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安抚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畏惧?不,对于这样一个随意摆弄他人的存在,她并没有什么敬畏可言,余下的,只不过的恐惧罢了,深深的恐惧。

    冷悠然觉得自己从小到大,两辈子的经历,在天地之间存在了近三百个年头,从来不曾这样恐惧过,只是怪就怪在,当恐惧到了一定程度,知道自己躲无可躲,避无可避的时候,她反而到是不怕了,也更冷静了。

    “你没捏死我,我已经很感谢了,或许我应该庆幸,是我打开了那道禁制,才能活着面对你。”冷悠然转过身,毫不避讳的对上女子的面容,眼睛里再次传来了刺痛感,她却仿佛一点都不在意一般。

    “小姑娘,这偌大天地之间,你需要了解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希望你明白什么叫惜福。”女子的声音瞬间变得有些冷冽了起来,甚至有些刺耳。

    冷悠然揉了揉被刺痛的耳朵,忽然对着女子展颜一笑,“你这样到是显得真实多了。”

    “哼!”

    “噗!”

    冷悠然被女子的这一哼震的整个肺腑之内都似乎搅和在了一起一般,一口鲜血直直的自她口中飙飞而出,人也倒在了地上,可她面上的笑意却更胜了几分,被鲜血染红的唇瓣,裂开的越来越大,不可抑制的笑声自她此时剧痛不已的胸膛之内传出。

    “哈哈哈哈哈……咳……哈哈哈哈……咳咳……”冷悠然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些什么,只是有些停不下来,一边笑,一边有血水不停的从她的口中流出,染红了衣襟,也染红了应龙的双目。

    化为女子的应龙抬了抬手掌,天知道这一刻她有多想拍死面前的这个蝼蚁,可是她不能,等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让她等到了这样一个人,她还不能杀她,不能……

    女子深吸了一口气,失去了继续逗弄冷悠然的兴致,这次连挥手都没有,冷悠然便感觉道自己面前的景象渐渐消散开来,自己又回到了那面石墙之前。

    此时的石墙已经再次闭合,要不是金麒依旧跪在那里,要不是自那石墙之上溢散出来的空间气息,以及肺腑内的疼痛,冷悠然都要怀疑自己之前是不是在做梦了。

    “主人……”金麒起身上前把冷悠然抚了起来。

    “小然然……”金灿已经重新幻化成了仓鼠的模样,同样满目担忧的望着冷悠然。

    “咳……我没事……”冷悠然借着金麒的力道坐起身来,再次咳出了一口鲜血,即便肺腑之内丝丝拉拉的疼着,可她的心情却好了很多。

    “你这是何苦,她是龙神啊!”金灿心疼的看着冷悠然说道。

    冷悠然看了金灿一眼,龙神这事,当她第一眼看到那应龙的时候便考虑过,只是上辈子她听说过的关于应龙的说法不止一种,自己不能确定罢了,现在倒是从金灿的口中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只是这高高在上的龙神,却落魄到被禁锢在这下界的一隅,到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虽然有心探寻,但冷悠然却也深深的明白,现在自己这种情况即便有心探知,也是无力,不过她却相信或早或晚,她还是会与那应龙再见面的,到时候,她一定要哼死她!

    “放心吧!现在不是没事了么?”冷悠然暂时抛开脑子里的胡思乱想,取出了一枚丹药放入口中,囫囵着说道。

    “主人,我……”金麒看着一身狼狈的冷悠然,有些迟疑的开口,神主的命令他是必须要遵从的,可是,神主如此对待面前的这个人类……

    虽然知道自己不应该怀疑神主的做法,可在这一刻,金麒还是有些为自己之后的生活担忧的,一旦契约落下,那自己……

    “金麒,你要知道,你是被那条应龙强加给我的,现在我对你是有心结的,虽然现在的我为了活下去,为了离开这里,必须要与你签订契约,但是,我却不能全心全意的像对待金灿一样对待你,把你当做伙伴。”冷悠然认真的看着金麒说道。

    金麒眸光有些暗淡,但还是点了点头,“我懂。”

    “不,你不懂,这不是你的错。而是,我还迈不过心里的那道坎儿,可我会尽量去适应,尽量的去善待你,而想要融入我的生活,也同样需要你去努力,只是你需要付出的时间和努力,却可能要比金灿他们都多。”冷悠然看着金麒,目光很是柔和,这却让金灿看着心里很是不爽,小然然可从来没有对自己这么温和过。

    “嗯……”金麒目露感激的看着冷悠然,狠狠的点了点头。

    “我得先把伤养好,这样,咱们也短暂的相处几日,算是给契约做个铺垫吧!”冷悠然看着金麒这样笑了笑,抬手把他那一头张扬的金发给揉得东倒西歪,这才慢慢的站起身来,向着不远处的院落走去。

    “哼!”金灿看着金麒不善的冷哼了一声,直接让自己那仓鼠身子变大,走过去,把冷悠然拱到了自己的背上。

    冷悠然被惊了一下,随即摸着身下金灿那肉肉的身子,安心的闭上了眼睛,说起来应龙那一哼可真不是闹着玩儿的,现在的自己全身上下,从里到外就没有一处不疼的,这可真是要了亲命了。

    回到院落之中,冷悠然看着那站在院子当中,看着自己欲言又止的曲丹彤便是一愣,瞬间想起了席宏来。

    “曲姐姐,可是有事?”虽然吃过了丹药,可也仅仅只是缓解了一丝伤痛,也不知道应龙那老女人给没给自己留下暗伤,冷悠然扶着胸口,落下地面,看着曲丹彤问道。

    “席宏他,是不是死了?”曲丹彤看着冷悠然问道。

    冷悠然闻言就是一怔,随即想到了什么,看着曲丹彤蹙起了眉头,“你都看见了?”

    “悠然,我不是不想去救你,只是,只是我……”曲丹彤垂下眼眸,面上全是痛苦和挣扎的神色。

    看着这样的曲丹彤,冷悠然却瞬间失去了与她再继续交谈下去的兴致,“我受了伤,还需要休养,曲姐姐若是没事,我便先回去疗伤了,其他的事情,等大家陆续出关之后,再说吧!”

    话落,冷悠然便直接转过身,向着自己的房间而去,徒留下曲丹彤蹙着眉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