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三年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自从醒来之后,几乎每个人看向冷悠然的目光都是忧虑的,到是木月白这好似平常的语气,让她多多少少自在了一些。

    “我会的,我还想尽快好起来呢!”冷悠然扯了扯嘴角,却仍旧没有什么笑容的说道。

    欧海恒和冷寒师兄弟四人走入悠然居,见到的就是这样的一番景象。

    “外公,爹,师伯……”冷悠然礼貌叫人。

    “好好,悠然啊……”欧海恒走上前来,挤开了同样迈开步子的冷寒,一把抱住了冷悠然。

    “外公,别担心了,我会好起来的。”冷悠然抬手拍了拍欧海恒的背脊,安慰道。

    看着依旧不见笑意的小外孙女,欧海恒退了几步,却也没勉强她,失去爱人的疼,他也体会过,这种心疼是不会消失的,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埋越深,只要自家小外孙女慢慢的好起来,哪怕她怨怪自己都好。

    “你看看你们一个个这是什么样子?悠然丫头没事都要被你们搞出事情了,走走走,把小木灵叫出来,咱们看晴儿丫头去。”木月白看着周围这气氛,摇了摇头,直接走上前去把欧海恒挤开,说道。

    帮欧晴儿解毒并不算是太过顺利,要不是有木月白高超的医术和丹药,以及木灵的配合,欧晴儿几次都险些挺不过来。

    三日后,看着终于面色恢复如常人,被放平在床榻上的欧晴儿,木月白才抬手擦了擦额头上那并不存在的汗水。

    “幸不辱命啊!只是宗主,晴儿丫头这之后,还需要长时间的细心养护,我自会让寇沐阳来照顾,等她身体好一些了,才能恢复四肢,另外她的魂魄确实是被损伤的极为严重,一时半刻的只怕难以醒来,我还得回去再想一想办法。”

    话落木月白就准备离开,却被冷悠然叫住。

    “木爷爷。”冷悠然取出几颗菩提子,和一个储物袋,只是当她看到那菩提子的时候,瞬间有些晃神。

    “丫头?”木月白看着冷悠然拿出的东西,却握在手中呆呆的,不由得的出声唤道。

    “这菩提子,还请木爷爷帮忙炼化一番,还有这个是尸丹,是我在北州……尸丹能够帮修士养护魂魄。以娘亲现在的身体情况,这些要如何用,还要麻烦木爷爷。”冷悠然定了定神说道。

    木月白见到那几颗有指甲盖大的菩提子,眼眸就是一亮,习惯性的开口说道:“这么好的东西,可还有?”

    冷悠然却没有如同平日里那般防备木月白,而是直接又取出了一把同样大小的菩提子交到了木月白的手上。

    木月白被塞了一捧菩提子,动作微顿,心下一叹的同时,却也欢喜的收下了。

    之后的日子里,冷悠然依旧闭门养伤,宗门中也是忙碌异常,北州之事的影响还在发酵中,宗门却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处理,之前天玄教的袭扰,宗门内的内患虽然解决,可外面遍布大陆各地的聚贤茶楼,却还要整顿,那些在宗门危机时候倒戈的势力也还需要处理。

    时间就这么一日日的过着,冷悠然也尽量让自己在大家有意无意的安抚之下振作起来,伤好之后,她便主动跟着自家哥哥投入到了宗门的大事小情之中,并且主动领取了带着门下弟子去铲除那些背叛宗门势力的任务。

    这一番辗转便是两年,在这两年之中冷悠然带着人,荡平了一个又一个的家族势力,其强硬的手段,和血腥异常的行事作风,也流传了开来。

    这两年中不但大陆上的一些势力,就连宗门中的一些新进弟子,再提起冷悠然的时候,也会生出些许的惧怕。

    “这次你打算在宗门里呆多久。”看着一身杀伐之气越发浓重的自家妹妹,冷悠梵问道。

    “不会太久,该清除的家族势力都差不多了,我回来看看,跟外公说一声,便打算出去转转了。”早已舍弃了裙装,身着白色劲装的冷悠然,坐在院中的花树下,捧着一瓶灵酒喝了一口说道。

    看着那浑身透着冷峻气息的妹妹,冷悠梵自她身边坐下,拿起被放在一旁的灵酒,喝了一口,却被那炽烈的酒气差点呛到,蹙了蹙眉,放下酒瓶问道:“你是打算去北州?”

    “是啊!哥,快三年了,你总算把北州这两个字说出来了。”冷悠然又喝了一口瓶中的灵酒,看着冷悠梵说道。

    “冷悠然,你够了,你到底要折磨自己到什么时候?”冷悠梵忽然有些烦躁,他记忆中的妹妹应该是那个坚强狡黠灵动的丫头,而不是这个满身血腥气,靠着酒液整日里麻痹自己的女人。

    “哥,你吼什么?”冷悠然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耳朵,望了一眼从屋子里冲出来的鹤轩。

    “师傅,师伯?”鹤轩有些担忧的看着二人。

    “回去吧!我跟你师伯聊聊天。”冷悠然对鹤轩挥了挥手,因为不放心自己,这孩子这两年来一直跟着她到处奔波,连自己的修炼都耽误了。

    看到鹤轩有些不放心的关上了房门,冷悠然才叹了口气,看向冷悠梵,“哥,你坐下来,咱们好好聊一聊好不好?”

    “你说。”冷悠梵定定的看了冷悠然一会儿,才再次坐了下来。

    “这次去南州那边,唐鑫业从他家得了一个消息,据说魔衍还活着……”冷悠然用手抚了抚掌心的酒瓶开口说道。

    冷悠梵有些不敢置信看着冷悠然,目光中也有惊诧一闪而过,花珏的那场自爆,冷悠然当时昏迷不清楚,可他却是见识了的,即便是远在中州,那耀起的光芒依旧清晰的好似尽在眼前一般。

    “所以,你想去寻祖师和金麒?”冷悠梵问道。

    “是……既然魔衍能活下来,他们又为什么不能活下来?”冷悠然沉寂了三年的眼眸之中终于绽放出了些许破碎的光芒。

    冷悠梵想说,那可能是因为魔衍离得远,逃开了,可看着自家妹妹那终于闪烁出了光芒的眼瞳,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冷悠然忽然仰头把手中的酒液全部灌如了口中,歪靠在冷悠梵的肩头,一边咳,一边如同梦呓一般苦涩的说道:“咳咳,哥,是我拖的太久了,我害怕回去北州,害怕想起那如同梦魇一般的记忆,才一直没有去寻他们,你说他们会不会怪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