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您这是何苦呢?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墨箓符尊周身那大罗金仙的气势,也随着他的突然靠近笼罩在了冷悠然的周身。

    原来在下界的时候,她对天乙道尊周身的那种气势并无感觉,此时,却是不同。

    这墨箓符尊大罗金仙的气势一近前,冷悠然却好似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周身上下流转的仙气瞬间便是一阻,虽然此时的她面色依旧难看的厉害,可本来萦绕在她周身的爆裂气息却是不见了。

    感觉到粘在自己手上的那石头还在吸收着自己的血液,冷悠然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面色好看一些,微微挣了挣,却没能脱开墨箓符尊按在双肩的手掌。

    “那个前辈,您是不是先放开我,这东西还在吸血……”冷悠然开口说道。

    “这点血不算什么,等它吸饱了自会脱开的。”墨箓道尊满眼喜色的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冷悠然,毫不在意的说道。

    这话说的让冷悠然整个人都不好了,可碍于修为的巨大差异,她又实在不敢真跟这老头儿动手,也只能安慰自己,一点血罢了,反正死不了。

    “咳咳!”天乙道尊看着失态的老友,轻咳了两声,示意让他注意些影响,却不成想,墨箓却是瞬间回过头去,瞪向了天乙。

    “好你个天乙,你早就知道这小家伙是这般的情况是不是?你连我都不说实话,你还好意思咳?”墨箓符尊放开了冷悠然,指着天乙道尊说道。

    “墨箓,你讲不讲理?我可是到了你家就去寻你了!是你家那小兔崽子要把这丫头赶走,关我屁事?”天乙道尊直接一梗脖子,不忿的说道。

    看着面前画风突变的二人,除了冷悠然之外,符青铭和芙灵仙子二人均是一脸的无奈,当然被称作小兔崽子的符青铭那脸色还要复杂许多。

    冷悠然却懒得在理会这些自说自话的老家伙,转身便想离开,她是刚刚来到这里,修为也不高,可她却不想让这些人就这么摆布。

    虽然想要寻找万俟静初还需要天乙那老神棍,可她也看出来了,她现在的修为低微的实在可怜,就连与这些人正常的对话都做不到,如何去寻万俟静初?

    她可没忘记,还有一个万钧的存在,虽然心间的思念早已胀满的发疼,可如今的她却必须按捺下来,只有不再弱小了,才能再说其他。

    墨箓与天乙的争执已经从冷悠然延伸到了旧账上,可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冷悠然身上的芙灵却是发现了冷悠然的企图离开的动作。

    “老祖,道尊,你们别吵了!”芙灵跺了跺脚,话落却是一个闪身来到了冷悠然的面前,阻住了她的去路。

    “孩子,你身上的伤势还是检查一下吧!”芙灵满眼关切的望着冷悠然。

    “芙灵仙子,这里并不是我该来的地方……”即便面对墨箓符尊,冷悠然觉得她都可以毫不犹豫的拒绝对方,可面对这样的芙灵,她的语气却怎么都硬不起来。

    “我知道,是我不好,可身体是自己的,你就让我去寻了炼丹师帮你看看吧!这样我也能安心一些。”此时的芙灵,竟然是显得有些卑微的,带着一丝祈求说道,让冷悠然看着心下十分不是滋味儿。

    “她受伤了?”本来正与天乙针锋相对的墨箓符尊瞬间出现在了冷悠然和芙灵身边,有些不解的扫视着冷悠然,这会儿到是高人形象一扫而空,“不像啊!到底怎么回事,芙灵丫头,你跟老祖说,别理会你爹,我看他是家主做久了,看谁都像下等人!”

    趟着中枪却并不冤枉的符青铭面色有一瞬间的暗沉,不过很快就被他调整了过来,此时望向冷悠然他们那三人的方向,眸色复杂中,却又夹杂着些许的无奈。

    “被雷劈了而已。”天乙道尊慢慢的走近,闲闲的说道。

    墨箓符尊闻言到是松了一口气,刚刚从自冷悠然身上流泻出来的雷电上他便感觉到了一丝雷源的气息,这也是他这般欢喜到失态的原因。

    “你想离开符家?”这会儿墨箓符尊才发现,冷悠然已经重新站在了院落的门口,而芙灵却是挡着门。

    “前辈,我就是一个下界刚刚飞升的小仙,这符家想来在仙界地位超然,这里真的不适合我。”冷悠然望向墨箓符尊,不卑不亢的说道,话落,她自己也松了口气,果然,不管是面对的谁,都比面对芙灵仙子要轻松一些。

    “什么不适合?是因为那小子刚刚说的话是不是?好孩子,你别搭理他,以后就跟着老祖,我看他能耐你何!走,咱们去老祖的山上说话。”墨箓符尊气哼哼的又瞪了符青铭一眼,便直接带着来不及反应的冷悠然消失在了原地。

    天乙见状挑了挑眉,二话不说便也追了上去。

    芙灵仙子的院落之中再次剩下了父女二人,看着满面紧张期盼的女儿,符青铭叹了口气。

    虽然那叫冷悠然的丫头,确实是被他符家的血脉石认可,并且血脉还很纯正,可平心而论符青铭却依旧对那个飞升而来的曾外孙女喜欢不起来。

    真要说起来,其实在这仙界,下界飞升而来的修士并不会被他们这些本土修士如何低看,可他就是止不住的想要去贬低那个女子,只因她的血管中还流着那个夺去了自己宝贝女儿全部心神的蝼蚁的血!

    或者说符青铭更厌恶的是他自己,当年好好的女儿,为何他却要顾忌着长老们的劝谏,送她下界呢?

    如果他当年再坚持一下,是不是就没有后来的那么多事情发生了呢?

    冷悠然被墨箓符尊直接带到了另外一座浮峰之上。

    “小家伙,你叫冷悠然是吧?你看看你喜欢住在哪里?跟老祖说。”墨箓拉着冷悠然的胳膊,站在浮峰的山顶之上,颇有气势的指着下方的那片葱郁说道。

    “前辈,您这是何苦呢?”冷悠然抬手揉了揉隐隐发疼的眉心,此时她心中的火气早就因为憋的太久而不知所踪了,满面无奈的看着墨箓符尊,“您明知道这符家的家主不待见我,把我留下这不是给我找罪受么?”

    “他那是不待见你么?他那是跟他自己较劲!”老头儿有些吹胡子瞪眼的说道。

    “可这也没什么区别啊!要不您就放了我吧?”冷悠然满目希翼的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