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叙话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只是普通的灵果啊!”天乙道尊一边面露嫌弃的说着,一边又捏了一颗丢进嘴里。

    冷悠然看着面前这个为老不尊的货,嘴角狠狠的抽了抽,想也不想,抬手对着天乙道尊那准备再次伸进玉盒内的手就是一拍。

    “啪!”一声脆响传来,冷悠然和天乙道尊同时愣住。

    冷悠然是有些懊恼的,飞升前那些年她经常出入宗门禁地,与里面的那些老家伙都是熟识了的,所以这天长日久的,便少了一些宗门中普通子弟对他们的畏惧,慢慢的到是经常会有一些比较亲近的举动,就比如何古,就经常会被冷悠然这么拍开。

    只是这里毕竟不同,看着明显同自己一样怔愣在那的天乙道尊,冷悠然抿了抿唇,望向了别处。

    天乙道尊是完全没想到,冷悠然会有这么一番举动,说起来,他到并不觉得被冒犯了,反而是觉得有些遥远的亲切。

    毕竟他也是从一个小小仙人修炼到今时今日的,曾几何时,他在这龙魂宫中,也是有一些志同道合的师兄弟的,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人有的因为时运不济而陨落,有的因为种种原因变的面目全非,这种毫无顾忌的接触已经距离现在成就了道尊之名的他,愈发遥远了。

    看着那一盒的果脯,天乙道尊砸了砸嘴,再次出手的时候,那玉盒便被他直接揽到了近前。

    虽然冷悠然刚刚那一番举动,自己都多少觉得有点儿尴尬,可看到对方如此这般毫无形象的做法,还是忍不住瞪了眼,嘲讽道:“道尊不是看不上我们这下界的灵果么?”

    “谁说的?我只是觉得如果是用仙果来做味道可能会更好,小丫头,还有什么好东西没有?”天乙道尊涎着脸,问道。

    “您在下界可是酒楼遍布,这种小玩意儿还用的着问我要?”冷悠然傲娇的扭过头去,愤愤道。

    “你这……”天乙道尊抬手有些无奈的指着冷悠然点了点,随即又似有不舍的收回了手,再次捏了一枚果脯丢进嘴里,才咀嚼着开口说道,“我知道你对当年之事怨念颇深,可是丫头,人的命有时候在出生的时候便注定了,你想过没有,如果当年在下界的那事,如果没有我也还会有别人,我已经尽量的把损伤减到最小了,只是这些损伤中刚好有你在意的人罢了。”

    冷悠然的眼眸之中在天乙道尊的话落之后,还是多少有些许波动的,时隔千年之久,当年的那些事情,她也不是没有细想过,如若没有花珏的自爆,以当时那预知之书诡异的,能控制修士的能力,她也想象不出最终的结果会是如何,也可能真的如同初见柳青时,柳青说的那般,最终整个风云大陆都将会毁于一旦。

    可人就是这样,有些事情不是你能明白大义便能原谅的,大义和个人的情感始终还是有所区别的,冷悠然始终在意的都是,当年万俟静初望向她时,最后袒露的那一抹笑颜,或许当时在她看来那笑颜之中只有安抚,可随着时间日久,对那人思念的加重,那笑颜反复的出现在脑海之中,她却渐渐的发现,那抹笑颜中的复杂,那种对于未来的迷茫。

    迷茫,这种情绪很多人都会有,可万俟静初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绪,或者说,是在冷悠然认识他之后,从来都不曾见过,那个事事了然于心的男子,出现过那般的情绪。

    “这些事情,过了这么久,其实我也不是想不明白,可能明白,却不代表我对你没有恨。”冷悠然有些低沉的,毫不避讳的坦言道。

    其实她也不知道这般当着一个大罗金仙谈及恨他二字,会给自己招来怎样的后果,只是,从飞升以来经历了太多意外的她,此时有些破罐子破摔了,明知道对方对自己有所图,明知道对方从来不曾放过自己,为何还要躲躲藏藏呢?

    天乙道尊看着面前这个面容木然,带着些许悲戚的说着恨的女子,眼眸微垂,从他走上问卜一途,时长都是面对修士仙人们那渴求的期盼的目光,冷悠然是他生平少有的,从来不在他面前提及未来吉凶的存在,就算他把自己卜算的结果摆在她面前,这个女子似乎都从来不曾在意过。

    就好像那只麒麟一般,他明明已经警告过她,可她却依旧把那麒麟收归到了身侧。

    “我所做的,从来不寄望于旁人能够明了,如果这恨能成为你的另外一种动力,我到是并不在意,不过,那麒麟……”天乙道尊难得认认真真的与人这般叙话,望着冷悠然的目光更是有些殷切的担忧,隐藏在内。

    冷悠然闻言,有些诧异的望了天乙道尊一眼,随即,有些自嘲的勾了勾唇角,是啊,自己算什么,不过只是一个小小地仙罢了,凭什么自己这种随时都能被对方捏死的存在,对人家产生了恨意,人家就要在乎呢?

    “道尊算了那么多挂,算进了那位万钧尊上,算计了万俟静初,还有花……桃木之,甚至是我这个什么都不是的小人物,那你可算出了那麒麟的来处?”冷悠然抬起一只手托着腮,带着几分恶意的问道。

    天乙道尊闻言微愣,在他这些年的记忆中,真是从来没有出现过冷悠然这样的,似乎完全不惧于他的身份地位一般,这般作为,如果放在任何一位大罗金仙面前,都是在作死吧?

    天乙道尊这么想着,却依旧答道:“算过,他是始神的子嗣。”

    “那,那始神如今身在何方,又是何等模样,道尊可算的出?”冷悠然挑了挑眉,有些意味不明的接着问道。

    天乙道尊有些卡壳,蹙了蹙眉,抬手快速的掐动了起来,只是不过几吸,便面色发青的喷出了一口鲜血,这卦他已经算过很多次,可每一次都是这般。

    看着对面男子被鲜血染红的唇,冷悠然虽然诧异,却不得不承认,她的心底在此时此刻还是多多少少生出了些许快意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天乙道尊调息了一会儿,忽然看向冷悠然,你那双灰眸之中甚至带着些许他自己都不曾明了的暗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