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禁制开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咔!”

    一声裂响传来,冷悠然紧闭了多日的双目再次睁开。

    与此同时,一股陌生的气息,自她面前那慢慢向着两侧无声移开的墙壁之后喷涌而出。

    在那气息溢散到狮王面前的时候,狮王那本来盛满恐惧的目光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臣服之色,而后毫无预兆的俯下身,就地幻化成了一只威风凛凛的巨大金色雄狮,匍匐在地。

    即便作为人类的冷悠然感知再不如兽类,此时面对这样陌生且让人心惊的气息,也忍不住颤抖了起来,一直躲藏在冷悠然衣襟内的金灿,则是在这一瞬间自衣襟内探出了头来,看着那墙壁之后的氤氲光圈,一双眼眸之中全是惊疑。

    “咕噜……”冷悠然吞了吞口水,才抖着声音喃喃道:“这就是龙族的气息?”

    金灿此时已经因为震惊,已经忘记了言语,听到冷悠然的低喃,先是自顾自的摇了摇头,而后又点了点头。

    左丘安澜的状况到是比冷悠然好上不少,此时虽然全身僵直,却依旧还能勉强站立,到是他体内那一直躁动不安的火焰,却在那铺天盖地而来的陌生气息的笼罩之下安静了下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陌生的气息渐渐的笼罩了整个岛屿,在一阵杂乱的轰响之后,整座岛屿都陷入到了一种诡异的静谧之中。

    如果此时冷悠然能离开这里,走入林间,便会发现,无论是能够修炼还是不能修炼的飞禽走兽,此时全都以兽型的姿态匍匐在了地面之上,头颅的方向均是对着那面分裂两旁的石墙。

    “嗡……”

    异响传来,冷悠然豁然抬头,却见那本来澄澈的天空之上,此时亮起了无数的光点,这声异响正是那些亮起的光点,点点相接连之时发出来的。

    “这是怎么回事?”左丘安澜看着那些飞快联合起来的光点,渐渐的在光点之间的空隙中又有一层闪烁着金芒的光雾覆盖,他从没见过这样的景象。

    “不知道。不过那些应该是我们一路上一直在躲避的空间节点,上岛之后,我便没有再发现过,却不想这些空间节点全在这岛屿的半空之上。”冷悠然定了定神,慢慢的抚着地面支起了身体,艰难的站立了起来。

    “阵法?”左丘安澜看向冷悠然想要个答案。

    冷悠然却是摇了摇头,早前她也以为这些空间节点是阵法的依托,只是更为高深罢了,不过现在看起来,她却有些不敢肯定了。

    金灿到是知道,可此时压制这不让自己显露原形,已经费劲了他所有的力气,早已没了再给冷悠然二人讲解的精力。

    “走吧!不管如何,我们还是得进去看看。”左丘安澜在原地站了半饷,直到见冷悠然已经适应了一些才开口说道。

    “不行!”这次开口的是金灿。

    冷悠然有些诧异的看着忽然自她衣襟之内飞出,悬于自己和左丘安澜二人面前的金灿,一时间诧异非常,明明在开启这禁制之前,金灿还兴致勃勃的很,怎么此时却忽然变成了这样?

    金灿那张毛绒绒的老鼠脸上,此时的表情显得有些扭曲,与自己本能的反应做斗争已经让他的小身体整个都颤抖了起来,除了这声不行,他是真的再没有余力来阻止冷悠然二人的作死行为了。

    看着金灿这个样子,冷悠然便知只怕是那光圈之后的空间有什么不妥,可能救左丘安澜性命的东西还在那里面……

    “你能不能给我们一个解释?”冷悠然看着金灿问道。

    “那里面的东西,你们根本招惹不起!”金灿咬着牙,几乎是一字一顿的开口说道。

    冷悠然和左丘安澜闻言对视了一眼,看着狮王,甚至金灿现在这个样子,他们又如何不知道那里面东西的可怕,可是……

    “悠然,我自己去看一看就好……”左丘安澜忽然露出一抹笑容,走上前拍了拍冷悠然的肩膀。

    当左丘安澜的双手落在冷悠然肩膀上的时候,她的身形就是一僵,看向左丘安澜的目光瞬间变,可此时什么都晚了,她被左丘安澜施了定身术,除了一张嘴还能发声,根本动弹不得。

    而左丘安澜却是带着几分安慰的又拍了拍冷悠然的肩膀,转身毅然走入了那光圈之内。

    “左丘……”冷悠然瞪大眼睛,惊疑的望着消失在光圈之内的左丘安澜的身影,一时间竟然失了言语。

    半饷之后,冷悠然缓了缓情绪,带着几分恳求的望向了金灿。

    可金灿却扭开了头,不再看冷悠然,任由她用各种方式恳求,就是不理会。

    里面那位,就是整个龙族抱成团儿都不够她一巴掌的,想跑进去找她取血只怕还不如自杀来的更痛快一些。

    因为左丘安澜,和那透露出来的可怕气息而乱了心神的一人一兽,却谁都没有注意到,就在他们僵持着的时候,远处的一株大树之后,此时正有一人带着满目的怨恨,望着这边。

    “噗!”剧痛传来,冷悠然的双目瞪大,不敢置信的想要回过头去,却依旧是办不到,目光往下,却看到一节低着血的剑尖,自自己的胸前透了出来。

    就在金灿被冷悠然扰的烦躁非常,扭过身,想要屏蔽掉冷悠然那无休止的传音,安静的摆平心里的躁动之时,一道血腥气忽然传来,他豁然转身抬头,便见到一个独臂的男子此时正站在冷悠然的身后,殷红的血液正自冷悠然的胸前扩散开来。

    “吼!你找死!”金灿在这一瞬间再也顾忌不上自己是不是暴露了,直接展露出了本体,可那人却直接把不能动弹的冷悠然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来啊!哈哈哈哈哈……”席宏一手松开剑柄,掐住冷悠然的颈项,用胸膛把插入冷悠然背心的灵剑又往前推了推,直到前半截剑体全部从冷悠然的胸前透了出来,才满目疯狂的看向金灿,叫嚣开来。

    疯狂的大笑自耳边传来,虽然知道那灵剑造成的伤势并不能对自己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危害,可鉴于自己的脖颈还被别人握在手中,冷悠然一时间到是没有准备开口刺激席宏,她无论怎么修炼,但毕竟本质上还是个人,身上被穿个洞还可以花些时间治好,可如果脖子被掰断了,那只怕就真的没有活路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