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躲不开,也逃脱不了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曲丹彤见此,看向了席宏,“你先回去吧!”

    席宏看了看嗜血藤,又看了看曲丹彤,终究是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起身,大步走出了曲丹彤的房间。

    “左丘他寻我可是有事?”曲丹彤看向嗜血藤问道。

    “是有些事情,请随我来。”嗜血藤感知到外面并没有真正离开的席宏,眼睛转了转,开口说道。

    曲丹彤闻言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番刚刚与席宏争执的心情,随着嗜血藤走出了房间。

    嗜血藤还特意往刚刚感知到席宏位置的地方看了一眼,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二人来到左丘安澜的房间之内,曲丹彤便第一时间看到了已经靠坐在床榻之上的冷悠然。

    “你醒了?”曲丹彤看着冷悠然,语气之中颇显得有些复杂的开口说道。

    “是。”冷悠然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有些话想跟曲姐姐你聊一聊。”

    曲丹彤带着几分询问的意思望向了左丘安澜,左丘安澜却是直接站了起来,“你们聊,我再去给她炼制一枚丹药,看能不能尽快缓解她身上的酸疼。”

    冷悠然对着左丘安澜露出了一抹笑意,道了声谢,却被左丘安澜嗤之以鼻。

    看着左丘安澜离开房间,曲丹彤望向冷悠然,“我倒是第一次见左丘如此拿一个人没辙。”

    冷悠然摇了摇头,左丘安澜哪里是真的拿她没辙,不过是看在自己外公和木月白与木琳琅的关系上罢了。

    “曲姐姐,我不姓莫,我叫冷悠然。”冷悠然望向曲丹彤认真的说道。

    “我猜到了。”曲丹彤的面上并没有显露出多少诧异之色,只是有些不解冷悠然为何在此时对自己坦白罢了。

    “之前一战,我使用了自己的灵力,想来那时,席前辈便已经确认了我的身份。”冷悠然垂下眼眸说道。

    “所以,你是觉得再也隐瞒不住了,才告诉我的?”曲丹彤面上没有什么太多的表情,就那么定定的看着冷悠然说道。

    冷悠然摇了摇头,神色有些黯然的说道:“是也不是吧!只是有些事情自己一个人压抑的久了,便想找个人说说,我与曲姐姐又不算太熟悉,可能有些话说起来更容易一些。”

    曲丹彤闻言愣了愣,到是没有反驳冷悠然所说,确实有时候面对一个比较陌生的人,说话的顾虑会少上很多。

    “仙灵体,说起来可能会让这大陆上千千万万的修士羡慕,可是曲姐姐可知,从我被发现是仙灵体之后,外公便从不曾带我出去参加过任何集会,我从小到大只能生活在宗门的那一方小小的天地之内。”冷悠然并没有再去看曲丹彤,而是自顾自的说着。

    曲丹彤看向冷悠然的目光之中划过一抹沉思,却对她的说法并不怀疑,仙灵体的出现在这大陆之上可以说不算一件小事,甚至即便是宗门或者家族之中,一些不安好心的若是知道了此事,也会生出一番波澜。

    “你到底想对我说什么?”曲丹彤问道,她并不相信,冷悠然特意把她找来,便是要与她讲那些所谓的心里话。

    “曲姐姐爽直,我也确实不单单只是想与你说些心事。”冷悠然蹙着眉,痛苦的挪了挪位置,把床榻边沿的地方让了出来。

    “那还是直说吧!虽然我能明白一些你的心事,但却并不想多做探究。”曲丹彤看着冷悠然因为这小小的动作为而变得有些苍白的脸色,一时间到是把语气放柔了一些。

    “因为席前辈。”冷悠然摇了摇头,似是因为失去了一个听众而显得有点儿遗憾,“不知道曲姐姐明不明白,但悠然算是看明白了,席前辈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曲姐姐,想要曲姐姐把我带回家族,得了这一份寻到我的功劳。”

    “你是想从我这里下手,让他歇了这份心思?只怕你太看得起我了,席宏想做的事情从来没有人阻拦的了,甚至他家族之中的长辈也不行。”曲丹彤看着冷悠然刚刚柔软了一些的目光渐冷,却很是认真的说道。

    冷悠然轻叹了一声,深知曲丹彤从来都不是那种头脑简单的女子,“曲姐姐只怕不知,我这仙灵体的消息是被我的亲三叔爆出来的,至亲都是如此,何况是你我这般相处了不过短短一些时日的陌生人呢?我目前不求其他,只是想活着。”

    曲丹彤听着冷悠然的话语,到是一时之间再不好说些什么。

    在这片大陆之上,女子修行不易,从来都是男修们的附属品,只有很少的女修能一直的坚持下来,走过重重艰险,踏上那一条走向巅峰的大道。

    如果不是她娘亲在背后一直为她支撑着,她自己又顶着无数的压力,毅然成为了家族之中为数不多的剑修中的一员,只怕早就成了家族联姻的牺牲品。

    “只想活着么?这要求是不是太低了一些?不过这又与席宏有什么关系呢?”曲丹彤坐在窗边,垂下眼眸,咀嚼着冷悠然那句只想活着。

    冷悠然笑了笑,那笑容之中带着些许了然和无奈,“曲姐姐是个剔透的人,难道真的就没有发现你是席前辈心中所悦之人?还是说,曲姐姐从来就不想与席家有所牵扯,更不想迈入席家的大门,这才一直忽略了席前辈对你的付出?”

    曲丹彤闻言,像是被说中了什么一般目光复杂的看向了冷悠然,等待下文。

    “曲姐姐应该也注意到了吧?当时席前辈在看破我身份的时候是想要我死的,免得我的存在伤害到你,毕竟你身负家族的任务,虽然你说不想管,可那毕竟是你的家族,你躲不开,也逃脱不了。

    这一点你知我知,想必席前辈更加明了,当席前辈知道我只是受了些伤还活着的时候,只怕会另行计划,毕竟我出身飘渺宗,不但在宗门之内留有命牌,更是可能有外公的神识在身,当时没能死在那海兽的手中,席前辈虽然不会亲自对我下手,可,之后咱们要去的地方,很可能危机重重,他是无需亲自动手的,乘机让别的什么除掉或者再让我重伤一次,还是可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