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鹤轩,归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然回到欧海恒的随身洞府之中,发现自家外公还没有回来,整个洞府中都冷冷清清的,她转了一圈儿,便又走了出来,却在门前看到了一个带着几分陌生的熟悉身影,正在与一名宗门弟子交谈着。

    “鹤轩?”看着那挺拔如松,身背巨剑的青年男子,冷悠然试探着唤了一声。

    鹤轩闻声迅速的转过头来,看到冷悠然的瞬间便露出了一抹灿烂至极的惊喜笑容,向前走了没几步,便噗通一下,跪在了雪地中,膝行至冷悠然面前,昂着头,一双眼眸灿若星子,“师傅!徒儿好想你!”

    这份惊喜一时间来的太过突然,冷悠然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迅速伸手把鹤轩从雪地上拉了起来,上上下下的把他打量了一遍,当看到他额头之上呈现出的那一柄金色小剑的时候,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这些年你都去哪里了?过的好不好?长大了,壮实多了,也黑了好多……”冷悠然就如同一个儿子离家多年的母亲一般,絮絮叨叨的说着。

    鹤轩就一直笑呵呵的应承着,捡一些历练之中的趣事说给冷悠然听,虽然知道这鹤轩挑着说给自己的这些事情十有八九是报喜不报忧,可修炼一事本就没有坦途可寻,看着如今比自己高出了一头还多的鹤轩,再感觉到他如今这一身凌厉的气势,师徒重逢的欣喜,终于冲散了冷悠然多日来的忧虑。

    “悠然,你怎么站在门口?”欧海恒带着几个明显面色不佳的长老远远走来,看到冷悠然拉着一个有些眼生的男子站在门外一脸的欢喜激动,带着几分警惕的问道。

    “外公,您还认得出他是谁么?”冷悠然一把拉起鹤轩,又如同一个少女般的冲到了欧海恒的面前。

    冷悠然这种无缝衔接的角色转换,到是让鹤轩脸上的笑容更加扩大了几分。

    无论何时,果然他师傅永远是他师傅,时而好似娘亲一般的为他操心忧虑,时而又好似一个小小的少女,欢快跳脱,这种呆在自家师傅身边的轻松自在感,真是谁都不能取代的,要不是当年那位祖师,他怎么会离开师傅这么多年?

    这些年游走大陆,他虽然也明白那人之所以这般看不得自己跟随在师傅身边,是出于对师傅的喜欢,可无论如何,师傅就是他师傅,让那个老醋缸等着吧!他如今回来了,一定要让他好看!

    欧海恒看着鹤轩那灿烂的笑脸愣了一下,再看看自家欢快的小外孙女,一时间到真不确定面前这人是谁了。

    “鹤轩拜见师祖。”鹤轩大步上前,再次跪下给欧海恒磕了个头。

    “鹤轩?小鹤轩?”欧海恒的眼睛也瞪大了几分,拉起鹤轩,第一时间注意到了他额头之上那代表着剑意已成的金色小剑。

    “是,师祖。”鹤轩依旧笑呵呵的应承着。

    “好好好,好啊!当年那个青涩的小少年,终于长成了我飘渺宗的优秀男儿了。”欧海恒脸上也不可抑制的多了几分笑容,伸手直接拉着鹤轩便往洞府内行去。

    洞府的正厅内,众人依次坐好,鹤轩分别给一众长老见过了礼。

    那几名长老看着鹤轩额头上的那金色小剑,无不是露出了一脸的满意之色。

    关于冷悠然这个徒弟的事情他们有人听说过,有人没听说过,此时见到这个年轻男子居然是个剑意已成的剑修,到是都颇有几分意外之喜的架势。

    想到刚刚仙剑宗那几个剑修老家伙,在自己等人面前趾高气昂的样子,再看看面前这个优秀的宗门后辈,几人纷纷取出不少好东西,当做了见面礼赠与鹤轩,夸赞满意之情简直溢于言表。

    看着这些长老明显有些过分热情的举动,冷悠然不由得望向了自家外公,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吧?要不怎么这一个个平日里眼高于顶的长老们,居然会对鹤轩这么一个小弟子这般的热情?就算他是欧海恒的增徒孙,冷悠然自觉也不至于如此。

    “好了,鹤轩刚到此地,只怕一路上也不轻松,悠然啊,既是你的徒弟,就先安排在我这洞府住下,我还与长老们有事相商,晚些在与你们师徒两个叙话。”欧海恒看着冷悠然说道。

    “是,外公。”冷悠然应承道。

    鹤轩也给众人再次行了一礼,随着冷悠然去安置了。

    穿过门廊,步入后院,鹤轩左右看了看,才低声道:“师傅,长老们这是怎么了?他们是不是对我太热情了一些?”

    “晚些时候,随我去见外公,一切便都清楚了。”冷悠然边说边带着鹤轩来到了自己下榻的院落,让他暂居偏房。

    等鹤轩看过住处之后,冷悠然才望向鹤轩问道:“早前我听说你与聂远前辈在一起,他人呢?”

    “聂前辈也来了,不过把我送到营地外,他便独自进山了,说是他不适合出现在众人面前。”想到聂远离开时那有些萧瑟的背影,鹤轩忍不住接着说道,“师傅,聂前辈他,这些年对弟子照顾颇多,他……”

    “当年之事,虽然与魔修有关,但与仙剑宗的内部也不无关系,我知你是个重情义的,聂前辈想必这些年也与你有教导点播之义,但你需切记在仙剑宗的修士面前有所表现。他离开了仙剑宗在外游走,虽然苦了一些,却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鹤轩,你虽然幼年也在宗门经历了一些事情,但这些年一直漂泊在外,你要明白,宗门中的事情永远不是简单的是与非,有些事情看得明,听的懂,留于心间便好,此番这白城之事,你且多看多听。

    还有今日那些长老,你尽量礼貌待他们,如若他们想要带你去见仙剑宗的人,一定不要应承,找借口推脱了就是,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想来外公会叮嘱他们的。”

    “是,师傅,徒儿谨记。”鹤轩恭敬的应下。

    “来看看,这是为师之前在海外时候的一些收获,你看看有什么可用的,便都拿去喂了你这把剑吧!”冷悠然说着,取出了一个储物戒指丢给了鹤轩,之前的严肃眨眼消失,歪靠在软塌上,边啃灵果边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