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如果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跑……跑……跑……”金麒这歇斯底里的咆哮声瞬间扩散开来。

    冷悠然浑身瘫软在金麒的背脊之上,却回头直直的望着万俟静初的方向,这一瞬间,周围的所有景物倒退的速度似乎慢了下来,她甚至还能看到万俟静初抬头望了望天空之后,又望着自己露出了一抹虚弱至极的微笑。

    “不……金麒,不要……”她想要大声的呼喊,可奈何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用不上,明明用尽了全身力气的呼喊,却被耳边呼呼的风声隐没,泪,奔涌而出,划过冷悠然那被鲜血覆盖的面容,留下两行苍白的痕迹。

    “金麒……金麒……回去,求你,回去……”冷悠然虚弱带着绝望的低喃不停回响在耳边,金麒却只是在那一声带着警示的嘶吼之后闭紧了嘴巴,不要命了似的发足狂奔,这一刻的他能感觉到冷悠然那来自心底的剧痛,可他却不能停下。

    眨眼间,金麒便带着冷悠然来到了飘渺宗营地的上空,看到欧海恒和元明的时候,他把冷悠然交给了欧海恒和元明,“快走!”

    冷悠然被欧海恒揽在怀中,便见金麒头也不回的再次向着白城的中心,他们刚刚逃离的方向冲了回去。

    “金麒……”你要去哪?冷悠然那细弱蚊蝇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去帮主人把那人带回来……”金麒冷硬的声音传来,可他的身影却早已化作了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冷悠然的面前,随之而来的,便是二人契约联系的彻底中断。

    “不……不不……”金麒强行斩断了契约,冷悠然的嘴角溢出了一缕鲜血,她摇着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忽然挣开了欧海恒的手臂,踉跄着勉强落于半空,伸出手去想要阻止些什么。

    却在这时,后劲忽然传来的剧痛,让她早就疲惫透支的身体,彻底失去了意识。

    欧海恒揽住了被自己打晕的冷悠然,把他交到了刚刚和鹤轩赶回来的冷悠梵手中,而后与元明相视了一眼,带着几分沙哑的朗声开口,说道:“所有弟子回去随身洞府,归宗!”

    随着欧海恒的话落,包括他在内,元明,苍魄,还有另外两名飘渺宗的长老纷纷跃身于自己的洞府之上,把一个个承载着飘渺宗弟子的洞府全部收归手中,而后纷纷取出瞬移卷轴震碎,一个一个的消失在了这片茫茫的血雾之中。

    就在飘渺宗的一行人消失之后不久,白城的天空之上忽然炸起了一枚耀眼的光球,随着光球极具的扩大,周围的血雾渐渐被吞噬,整个风云大陆为这响彻天地的巨响所颤动着。

    ……

    悠然居内,冷悠然面色苍白双目无神的望着帐顶,她的脸侧,趴伏着一只小巧的仓鼠,只是,这仓鼠周身的那金灿灿的毛发却斑斑驳驳的,疾风带着冷悠梵走进来,看着自家主人的样子,深吸了一口气,再次退了出去,坐于门口的廊檐之下,满目忧愁的望着天空。

    “悠然,外公很担心你……”冷悠梵在床边坐下,自家妹妹已经醒来三天了,除了刚醒来的那一日大哭了一场之外,之后的这两天,让吃药就吃药,让她躺着休息,也会很乖巧的听话,可是往日里挂在她面上的笑容却彻底不见了,眸光中也再没有了平日里的灵动,仿佛一个行将就木的老者般死寂。

    “我知道。”冷悠然看着自家哥哥,终是叹了一口气。

    这两天她也想了很多,也想快些振作起来,可是每每当她闭上眼睛,出现在眼前的就是万俟静初那留给她最后的微笑,夜深的时候,耳边回荡着的都是金麒离开时候的话语,这些画面和话语就好像是梦魇一般的缠绕着她,让她寝食不安。

    她时长在想,如果没有自己,是不是万俟静初还是那个没事就在山洞里盘腿一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老祖,是不是金麒还是那个生活在岛屿之上狮王。

    自从醒来的每分每秒,冷悠然都在自责着,都在无声的质问着,为什么要让她来到这个地方,这一切又都是为了什么?

    可是回答她的却只有一片死寂……

    “哥,你回去吧!帮我跟外公说我会尽快好起来的,叫他别担心……”望着冷悠梵满是担忧的目光,冷悠然艰难的翻了个身,面朝里侧任由两行清泪没入枕头里,开口说道。

    冷悠梵看着自家妹妹这样,心疼极了,可却也明白有些事情并不是靠别人劝说便可以的解决的,终究需要她自己想清楚,“过两天木峰主便要给娘亲解毒了,他老人家让我来问问你,要不要去看看。”

    他话落之后,房间内再次陷入了静默之中,久到他都要以为自家妹妹是不是不会回答了的时候,冷悠然的声音才再次响了起来。

    “好,我知道了……”

    冷悠梵的唇瓣动了动,可却半饷没有再发出声音,满目担忧的站起身来,一步三回头的走出了冷悠然的房间,看着坐在廊檐下同样满目忧愁的疾风,顿了顿脚步,“好好照顾她。”

    “自然。”疾风应道。

    两日时间眨眼而过,冷悠然的状态依旧没有多少改善,整个悠然居都靠着疾风照顾着,就连那藕人分身,这些日子来都是蔫蔫的只是机械的照顾着欧晴儿,机械的进进出出。

    “丫头,你虽然这次经脉受损严重,可老这么窝在屋子里也不是个事情,把你那小木灵叫出来,跟着爷爷去给你娘亲解毒。”木月白洪亮的声音自院落中传来。

    冷悠然被疾风搀扶着坐起身,听着外面木月白不停的絮絮叨叨,终是走出了房门。

    看到脸色苍白的冷悠然走出来,木月白的面容上也挂起了一抹暖笑,“不错不错,能起身了。”

    “木爷爷。”冷悠然虽然每迈出一步,全身的经脉都会被拉扯的疼痛难忍,可她却好似不觉得疼一般,直接推开了疾风,向着木月白走了过去。

    木月白见状,眸光微闪,冷悠然的伤势如何,没有比他这个亲自上手救治的人更清楚的了,看着此时虽然缓慢,却大步向着自己走来的女子,心下也划过了一丝忧虑,却依旧笑呵呵的,“虽然是我叫你出来的,可你也得注意些,不要把我辛苦炼制的丹药给浪费了。”

    自从醒来之后,每个人看向自己的目光都是忧虑的,到是木月白这好似平常的语气,给冷悠然带来了继续安慰。

    “我会的,我还想尽快好起来呢!”冷悠然扯了扯嘴角,却仍旧没有什么笑容的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