那老前辈才会出手相助的。

    在聂远的伤势好了没多久之后,他便被那老前辈赶了出来,等过了几十年后,再次回去拜访那位老前辈的聂远才发现,那老者早就在他被赶下山不久之后飞升了。

    之后的聂远便独自一人在那个陌生的大陆上生活了几百年,才触摸到了进阶飞升的契机,也就是在冷悠然飞升前的几年,他才飞升到了这仙界,同样出现在苍天域临仙城中的聂远,却因为那老者有了另外的一番际遇。

    因为是剑仙,聂远最初还是被临仙城的城主府狠狠重视了一把的,只是因为他性格多少有些孤僻,对于某些人欺压新进飞升者的做法又实在是看不上眼,即便不主动出手去管那些闲事,可却也不愿意与那些人同流合污,最终和城主府的某个管事闹出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而被几个管事联手打了一身伤,给驱逐了出来。

    也是在被驱逐出城主府之后不久,聂远再度遇上了那位老前辈。

    因为仙界与下界时间流速的不同,那位老前辈到是一下子与聂远站在了同一起点上,虽然早他几年到了这仙界,可却因为资质的原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不如聂远混的好。

    到是聂远有意无意的时长因为当年的那份救命之恩会在生活上,接济一番那人,可俗话说的好,升米恩斗米仇,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那人最初对聂远的感激,渐渐的被心间的不平所取代了。

    聂远本就不是个能说会道的人,这种不平,就在聂远默默的一次又一次帮扶之下,渐渐发酵成了一场祸事。

    “之前在我躲避追杀的时候就时长在想,是不是我这人天生就是这个命,当年为了宗门如此,现在为了那人竟然还是落得如此。”聂远有些怅然的说道。

    冷悠然抿了抿唇,看着聂远有些叹息,却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说什么。

    若是刚穿来那会儿,冷悠然估计会给聂远灌点儿心灵鸡汤什么的,可在这上下两界,同样挣扎了上千年的她,却怎么也说不出那扯淡一般的片儿汤话。

    究其根本,虽然因为聂远的性格使然,可能会给人造成一些误解,但实际上,却还是那修士本身心里阴暗,这要怪谁呢?像他们这种活了几千年的人,谁的心里没有处阴暗的角落呢?

    只不过不同的是,有些人会偶尔把这些阴暗拿出来见见光,祸害一番旁人,而有的人,则是等着那阴暗的角落日益扩张,彻底腐坏,连自己都深陷进去,大多数人,却是每日里,与自己的那点儿小阴暗抗争着。

    说到底,不过是挣扎求存罢了,只是每个人应对的方法存在着差异而已。

    “当初在那险地偶遇那位剑仙前辈,并在那人的引荐下,得了那位前辈赏识的时候,我还是很高兴的,只是却不曾想,原来这本就是他算计好的,那位剑仙更不似他表现出来的那般,他真正看上的却是我修炼出来的这一身剑气。”

    “所以是那剑仙就夺了你的剑气?”冷悠然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聂远,之前听木灵所说,她还以为是遇上会吸星大法的了,此时才明白,原来是因为聂远修炼出了剑气。

    她飞升之后,虽然没有聂远经历的多,但被龙魂宫收留的一个好处却是,站的高度不同,反而有些挣扎于底层时候,显得模糊的东西,她却分辨的更清楚,虽然聂远只是简单的描述了一下那名掠夺了他剑气的剑仙,但冷悠然却从聂远那不多的几个描述词中发现,那人似乎出身并不简单。

    虽然无论是这仙界,还是在下界的时候,单纯的出身都不能论定一个人的品质,可问题就在于,聂远的剑意。

    他修炼的是杀之剑意,这种剑意之冷僻,可以说,千万修士中都不见得能出现一个,而且修炼这种剑意的风险极大,因为那藏于剑意中的血腥杀伐之气,很容易把一个人拖入万劫不复的地步,也是因此,不管是这仙界相关的书册,还是冷悠然在下界之时,因为对于聂远剑意的好奇了解到的事情,都注定了,这杀之剑意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好沾的,那修士既是出身大族,又怎么会连这点眼界都没有呢?

    至于聂远为何至今还好好的,多年前冷悠然,在与自家外公谈论起来的时候,欧海恒到是说过,聂远其人心思单纯,一心全扑在了修炼之上,虽然杀之剑意霸道血腥,恐怕也只有聂远这种心思单纯的人修炼才不会出现大问题了。

    “是,他夺了我的剑气,可我的剑气本就根据剑意而成,霸道异常,那人剥离吞噬了我的剑气之后,整个人的状态就有些不对,当时我只顾活命,到是也没太在意,在那之后,不久,我便被人无休止的开始追杀了,现在想来,只怕那剑仙是出了事情吧!”聂远叹了口气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