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夜探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然在魔衍的示意下走入传送阵,魔衍就按部就班的把一块块灵石嵌进去。

    就在最后一块灵石落下的瞬间,慧灵的身影忽然闪现在殿内,在冷悠然防备的注视下,在她消失前,把一挂佛珠丢入了冷悠然的怀里。

    冷悠然一脸诧异的抱着佛珠消失在了原地,魔衍看着慧灵,眸光中闪过几许探究,慧灵却并没有解释什么,而是直接再度消失。

    大殿内的人都走了,魔衍却没有离开,看着那传送阵出了会儿神,才转身走了出去,向着自己的书房而去。

    传送光带上,冷悠然看着那在自己离开的时候被慧灵丢入怀中的佛珠有些怔愣,这珠串还是那日她去寻慧灵讨要精血的时候,落下的,想不到,此时这珠串不但被慧灵归还,上面还被加持了功德之力,那熟悉的功德之力,不是慧灵的又是谁的?

    一抹复杂之色,在冷悠然的眸中划过。

    这一次传送的时间并不长,半个时辰后,冷悠然就踏出了虚空,看着周围那点缀在一片蔚蓝上的点点苍翠之色,冷悠然转过身,深深的回望了一眼万魔城的方向,这才向着其中比较大的一座岛屿走去。

    脚踏实地,神识放开,见这岛屿以及周围并无人迹,冷悠然取出芸芸空间,让狄成收拾了一番,搬入碧云空间内,这才把那藕人分身放了出来,把早就准备好的储物戒指套在分身的手上,又把承载着芸芸空间的玉佩挂在了她的脖子上。

    芸芸空间和储物戒指里面,冷悠然早已为分身准备了很多的不定向瞬移卷轴,以及十几份夹杂着金麒气息的瞬移卷轴,另外便是一些灵符阵盘一类的,凡是能想到,能准备出来的东西,冷悠然都准备的极为充足,又想了想觉得没有什么遗漏了,才再次取出一份定向的瞬移卷轴交到分身的手上。

    卷轴被藕人分身震碎,眨眼消失在了冷悠然的面前,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放出金灿,一头扎进了这座岛屿的密林之中。

    藕人分身再次出现的时候,是在飘渺宗内的悠然居,虽然悠然居并没有被挪动,可此时的悠然居内,便显得有些萧瑟了,遍地的落叶,到处灰尘,它寻了一圈儿也没有见到宁香的身影,歪头看了看天色,从芸芸空间内,取出了一枚能够掩藏气息的灵宝玉佩带好,身影便隐入了悠然居的屋舍内。

    是夜,藕人分身换上了一身黑色的短打,走出了悠然居,向着山顶之上欧晴儿的院落而去。

    客不来的请报上显示,柴荣当日一举夺得宗主之位,为了显示他对于前宗主的尊敬,也是为了做给宗门中人看,并不曾让欧晴儿和冷寒夫妇搬离秀景山。

    藕人分身接着夜色的遮掩,又有灵宝玉佩掩藏气息,到是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欧晴儿的起居院落之中,可此时院落内,却并不是只有欧晴儿一人。

    “怎么这么看着我?恨我么?啧啧,可你爹那老东西已经中了毒,你这个废物又能如何呢?”一个女声传来,躲在院中的藕人分身眉头轻轻的蹙了起来,看着那边的房间,眼眸微闪。

    “李香儿,你得意什么?你们还不是被困在了这宗门之内?我爹是中了毒,可禁地内的前辈们不是摆设,就算柴荣汲汲营营的成了宗主又如何?他还没有准备大典,便被同样封锁在了宗门之中,对于这大陆之上的修士来言,我爹还是宗主,有本事你杀了我啊!”欧晴儿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沙哑。

    “大陆上的修士?欧晴儿,你别做梦了,等这宗门再次开启的时候,还不知道外面变成了个什么样子,呵呵,不如我们等等看?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你死了我就没得玩儿了,你以为我还是当年那个需要讨好你的可怜虫么?”李香儿的声音落下,房间内便传出了一连串的隐忍痛呼之声。

    藕人分身望着那房内,一张难辨雌雄的小脸儿上,有挣扎之色一闪而过,却在此时,它发现了一道极为古怪让它不喜的气息,自门外走了进来。

    藕人猫着腰,把自己融入到了一片花树内,透过枝叶的缝隙望去,便见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袍中的高大身影,走入了房间。

    那黑袍人走入房内,看着那一片狼藉,几不可见的蹙了蹙眉,走到李香儿,不,是卫敏的面前,恭敬道:“柴荣那边派人来说,发现了韩非的踪迹,主子可要去看一看?”

    “哦?”卫敏看向那人,又看了看被装在瓮中的欧晴儿,带着几分可惜之色,转身与那黑袍人走出房间。

    藕人望着走出来的李香儿,脸上升起了一抹疑惑之色,此时这个打扮妖艳,周身只有几片布料包裹着的女子,与她从本体处接收到的记忆之中的李香儿实在相差太远,而且,这人身上的气息也完全不同了。

    “主子,你……”那包裹在黑袍中的高大人影,走出门外,望着卫敏有些欲言又止。

    “傀叔,你想说什么?”卫敏有些不耐的看了看身边的黑袍人。

    “主子,请恕老奴直言,之前你闭关便是因为夺舍之时出现了问题,虽然闭关了许久,可最近,你有没有觉得不妥?”黑袍人小心的问道。

    “不妥?哪里不妥?”卫敏垂下眼眸轻声问道。

    “这……主子的性子似乎变了好多……”黑袍人瞄了卫敏一眼,嗫嚅道。

    “呵,傀叔,我看你真是越来越多事了,夺舍本身便会与原身有所结合,这飘渺宗又落下了封宗大阵,你主子我呀,就是无聊,难道找个玩意儿都不成么?可真是……”

    卫敏话落便不再理会那黑袍人,扭着水蛇腰向着院外而去,黑袍人迟疑了一下,才跟了上去。

    等两人都走远了,藕人分身又等了一会儿,才从花树间走了出来,望了望远处的院门,大步走入了欧晴儿的房间内。

    此时的房间内,早就不见了往日的奢华,遍地的木屑,碎瓷,灵玉碎片,更是有一股几位古怪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之中,说不出是香还是臭,藕人只是抽了抽鼻子,便走入了欧晴儿的卧房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