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你到底是谁?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然在看到那凝聚在大锤之上的真元时,目光却忽然一厉,只见那大锤之上此时正包裹着暗金色的真元,明晃晃的金属性气息,可真元却是这般颜色,也唯有得来不正的修为才会如此了。

    金麒在那真元出现的瞬间,眸中也划过了一抹厌恶之色,作为灵兽,还是灵兽之中血统高贵的特殊种族,自然能在那暗金色的真元之中分辨出更多的东西。

    在继元明之后,金麒也出手了,此时没有了思过崖下环境的掣肘,金麒的出手便裹挟了极为恐怖的气势,这气势一出,不但是冷悠然,就连元明的面色都变了变,更何况是对面那几个修士了。

    其实说起来,这还是冷悠然第一次见金麒这般毫无留手的展现自己的威势,就连应对僵尸的时候,金麒都不曾这般过,那几人到底有什么特别的?

    还不待她想明白,便见金麒直接喷出了一口炙热的火焰,瞬间将那几人包裹其中,眨眼间连飞灰都没有剩下,那四人便彻底的消失在了这天地之间。

    “金麒?”冷悠然走过去唤了一声。

    “刚刚使用双锤的那个修士是邪修,他的真元内包裹了太多的怨气。”不待冷悠然问,金麒便开口解释道,同时眼中还划过了一抹悲戚之色。

    冷悠然见状便也明白了,麒麟属仁兽主太平,想来是最见不得这般以活物为祭而修炼自身的旁门手段了。

    “师伯公,您……”冷悠然不知道如何去问元明之后的打算,刚刚在思过崖下的联手也是为了不让那些崖下的老怪物们出来捣乱罢了,此时面对元明她还是有些不自在的,毕竟当初出主意想要抹杀掉自己可正是元明。

    “冷寒你见过了?”元明看着冷悠然,心下虽然也同样有些不自在,可面上却并不显。

    “见到了,我也把他带出来了,我还得去我娘那边看看。”冷悠然说道。

    “去吧!我就在这里守着,那都不会去。”元明看了一眼金麒开口道。

    冷悠然有些诧异,更多的还是有些搞不懂元明到底在想什么。

    “之前那本书,谢谢了。”元明的面容上终于露出了一抹浅笑,抬了抬手,似乎是想要拍拍冷悠然的肩膀或是什么,但最终没有伸出手,盘坐在思过崖边,闭上了双目。

    冷悠然看着元明,忽然勾起了唇角,催促金麒向着秀景山而去。

    此时她的分身可是正跟李香儿对峙呢,她可没有忘记,李香儿身边还有一个看不出深浅的黑袍人,再不过去,如果等那黑袍人赶到,她的分身和疾风可就危险了。

    欧晴儿所在的院落内,卫敏抹去了嘴角的血迹,双目怨毒的紧盯着冷悠然的分身。

    这李香儿的身体本就修为不够,卫敏这些年更是因为夺舍而耽误了太多的时间,早些年的时候还为了卫武而把自己当了一阵子的炉鼎,这些年的进益虽有,可却远远没有恢复到她夺舍前的地步,此时竟然是被个不伦不类的分身伤了肺腑,如何让她不恨?

    心下随然恨不得活活撕了面前这个破分身,可同时卫敏也忌惮着一直没有动过手的疾风,一时间到是僵持在了院中,同时她也是在等待着那黑袍人的到来。

    当冷悠然和金麒赶到的时候,便是这种对峙的状态。

    “是你?”感觉到半空之中落下的那让自己心悸的恐怖气息,卫敏抬头望去,当看到冷悠然的时候,眼中除了恨意,还有不甘,怨毒,甚至贪婪,太多的负面情绪夹杂期间,让冷悠然望向她的时候不由得眉头直蹙。

    “你不是李香儿,你是谁?”冷悠然寒声开口的同时降落在地面之上。

    李香儿看她的目光也称不上好,可就算如此,李香儿的目光之中,却没有这个人的沧桑之感,或许一个人的际遇能够改变很多,但唯有这种时间沉淀出来的沧桑感不同,她也说不清到底不同在那里,只是那种感觉,一望之下便能分辨出来。

    “到了这飘渺宗这么久,所有人都觉得我是李香儿,怎么你就说我不是了呢?”卫敏活动了一下脖颈,看着冷悠然的目光依旧不善,偶尔还闪现出几许戏虐之色,接着由衷的说道:“这些年你成长可真是不错,真可惜了,当年要不是那狐狸忽然出现,你这身体就是我的了。”

    冷悠然闻言瞳孔狠狠的一缩,用能冻死人的声音问道:“你是那阴灵的主人?”

    “主人?呵呵呵……”卫敏的面上忽然闪现出几缕追思,几缕自嘲,更多的却好像冷悠然说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的好笑。

    冷悠然看向卫敏的目光却好像在看一个精分了的蛇精病人似的,这人的情绪变化的太多,太快,让她一时间完全适应不来,可又有太多的问题想问,明知道对方应该是在拖延时间,等待救援,还是开口问道:“你到底是谁?与玄天教是什么关系?你当年为何要杀徐师兄?”

    “我名卫敏,至于我到底是谁,你去问你宗门那些老不死的吧,想来还是有人会记得我的,不过徐师兄是什么东西?”卫敏提到自己名讳的时候,看向冷悠然的目光闪过了一抹刻骨的恨意,可提起徐松,那疑惑却并不曾作假。

    “当年飘渺城,我第一次见到阴灵时候,死去的那人!”冷悠然咬着牙问道,虽然这些年她很少再刻意的想起或者提起徐松,可那人或许是当年死的太惨,她的心底一直都有些放不下。

    “那人?”卫敏的目光之中终于露出了一抹了然之色,摇头失笑,“我想起来了,那人太倒霉,好奇心又重,撞到了不该撞倒的事情,唔,现在想来说是别人杀了他,倒不如说是他自己害死了自己,到是没想到,这都几百年过去了,还有人记得那么个蠢货。

    不过这告诉你也无妨,是霍江杀了他,嗯,现在或许叫霍江不合适了,你们可是都称呼那人为可信大师呢!哦,还有你爹,也是被他丢下思过崖的,你去找了没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