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千年单身狗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随着船把式赵二夹杂着出窍期修为的一声高喝,巨大的船只被缓缓的驶离了码头,向着一望无际的蔚蓝海域,缓缓而去。

    冷悠然站在甲板之上,迎着海风,默默的注视着那海天连为一线的远方,让这些日子以来的烦扰随风而去。

    “很美,是吧?”席宏不知何时站到冷悠然的身侧轻声开口,似是在询问,也似是在低喃。

    “是啊!很美。”冷悠然点了点头,笑道。

    “既然我们已经离开了大陆,那莫小友,哦,不,冷姑娘是不是应该给我交个底呢?”席宏看向冷悠然问道。

    “席前辈,我知,你一直对我心存顾虑,甚至这些时日以来多番试探,可是,席前辈,你觉得这些有意义么?”冷悠然回过头来,双眸刚好与席宏对上,不闪不避。

    “若我说有呢?”席宏依旧笑着,只是那双眸子之中却没有任何的温度。

    “呵……”冷悠然摇了摇头,发出一声轻笑,接着说道:“如果我是冷悠然,前辈准备如何?把我送回岸上?还是准备调转船头,把此行的目的地改为墨仓群岛?”

    席宏看着冷悠然那带着几分轻嘲的笑容蹙了蹙眉,“或许我该直接把你杀了。”

    “杀了么?”冷悠然依旧笑着,认真的打量了席宏一会儿,这才一步步的走到甲板的边缘,毫不设防的背对着席宏说道:“席前辈要杀我,也只是举手之劳,为何还不动手呢?”

    “瞧我,到是忘了,左丘安澜还在三楼住着,只怕这会儿他正在看着这边呢!不知道席前辈把他安排在在了那样一个一览船头所有景致的房间之内,此时是不是有些后悔?”冷悠然顿了顿接着说道。

    “冷悠然,你以为如果我要杀你,你真的等的到左丘来救你不成?”席宏脸上的笑意在这一瞬间消失不见,眯了眯那双狐狸眼,低声说道。

    “当然没有。”冷悠然转过身来背靠着船舷,依旧笑意盈盈的看着席宏说道:“世俗界有句话,叫关心则乱,不知道席前辈有没有听说过?曲姐姐是接到了捉拿冷悠然的任务,就算我是冷悠然又如何?席前辈真的以为飘渺宗会允许别人如此冒犯?”

    “你现在已经是众矢之的,你觉得飘渺宗会不会为了你这么一个人,与整个大陆的修士为敌?”席宏笃定道。

    “是啊!众矢之的。”冷悠然带着几分自嘲,把这四个字咀嚼了一遍,这才抬头看向席宏,唇边笑意渐冷,“可只要飘渺宗一日不把冷悠然逐出师门,冷悠然便一日是飘渺宗的亲传弟子,既是亲传弟子,便由不得他人随意打杀羁押,这,是飘渺宗的脸面。”

    冷悠然看了看席宏变得有些铁青的脸色,接着又道:“席前辈是聪明人,就算不忌惮飘渺宗,那席前辈就不忌惮这大陆上的其他修士么?如若冷悠然出现在曲家,席前辈就那么笃定,一丝的风声都不会流传出去?曲家比起飘渺宗来如何,不用我说了吧?只怕到时候,席家也不会为了顾及前辈这么个二公子而选择给曲家陪葬的。”

    席宏的脸色在冷悠然的一番话下,来来回回的变换了几种颜色,最终归于平静,“可丹彤她……”

    “打住!”冷悠然蹙眉看着席宏颇有几分头疼的开口说道:“无论是我,还是冷悠然,想来都没有兴趣成为成就别人的牺牲品,席前辈,你们这三角关系太乱,我自认为不够聪明,还是不掺和在里面的好。”

    冷悠然话落便不再看席宏一眼,直接飞身而起,稳稳的落在了位于三楼栏杆处的左丘安澜身侧。

    “他与你说了什么?”左丘安澜有些好奇的问道。

    冷悠然见此有些疑惑的眨了眨眼,她与席宏交谈之时,旁边并没有什么结界存在,虽然距离是远了一点,但左丘也不至于什么都听不到啊!

    “这船楼之上为众人修炼考虑设置了隔音阵法,别说你没注意。”左丘安澜无奈的看着冷悠然。

    被左丘安澜这么已提醒,冷悠然放出神识,当她发现那夹杂与船板之间的阵法之时,抬手摸了摸鼻子,因为房间内的墙壁上也有隔音的阵法存在,对于多加在船板间的这层隔音阵法她还真没注意到。

    看着冷悠然这幅样子,左丘安澜就知道她才发现,一时间也很是无语。

    “没什么,就是那位席二公子,似乎看上你家丹彤姑娘了。”冷悠然苦着一张脸上上下下的把左丘安澜打量了一遍说道。

    “你这么看我干吗?以曲家与席家的关系,这件事情并不奇怪。”左丘安澜看着冷悠然的样子直皱眉头。

    “你就一点儿不吃醋?”冷悠然好奇的看着左丘安澜问道。

    “我为什么要吃醋?曲丹彤是个不错的女子,相识多年,现在有人能喜欢她,甚至愿意为了她而招惹上你这么个麻烦,我替她高兴还来不及呢!”左丘安澜挑了挑眉说道。

    “啧啧,果然不愧是千年单身狗,成了精了,这都……”

    话落,冷悠然便施施然的向着自己的房间而去,徒留下左丘安澜一脸莫名其妙的思索着冷悠然话中的意思。

    回到房间内,冷悠然把房门合上,一屁股坐在床榻上有些出神,过了一会儿又蹙了蹙眉,还是取出了早前炼制的那块儿防御阵盘,扔在了房间的正中央,这才安下心来,把自己整个儿扔在了床铺之上。

    转眼间大船已经离开了港口七八日的时间,这段时间里,冷悠然直接把这小房间当做了自己的根据地,每天在房间内画画符,摆摆阵,偶尔去空间内陪着养伤的万俟静初聊聊天,嫌少再出现在人前。

    对于冷悠然的这番举动,席宏和曲丹彤心下是了然的,那次攀谈之后,席宏也与曲丹彤通了气,曲丹彤只是叹息了一声,便把这件事情放在了一边,并不想深入的了解这其中的因由,只是自那日之后,便有意无意的与席宏减少了相处。

    伊川因着不知道甲板上发生的事情,为此到是自省了一番,却最终被冷悠然不再出现在元永年面前的的安心所取代,算是几人之中最心安理得的了。

    到是左丘安澜去找过冷悠然几次,只是冷悠然每次见他都与他东拉西扯一番,便把他给打发了,并不愿意再提起那日的事情。

    至于元永宁?他表示,一切与炼器无关的事情他都不关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