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逼供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那人话落,冷悠然和疾风所在的包厢另外一侧的墙壁忽然被人击碎,从那一侧,还有门外,直直冲进来了七八个小二儿打扮的男子,齐齐向着冷悠然的结界攻击过去。

    冷悠然挥手撤下结界,这些人的修为都不弱,一旦她那并没有怎么走心的结界被击毁,那她也会跟着受伤,还不如现在就撤掉,来的省事。

    “你们是什么人?”冷悠然看着那被自己伤了的男子问道。

    “冷悠然你给宗门惹下大祸,宗门有命,见到你便可杀之,你还是不要做那无畏的挣扎了。”那人往口中丢了一粒丹药,慢慢直起身来,望向冷悠然说道。

    “宗门有命?呵呵,行啊!你说说是谁下得命令?”扫了一眼屋内之人,冷悠然冷笑着问道。

    “你已经不是宗门的人,我也无需与你交代,动手!”那人深吸了一口气,话落便最先攻了上来。

    冷悠然见状,直接扭身一跃,从窗口冲了出去,凭空立于半空之上,分神期的威压毫无保留的扩散开来。

    那些追出来的人见此,动作齐齐一顿,面色凝重的相视了一眼,见冷悠然的修为已经精进到了分神期,便知,不是自己几人能够再动的了的了。

    他们想撤,可此时的冷悠然又怎么会允许他们离开,心念微动间,天空之上已经聚集起了大片的雷云。

    不等那几人如何,蓝色的雷电落下,不差分毫的劈落在了几人的头顶之上。

    “先绑了!”冷悠然寒着脸,看着那几个倒在地上不住抽搐的人,对疾风说道。

    疾风闻言,迅速取出几条绳索,把几人邦成了粽子,而冷悠然已经从新从窗口处回到了包间之内,看着室内的狼藉,她迈开脚步直接穿过破损的墙壁走到了隔壁那还算完好的包间里,在椅子上做了下来。

    疾风的动作很快,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便一手一人的提着来回走了几趟,把那些被冷悠然重伤了的修士,丢在了冷悠然的脚前。

    “说说吧!”冷悠然摆弄着指尖的电流,并不去看那些东倒西歪被疾风丢在地上的人,闲闲的开口道。

    房间内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之中,只有受伤之人粗重的喘息,和不时的咳嗽声传来。

    “挑一个,把骨头给我一寸寸的捏碎了。”冷悠然拿起桌上的茶壶,打开盖子嗅了嗅,嫌弃的放到一边,对着疾风吩咐道。

    疾风看了冷悠然一眼,便把几个人扒拉开,从里面提溜起了一个修为最低的单独丢在了一边,毫不犹豫的便踩上了那人的双脚。

    骨头碎裂的脆响和那人的哀嚎声同时响起,冷悠然蹙了蹙眉,在指尖运起一点光亮向着那人便是一弹,哀嚎声消失,可那骨头的碎裂之声,却越发的清晰了起来。

    “你们可以不说,宗门我怎么都得回去,有些事情早晚都是要知道的。不过这修炼不易,几位师兄的年纪都一大把了,能到了现在这出窍期的修为,怕是经历了无数的岁月,就这么毁了,你们不觉得可惜么?”

    “冷悠然!你不要欺人太甚,我们好歹是同门,你这样残害同门就不怕宗门内的长老们怪罪下来么?”还是那穿着掌柜服饰的中年男子,此时听着耳边的骨碎,已经止不住的在颤抖,可说出来的话,却依旧难听的很。

    “同门?你们不是说宗门下令见我杀之,还说我已经不是宗门的人了么?既然不是,那又哪里来的同门?”冷悠然挑了挑眉说道。

    “你!”那人此时双目赤红,望着冷悠然的目光之中满是恨意和恐惧。

    “主人,这除了四肢之外的骨头,想要捏碎,有些麻烦。”疾风看着面前那已经疼得如同从水里捞出来一般的人,蹙了蹙眉望向冷悠然说道。

    “不好捏就抽出来。”冷悠然却是不看那边,只是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勾着唇角说道。

    中年男子咬着牙,却再也不敢看向冷悠然,身体不停抖动着。

    “我知道了。”疾风一根手指之上,弹出了锋利的指甲,想也不想便直接在那已经被折磨的脱了人形的男子肋下一划,而后又用指甲勾住了那人显露出来的肋骨。

    血腥味传来,不一会儿,便有一根染满了鲜血的肋骨,被丢在了那中年男子的面前。

    肋骨落地的顺价,那中年男子的身形晃了晃,可依旧还是没有开口。

    随着时间的推移,被丢在他面前长短不一的肋骨越来越多,他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甚至眼神,都有些涣散了起来。

    直到又一根肋骨被啪的一声丢到他面前,他终于颤抖着声音开口说道:“我说……”

    冷悠然见状望了疾风一眼,疾风点了点头,直接下了一道结界,而后一掌拍落在了那已经被折磨的几近昏死过去的修士头顶之上。

    脑浆迸裂的这一瞬间,不但其他人没有觉得残忍,反而都是松了一口气,就连冷悠然也如是。

    “说。”冷悠然看着那中年男子道。

    “只李仙子吓得命令。”那中年男子垂着头,僵硬的说道。

    “李仙子?这宗门里什么时候流行起这种叫法了?”冷悠然眯了眯眼,分神期的威压,隐隐的在整个发间之内又加重了几分。

    “这些年宗门里都是这么称呼李……李香儿的……”

    “那到是奇怪了,你们隶属于宗门,这李香儿算什么东西?居然能直接指派的了你们?只怕接到这命令的不止你们这一家聚贤茶楼吧?”

    “是,我们是隶属宗门,可,可之前凡是不尊她命令的茶楼掌柜,都莫名其妙的失去了踪迹,冷师姐,我,我不是一个人啊!”

    “是么?”冷悠然嗤笑一声,“既然要说我劝你还是说实话的好。疾风,这次便是他了。”

    “冷师姐!”被疾风捏住手臂的中年男子忽然哀嚎了一声。

    “捏!”冷悠然寒声下令,清脆的骨头碎裂声和哀嚎声再起,只不过这一次冷悠然并没有制止那中年男子的哀嚎,直到他的四肢全部被捏碎,冷悠然才站起了身来,在那人悔恨且绝望的目光之下,把手掌覆在了他的头顶之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