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你这是何苦?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外门的一处杂役弟子村落中,疾风巨大的身形落下,瞬间引来了无数的惊呼。

    冷悠然拉着宁天,跃下疾风的背脊,急匆匆的向着整个小村落中,最好的一处院落而去。

    小院的木门被敲响,一个面带几许风霜的中年女子把门打开,当看到站在门外的冷悠然时,泪水瞬间蔓上了眼眶。

    “冷师姐,你可来了。快随我进去。”孙娟拉住冷悠然的手,便急匆匆的把她往侧屋里带。

    房间虽然简陋,却也还算干净,此时一个面如枯槁的老年女子正躺在床铺上,听到动静,却并没有抬起头来,只是声音低沉的说道:“孙姐姐,你别为我奔走了……”

    “宁香!”

    “姐!”

    冷悠然和宁天走进来,看着那女子声音颤抖的同时唤出了声。

    宁香终于睁开了眼睛,可房内昏暗却根本看不清两人的面容,她想要支撑起身体,可只是简单的几个动作,却让她气喘的厉害。

    “姐……”宁天一个健步冲突到床前,蹲下身,抓住宁香的那已经满是褶皱和斑纹的手,好似怕惊吓了她一般,低声唤道。

    “小天?”宁香浑浊的眼珠微微转动,眯着眼睛望去。

    “是,姐,是我,我回来了,姐,你这怎么了啊?冷师姐,你快来看看我姐,你来看看她啊!”宁天的声音有些沙哑,也有些哽咽,一双刚毅的眼眸之中更是蓄满了泪水,面带哀求的望向冷悠然。

    冷悠然这才回过神来,眼睛里同样蓄满了泪水,快步上前,狠狠眨了几下眼睛,让自己的视线重新变的清晰,坐在床边,执起了宁香的另外一只手。

    虽然从进门的时候,她便发现,宁香身上的灵力波动不见了,可此执起她的手,冷悠然的眼睛还是不可抑制的瞪大,大颗大颗的泪滴不停的滚落了出来。

    她探手直接掀开了宁香盖在身上的破旧棉被,这才发现,在她的腹部丹田处,竟然裹着一处满是血迹的纱布,浓郁的血腥气也飘散了开来。

    “谁!”冷悠然咬着牙低吼道,同时宁天身上的威压也不可抑制的飘散了开来,站在旁边摸着泪水的孙娟,面色瞬间一白,顾不得其他,一个健步上前,勉强支撑起了一道结界把宁香护在其中。

    微弱的结界亮起,冷悠然也反应了过来,瞬间出手,接替孙娟,支撑起一道更强的结界,把宁香护持在了其中。

    这才唤来疾风,让他速去杏林峰,寻廖晓,看能不能求廖晓师傅出手来看看,其实能寻到木月白是最好的,可是木月白的身份毕竟不同,虽然会尽力的救治她外公和她爹娘,但对于宁香这样的存在,冷悠然的面子还到不了让木月白亲自去救治一个杂役的地步。

    她不是不想给宁香服用丹药,可是宁香现在的身体已经接近油尽灯枯的边缘,根本承受不起丹药那猛烈的药性,她这些年随着修为的增长,身边也没有了那些低等的药粉。

    “小天,你亲自跑一趟外门的炼丹房,去寻些你姐能用的药粉回来,不要最好的,只要她现在能用的上的,快去!”冷悠然对着双眼赤红,满面阴沉,僵硬的蹲在那里的宁天喝道。

    宁天这才动了动有些木楞看向冷悠然。

    “小天……”冷悠然这才发现,现在宁天的情绪实在不对,宁香的伤势又实在耽误不得了,她又唤出了金麒,把自己的腰牌丢给他,让他带着孙娟去找药。

    孙娟被金麒带走之后,宁天才有些木愣愣的一手抓着宁香,一手抓着冷悠然,“冷师姐,我姐她会没事的对不对?”

    冷悠然想说会没事,可宁香现在的情况……

    “小天,姐姐没事……”宁香满是皱纹的面孔费力的转向宁天,声若蚊蝇般的安慰道。

    “你留着力气,别说话了。”冷悠然有些哽咽的看着宁香。

    “还能见到你们,真好……”宁香苍老的面容上慢慢的扬起了一抹浅笑,让冷悠然看着心里越发的难受。

    院子里,传来了一阵响动,可推门走进来的却只有廖晓一人。

    “你师傅呢?”冷悠然着急的问道。

    “山上损失了好多灵植,师傅被师公和峰主叫去处理了,我就回来那天见到了他一面。”廖晓拍了拍冷悠然的肩膀,走上前去,执起宁香的手,又查看了一番她丹田处的伤势,同样眉头紧锁,心里也是极为不好受的,毕竟从他们进入内门,宁香就经常照顾着他们,从吃到穿,一年四季,不论冷悠然在与不在从不曾间断过。

    “宁香是这伤势拖延的太久了,悠然……”廖晓有些欲言又止的看着冷悠然。

    冷悠然看了一眼宁天,才看向了廖晓,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苦涩说道:“到底要如何做,你尽管说,咱们尽最大的努力便是。”

    “这外伤都容易处理,只是她的金丹被人挖出,没有了金丹,即便是伤愈,她也活不久了。”廖晓抿了抿唇,声音里也带着少许的哽咽。

    “要是有金丹呢?”冷悠然忽然目光灼灼的望向了廖晓问道。

    廖晓闻言就是一惊,“悠然,夺人金丹,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即便救活了宁香,你知道你我要面临什么么?生死有命,这是命数,逆天而为,你疯了不成?”

    “我去,无论如何都要救活我姐!”宁天忽然站起,不待冷悠然二人再说什么就要往外面冲,他在赌,赌冷悠然不会放任他们姐弟两个不管。

    “疾风拦住他!”冷悠然看着宁天蹙了蹙眉喝道。

    疾风看了自家主人一眼,走上前去,直接拦住了宁天的去路。

    “冷师姐,你让我去吧!”宁天见状,很是干脆的转过身来,噗通一声,跪在了冷悠然的面前,满面的悲戚和执拗,目光灼灼的望着冷悠然,这让廖晓看的直蹙眉。

    “你不用去,我这里有金丹。”冷悠然与宁天对视了片刻,取出两枚金丹,说道。

    看着冷悠然手心上出现的两枚金丹,廖晓神情微顿,宁天的眸子却更加的明亮,里面承载着慢慢的希翼和了然。

    “冷悠然!你真的想好了?你要知道,当时宗门那种情况,宁香会出事,并不是你的错,你这是何苦?”廖晓严肃的看向冷悠然。

    “想好了,只是晓晓,这次要牵连上你了!这两颗你看看哪个适合她,再多我也没有了,如果都不合适,那便真的是命了……”冷悠然闭了闭眼睛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