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就这么办了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给,给我的?”小佛修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冷悠然。

    “嗯,给你了,不过这东西脱离供奉日久,上面早就没有了功德之力,只怕还需要小师傅的一番加持。”冷悠然解释道。

    那佛修闻言,细细的把那挂佛珠查看了一番,却并不曾因为那上面少了功德之力而沮丧,反而一双眼睛越发的炙热了起来。

    “好好好。”那小佛修紧握着佛珠,迫不及待的盘膝在城楼之上坐好,取出了一个破旧的木鱼出来。

    木鱼声声,梵音涤荡,随着那小佛修的捻动,佛珠之上忽然耀起了一层光华。

    刚刚从下面救人回来的樊家主见此,不由得愣了愣,却没有开口出声,而是安静的站在一旁看着。

    随着佛珠之上的光华出现,整个战场之上,都飘起了梵音,那些因打斗而起的尸气,也渐渐的变得淡了很多。

    “樊家主,之前我给你的佛珠可带在身上?如果带了的话,便按照此法。”冷悠然见有效果,自己也是松了口气。

    这还是当初那本万物相通之上记载了,看着这些佛修无一人用这办法,冷悠然也只是一试,却不曾想,真的有用,只是这其中的关窍便有待琢磨了,不过现在她还没有这个时间,想要彻底解决这些僵尸的威胁,还要把那只绿毛僵尸解决掉才成。

    “你去吧!”樊家主虽然也是不解,从来不知道这梵音有此妙用的他却也明白,此时并不是探究的时机。

    冷悠然眨眼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已经站在了城中一处酒楼的门前。

    看着那酒楼牌匾之上的客不来三个字,冷悠然深吸了一口气抬脚走了进去。

    因着僵尸攻城,鼎城内的修士不是跑了,便是去各个城门帮忙了,此时的客不来里,一个人都没有,冷悠然环顾着冷清的大堂,却并没有开声,只是寻了一处位子做了下来。

    等了片刻,一个冷悠然极其熟悉的中年男子身影才走了出来。

    “不知这位道友想用些什么?”掌柜十分公式化的笑着说道。

    冷悠然却没有回话,直接一把掐住了这掌柜的手腕,触手温凉,冷悠然的唇角却勾了起来。

    那掌柜的面色瞬间一变,身上的气势眨眼便升腾了起来。

    冷悠然眸色一凝,拼着被对方身上溢散开的,那恐怖的劲气所伤的危险,运转起了全身的修为,吃力的掐着那掌柜的手腕就是不放。

    “原来是你……”就在冷悠然感觉自己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那掌柜身上的气劲忽然消失,脸色木然的看着冷悠然说道。

    “果然是傀儡。”冷悠然抬起另外一只手,对着那掌柜此时变得格外刻板的面颊戳了戳。

    如果不是她元神凝结成功之后,碧云空间内又出现了三个一模一样的傀儡,冷悠然还想不到,这遍布风云大陆各大城池长得一模一样的客不来掌柜,居然会是傀儡之身呢!

    很明显那掌柜面部的皮肉有些抽动,却没有阻止冷悠然,当然也没有继续开声。

    “不知道你主人有没有算到什么?我需要金灿的帮忙。”冷悠然见此,到是识趣的收回了手,说道。

    “金灿的事情,等你们主仆二人上界之后自然需要解决,不过眼下,下界已乱,最首要的便是解决了下界的问题,找到预知之书。其他的,道友自便便是,只不过,还是收敛一些的好,太过招摇了,麻烦想不来都难啊!”那掌柜的声音忽然一变,带着几分戏虐的说道。

    不同于这傀儡之前的声音,语气,却让冷悠然莫名的升起了几分古怪的感觉,她眼睛转了转,盯着那掌柜傀儡细看了一会儿,试探道:“你家主人也下界了对不对?”

    那傀儡的面容上,忽然展现出了一抹玩味之色,对着冷悠然眨了眨显得有些空洞的眼睛,就在冷悠然以为他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那傀儡突然出手,揪着冷悠然的衣襟,一把便把冷悠然直接从大门给丢了出去。

    冷悠然被这傀儡突如其来的动作弄的一惊,想要闪躲,却发现根本就不可能,这傀儡的速度太快了,甚至在她的眼中那傀儡根本就好似没有挪动过地方一般,自己就已经被甩出了客不来的大门。

    轰然一声巨响过后,烟尘自客不来对面一处刚刚出现的废墟之中升腾而起,冷悠然狼狈的自那堆瓦砾中走了出来,虽然身上一点儿伤都没收,但她穿在外面的那件法衣,却是报废了。

    冷悠然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身上那已经变成乞丐装的灵宝法衣,再望向客不来的时候,便再次对上了那傀儡的一双眼睛。

    这一看之下,冷悠然明显感觉到了那傀儡眼神的变化,不再是刚刚与她对话时候的空洞,也不是之前待客时候的殷切,此时那傀儡的目光之中居然透着一种让人心惊的深邃。

    冷悠然垂下眼眸,抬手挥去身上那已经快破成碎布的法衣,又取出了一件一模一样的穿上,理了理,对着那傀儡躬身一礼,“是晚辈莽撞了。”

    当她再次直起身来的时候,那傀儡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客不来的门口,冷悠然撇了撇嘴,看着地上那破碎的法衣,叹了口气,转身向着西城门而去。

    另一边,飘渺城内客不来顶层的一间装饰极为奢华的房间之中,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男子放开了身边掌柜的手腕,取出了一个六边形的罗盘摆弄了一会儿。

    “傀丁,你再把刚刚那丫头的事情跟你主子我讲讲呗~”男子收起罗盘,毫无形象的把双脚翘上了桌子。

    掌柜的双目恢复了神采,有些无奈的看了自家主人一眼,事无巨细的开始把冷悠然从出生开始的所有能调查到的大小事情一一道来。

    那男子就一直这么听着,直到傀丁说完,他才咂了咂嘴,“所以说,那丫头跟万钧那厮的神念搅和在一起了?”

    “是。”傀丁一板一眼的答道,却心知,只怕自家这主人又要去触万钧尊上的霉头了。

    “嘿嘿嘿……你说,如果万钧那厮要是丢了这一缕神念,会不会气的跳脚?”男子此时露出了一抹格外猥琐的笑容,站起身来揽上了傀丁的肩膀。

    “主人啊……那万钧尊上,如果,我是说如果啊,他要是知道了,只怕会来追杀您的……”傀丁苦着脸说道。

    “怕什么!”男子大手一挥,“他会追,难道我不会跑么?不怕不怕啊!就这么办了~~~”

    “哎呀,就这么办了,嘿嘿,当我的卦是那么好骗的么……”男子的那带着些猥琐和兴奋的声音还在房间内回荡着,身影却渐渐的消失在了房间之内,徒留下傀丁一个面容哀切的傀儡,傻傻的站在原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