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四散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然和左丘安澜这两个重伤员连自己在什么地方都来不及搞清楚,便进入了疗伤的状态之中。

    海滩上,元永宁挥手丢出一枚阵盘,浑身脱力的抹了一把脑袋上冒出的汗水,与伊川二人双双跌坐在潮湿的砂砾之上,望着那不远处蔚蓝海面之上明明灭灭,密密匝匝的空间裂缝,同时呼出了一口压抑在心间的浊气。

    这两日来,两人一路前行,无数次险些葬送在那忽然出现的空间裂缝之中,此时脚踏实地,远离了那一片危险重重的海域,虽然性命暂时得到了保障,却也产生了几分迷茫。

    “我们,还,回得去么?”伊川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丢了一枚丹药入口,这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略显干涩的开口问道。

    元永宁沉默了一会,才开口安慰伊川说道:“据说,冷悠然早在突破出窍的时候,便领悟了空间法则之力,我想,他们二人,应该会没事的吧……等找到了他们,再想办法也不晚。”

    “那样的情况,他们,真的还能活着么?”伊川想到当时那场面便止不住变换了几番脸色,即便修行千年,见过无数风浪,他依旧对那时的景象心有余悸。

    “你看这个。”元永宁取出了一枚不大不小的罗盘,拿在手中。

    “这是……”伊川看见这东西,本来有些暗淡的眼眸,在这一刻亮了亮,当时冷悠然离开寻找海魂精魄之时,伊川便见过与这差不多的罗盘,可之前那个已经给冷悠然了,这个又是怎么回事?

    看到伊川目光之中的疑惑,元永宁并没有先行解释,到是直接在那罗盘之内注入了真元,罗盘亮起,一红五黑,六个光点儿闪现其上。

    “这是不是说,他们没事?”伊川有些激动的抓住了元永宁那肌肉结实的臂膀,焦急问道。

    “应该是……”元永宁想了想,并没有给予伊川太过肯定的答案,毕竟这光点只能显示玉佩的下落,一时间还真的不能确定那手握玉佩的人是否安好,顶多也就是还没死而已。

    “这边是咱们两个,那另外两个在一起的便是席宏和丹彤了?那分散开来的两个,是冷悠然和左丘?”伊川并没有在意元永宁那有些显得敷衍的答复,反而自顾自的埋头分析起了那阵盘之上的六个点儿都会是何人。

    “不见得。”元永宁看着那距离其余黑点儿较远的两个光点,想了想说道。

    “为何?当初那种情况,冷悠然和左丘他们俩个会分开了,也说不定啊!”伊川说道。

    “你看看咱们的位置,现在是海边,你在看看那分散开的两个黑点的位置,距离咱们虽远却也是在这整个罗盘的边缘,唯独那另外挨在一起的两个黑点儿出现在了这岛屿的深处。”

    “所以说,炼制这枚阵盘的时候,你是把当初左丘给咱们的地图融入进去了?”伊川抬起头,带着几分惊奇的看向了元永宁,难怪之前元永宁单独把他自己关在了空间之内那么多天,原来是去炼制这个东西了。

    “嗯,虽然不算成功,但可以肯定的是,咱们确实是找到了想找的岛屿,只是,这岛屿于咱们来说,太过陌生,还是要尽快把人找齐才好,人多一些,面对危险的时候也能多一些把握。”元永宁盯着手中的罗盘,说道。

    另一边,曲丹彤脸色苍白的独自一人坐在沙滩上,全身湿透,她也不理会,一双凤眸之中更是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呆呆的望着远处那片遍布着空间裂缝的海域。

    两日前,冷悠然神识枯竭,小船也出了事情,在那一霎那,被席宏直接带走的曲丹彤是恨他的,恨他自私凉薄抛却同伴,更恨他偏偏带走了自己,让自己与他一齐承受那抛下挚友的煎熬。

    曲丹彤挣扎过,也反抗过,可即便如此她还是被席宏带走了,一路上更是被席宏护着躲避开了一条条空间裂缝,只是,随着他们的前行,空间裂缝也愈发的密集,出现消失的也越发迅速,为了活命,席宏带着她潜入了那看似平静的海底。

    海面之下确实不见了空间裂缝,二人也平安无事的前行了一段距离,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海面之下,虽然没有了空间裂缝的阻挠,却存在着更密集的空间节点。

    只不过行了不到半日的时间,他们二人的好运便用光了,最先撞上一个空间节点的人是曲丹彤,当那可怖的气息紧紧贴着她的额头肆虐开来的瞬间,曲丹彤惊惶的甚至忘记了反应,要不是席宏一个闪身把她拉开闪躲去一旁,只怕在那一瞬间空间节点爆开的同时,她便会丢了性命。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躲开了一个爆开的空间节点,却躲不开因为那一个空间节点爆炸而引起的连锁反应,接二连三的空间节点在二人周围不停的爆裂开来。

    场面一时间陷入了混乱,本来澄澈的海水,更是瞬间翻涌起了泥沙,让曲丹彤的视线模糊不清,她最后记得的,只有席宏传到他脑海之中的那一句话,再然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说:“要活下去。”

    曲丹彤的脸颊之上此时已经爬满了泪水,想到那一船的同伴,想到那因护她而生死不明的席宏,曲丹彤的眼睛里在这一刻染上了一丝隐隐的赤红,本就苍白的脸色,也变得更为苍白。

    她后悔了,早知道是这般,她便不该来这里冒险的。

    距离曲丹彤千里之外,席宏此时正靠在一颗大树之下,剧烈的喘息着。

    在他的身下是大片的暗红,此时正散发着诱人的腥气,一双双闪烁着幽光的眼睛,正透过浓密的树木,盯着他。

    席宏却似乎好像不知道一般,望着自己那被炸得血肉模糊,只剩下短短一截的左臂,眸色之中却不见半点波澜,用另一只还算完好的手,取出一个丹瓶来,仰头,便把里面的丹药全部吃了下去。

    等那喷涌的鲜血止住,席宏又喘息了一会儿,这才依着大树站了起来,虽然身体依旧虚弱,但分神期的威压扩散开来,还是把那些对他虎视眈眈的身影,吓得四散而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