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时间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这一次受伤,冷悠然光是疗伤便用去整整一个多月。

    想到自己自从出海以来,便一次次的遇险受伤,冷悠然抚了抚依旧有些隐痛的胸口,面露苦涩,貌似这海外的风水与自己不合啊!

    “小然然,你别心急,这次差一点儿你就被龙神伤了心脉,再多养一养吧!”金灿以为冷悠然是因为过了这么久伤势还没好彻底,这才露出如此的面色,开口劝解道。

    冷悠然看了看金灿,轻轻摇了摇头,“我到不是因为伤势,只不过,即便那石墙虽然已经闭合,可我还是不能跟空间里取得任何联系,传讯玉简更是一个都不能用,我这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些不安,金灿,我们得尽快离开这岛屿才成。”

    金灿闻言,垂下眼眸,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向冷悠然。

    “怎么了?”看着这样的金灿,冷悠然忽然升起了一种不妙的预感。

    “那个……金麒跟我说,这岛屿的时间,跟外面不同。”金灿搓了搓两只前爪,期期艾艾的说道。

    “不同?”冷悠然闻言面上就是一懵,而后蹙了蹙眉,接着问道:“还是因为那应龙的关系?”

    金灿点了点头。

    “你去帮我把金麒找过来。”冷悠然想了想说道。

    金灿虽然有些不情愿,但因为自己修为所限,虽然有传承记忆,但很多内容,他还不能完全的领会,就拿这里的时间问题来说,自己虽然隐隐约约的感知到一些什么,可却说不清楚,只能去寻金麒,下意识的,金灿隐约觉得,金麒的传承应该比自己现在更为完整。

    “主人,你找我?”金麒自外面进来,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在帮着金灿搜刮一些岛上和岛屿近海之中的奇珍,为的,就是做自己与冷悠然契约的敲门砖。

    “听说你告诉金灿,这岛屿的时间跟外面不同?”冷悠然问道。

    金麒闻言点了点头,“是,这片岛屿和附近的海域整个都在神主的掌控之内,为了让日子过得快一些,神主把这里的时间调整了。”

    听到那神主二字,在看到金麒面上的虔诚之色,冷悠然心下直叹气,看来她跟这金麒真是有的磨了,只是,时间原来真的可以调整的么?

    这么想着,冷悠然便也这么问了。

    “是的,就与空间的法则一样,时间也自然存在着自己的法则……主人不用担心,神主仁慈,即便离开这里,主人的寿元也不会受到影响。”金麒认真的把关于时间法则的事情跟冷悠然讲解了一番,而后安慰道。

    冷悠然对那些不着边际的时间法则概念听得懵懵懂懂,却大概明白,这时间法则也是需要慢慢领悟的,而与空间法则不同的是,对时间上的领悟,倒不是那么必须,有那么点儿随缘的意思在里面。

    对于自己目前还不能探究或是理解不了的东西,冷悠然到是没那么执着,当年那几个佛修的下场她还没有忘记,只是这时间到底相差了多少却成为了冷悠然的一块儿心病。

    毕竟在这岛屿之上,自己不能与外界联系,而天知道,这耽搁一天,外面到底会过去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消失的这段时间里,大陆上又生出了怎样的波澜,如若时间不长还好,如果外面过去个几百年,那外公那边……

    越是这么想着,冷悠然的心绪越起伏,本来已经不那么疼的胸口,也再次开始隐隐作痛了起来。

    “主人,因为法则所限,这里大概过个月余,才等于外面的一年,你别太着急了。”见到冷悠然的面色越来越不好,金麒细细计算了一遍,再次开口说道。

    只是这却并没给冷悠然带来多大的安慰,自己自从登上这岛屿,大概也有两年了,之前没有注意到传讯玉简的问题,二十多年,如果外公这二十多年都联系不上自己的话,冷悠然闭了闭眼,强压下心中的焦躁。

    过了半饷才让自己起伏的心绪平静下来,冷悠然咬了咬牙,看着手中的丹瓶,一股脑的把里面的丹药全部倒进了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这么多丹药内的药力,瞬间汇聚了起来,让冷悠然的经脉有些不适的胀痛。

    她却顾不上这些,现在她只想自己尽快好起来。

    不管冷悠然再如何的不情愿,如何的焦急,可她身上的伤势,还是又用去了七八日,才彻底的好全。

    “元大哥。”冷悠然敲响了元永宁的房门,那日她打开禁制的时候,突破的便是元永宁,经过这些时日,虽然他还在巩固修为,却已经不需要再闭死关了。

    “进来吧。”元永宁睁开双眼,把经脉之内的真元全部归于丹田之后,才口说道。

    冷悠然推门而入,没有任何的开场白,便直接把这些时日发生的事情,与元永宁诉说了一遍,当然,她着重隐去了应龙的存在。

    “那左丘他?”元永宁对于左丘安澜如此冒险独闯石壁内空间,又被关了进去的事情十分担忧。

    冷悠然摇了摇头,“自那石壁关上之后,我便试过了,打不开。”

    “唉……”元永宁叹息一声,站起身来,走到冷悠然身前,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来找我,可是有什么打算?”

    “是也不是。元大哥,狮王告诉我,这里的时间有问题,我们在这岛上一月,大概相当于外面的一年,我的情况想来不说,元大哥也清楚,而且,传讯玉简在这里用不了,我怕……”冷悠然垂下了头。

    “我明白了。你可有自己离开的办法?”元永宁问道。

    “元大哥……”冷悠然看向元永宁。

    “席宏已死,伊川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关,等他出关之后,我们再带曲丹彤想办法离开,到时候,鉴于这里的情况,想来也能帮你在席家那边争取来一段不短的时间。”元永宁说道。

    “元大哥肯定曲姐姐会把席宏的死全盘托出么?”冷悠然不解的问道。

    “丹彤她……一直因为自己是女子,在家族之中生存的比较艰难,而此次用的船只虽然出自我手,但船员却全是席家的人,我们五人上岛,虽然左丘也失去了踪影,可唯一能被确定身死的却只有席宏,你说最后席家问责起来,丹彤会如何?”元永宁一瞬不瞬的看着冷悠然问道。

    “我明白了。”冷悠然点了点头,到并无什么太多的担忧之色。

    冷悠然对于这些事情,现在到是有点儿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破罐子破摔的架势了,既然注定不能善了,那就这么着吧!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也就是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