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貔貅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然眼睁睁的看着被扒的一干二净的席宏被金灿丢入了空间裂缝之内,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却并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坐在了沙滩之上,看着金灿依旧保持着的本体发起了呆。

    这一连串的事情下来,她到现在才有心情细细打量起了金灿的模样。

    龙头龙尾,只是那尾巴却是卷着的,如同小狗一样扬起,身上那光泽更是似金似玉,越看越让冷悠然觉得熟悉。

    再看那四只巨爪,和背脊上那好似云纹一样生长着的小翅膀,天禄,天禄……

    等等……

    冷悠然自沙滩上一跃而起,站在金灿面前瞪大了一双不可置信的眼睛,如果细看,还能在这双眼睛里看出几分诧异,不解,迷惑,甚至是难以接受的神色。

    看着冷悠然那双从小看到大的眼眸之中,此时划过如此之多的情绪,金灿忍不住向后退了几步。

    “小然然……”浑厚的声音发出,拉回了冷悠然那已经不知道飞去了哪里的思绪。

    “你居然是貔貅!”冷悠然指着金灿的一只手止不住的颤抖着,她说怎么看金灿怎么觉得熟悉呢,上辈子貔貅作为招财进宝的象征,几乎被雕刻成了各种各样的装饰品,都快臭大街了。

    “是啊!主人居然知道……”对于冷悠然能认出自己是貔貅,金灿一时之间到是有些诧异,毕竟在这下界,能知道貔貅长什么样子的人,真的不多,不过相比较起貔貅这个名字,他其实更喜欢被叫做天禄。

    “MD!你算哪门子貔貅?”冷悠然在得到了金灿的确认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瞬间炸毛,就连多年来很少冒出来的脏话都冒出来了。

    “我怎么就不算貔貅了。”金灿一脸懵逼的看着冷悠然那气鼓鼓的面容,一时间到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说你哪里算貔貅了?说好的貔貅招财呢?说好的貔貅开运、辟邪呢?说好的镇宅、化太岁呢?老娘自从收留了你,光破财了!这些年你自己算算,吃了我多少好东西?!你再想想,自从你跟着我开始,我出门就没遇到过好事!”冷悠然在这一瞬间几乎把这些年所有遇到的倒霉事情都算在了金灿的头上。

    金灿闻言傻眼了,他是瑞兽不假,确实也因为自身气息的关系对那些阴邪之物有一定的克制作用,可谁告诉自家主人自己能招财了?

    难道?金灿脑海之中忽然划过一道灵光,不由得扭过头去,望了望自己的尾巴下面,面露苦涩,不长菊花这事,明明是天生来的,怎么没有菊花就叫招财了?

    “哈哈哈哈……”一道爽朗的笑声自冷悠然身后传来。

    金灿瞬间警惕的望了过去,却见狮王自那密林之内,已经幻化了人形走了出来。

    “你怎么?”金灿望着那以人形出现在自己和冷悠然面前的狮王,目露警惕,虽然人形还是这个样子,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狮王的身上多出了一股让自己觉得危险,却又同时很亲和且熟悉的气息。

    “从新介绍一下,吾本名金麒,奉命跟随主人。”说着金麒已经单膝跪在了冷悠然的面前。

    “金麒?”冷悠然蒙了,刚刚面对金灿时候的胡搅蛮缠瞬间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抹探究之色。

    “是的,主人。”金麒抬起头望向冷悠然,笑得那叫一个灿烂,一口的大白牙,明晃晃的差点儿闪了冷悠然的眼。

    “奉命?奉谁的命?”冷悠然蹙眉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墙壁之上的禁制被自己打开,冷悠然总有一种身不由己的被支配感,特别是在发现空间失去了联系,和那明明挂在身上,却没有了一点用处的仙器玉佩之后,这种感觉就越发的强烈了起来。

    “主人,需要契约了我之后,才能离开这里。”金麒依旧笑眯眯的,完全不见的初见时候的冷峻之色,可在冷悠然看来这样笑眯眯的金麒,反而比那一身刚硬气息,冷峻非常的狮王更让她觉得忌惮。

    “不离开便不离开……”冷悠然有些愤懑,干脆盘坐在了跪着的金麒面前,自己又不是没被莫名其妙的困住过,大不了,借着在岛上的这段时间,好好磨练一番其他便是,什么炼丹炼器,自己可还都不会呢!正愁没时间学习。

    只是,冷悠然的这一想法刚刚落下,便感觉周身忽然一重,头顶上的太阳晒在身上的感觉也变得炽烈了起来,而那海风更是如同刀子一样,吹刮着自己脸颊上的皮肤。

    “这……”冷悠然目露惊恐的站起,踉跄着后退了几步,不敢置信的闭上了眼睛,可眼前却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

    “我的修为……”冷悠然睁开眼,瞪大双眼,望向金麒,喃喃道。

    “嗯,等主人想明白,与我签订了契约之后,修为自然会恢复的。”话落,金麒便站了起来,一步步的走入了林间。

    直到金麒的背影彻底消失,冷悠然才跌坐在了沙滩上,久违的痛楚传来,让冷悠然忍不住蹙了蹙眉,抬起手来,就那么定定的看着,自己手掌之上被砂砾擦破渗出的血珠。

    “小然然……”金灿有些担忧的望了望冷悠然,却没有得到回应,无奈之下,只能趴卧在了冷悠然的身侧。

    冷悠然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呆呆的坐了多久,当头顶的阳光不再炽烈,海风越来越大的时候,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才回过了神来。

    “咕噜……”冷悠然垂下头,望了望自己的肚子,这是久违的饥饿感,并不陌生,甚至很是熟悉,可冷悠然的眼睛却忍不住的瞪大了起来,像是见鬼了一样的看着自己的肚子。

    “金灿……是那应龙吧?她是如何做到的?”迎着凛冽的海风,冷悠然抬起头来,面容木然的开口问道。

    “小然然,你便听她的吧!只要你不离开这里,她便能掌控你的所有……何况只是留下金麒呢?他的气息已经改变,虽然我还不能确定他到底是什么,但总归跟在你身边是有好处的。”金灿挪动了一下身体,为冷悠然挡去那凛冽的海风,劝解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