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忌惮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正厅之中,冷家的各位长老已经落座,正与申屠家的人交谈着什么,而付清秋则是脸色极为难看的坐在客座第一的位置上,他的身侧还坐着魅影,当冷彻走进来的时候,以大长老为首的一众冷家长老纷纷站了起了,恭敬的向着冷彻弯腰抱拳行礼,直到冷彻在主位上做下,这些冷家的长老才直起身,安静的坐回了各自的坐位。

    冷悠然则是快步走到付清秋和魅影面前,对着魅影眨了眨眼,向着付清秋行了一礼,这才走到冷彻身侧站定。

    冷悠然站定之后打量了一圈儿冷家的长老,其中居然还有几个生面孔,她比较熟悉的二长老居然没有出现。

    “这位是?”申屠家主,有些疑惑的看着那高坐上位的年轻少年,即便他周身的威压隐隐扩散而出,但那过于稚嫩的面容,还是让申屠家主产生了一丝迷惑。

    “这是我家老祖,家主因为旧伤复发需要休养,正值老祖出关,家族之中的事情便暂时都由老祖来处理。”大长老看向申屠家主说道。

    申屠家主闻言看了那主位之上的“少年”以及他身侧的冷悠然一眼,想到之前的那位冷家主的作为,心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带着申屠家的众人恭敬的起身,向着冷彻行了一礼,算是见过这位老前辈。

    冷彻待申屠家众人重新落座之后,抬手推了推冷悠然,笑眯眯的说道:“丫头啊,叫人。”

    冷悠然在冷彻话落之后,险些喷出一口老血,她是两百多岁,不是两岁多,可当着申屠家人的面她又不能说不,只能深吸了一口气,对着申屠家主行了一礼,恭敬的唤道:“申屠家主。”

    魅影眼瞅着冷悠然吃瘪,却笑眯了眼,忽然觉得冷家的这位老祖挺有意思。

    申屠家主看着冷彻的作为嘴角几不可见的抽了一下,良好的休养,却没让他表现出太多,只是祭出真元温和的拖了冷悠然一把,笑着夸奖了冷悠然几句,并且送上了一份见面礼。

    冷悠然收了见面礼,转身回到冷彻身边,之后的话题便不需要她参与了,在三方的一番交流之下,冷悠然的婚事最终作罢,申屠家虽然坚持了一下,可在冷悠然看来,他们并没有之前范家人最初到达宗门求娶自己之时的执着,那翻坚持,也不过是一番利益上的考量,毕竟提出婚事的是冷家,而最终取消婚事的也是冷家,在这番反复之下,为了申屠家的颜面,冷家也是必须要付出些许代价的。

    只是这之后,申屠家的人却并没有全部离去,而是由申屠少主,申屠玉泽带着他弟弟和一名长老留了下来,被大长老安排在了冷家的客院之中小住些时日,一个算是冷家所尽的地主之谊,另一个嘛,是对于申屠家的一些赔偿还需要运作一番,并不是当时便能拿出来的。

    申屠家的人先行离开之后,冷悠然被冷彻留了下来,招呼付清秋二人。

    走在冷家的族地当中,身边又没有了外人,冷悠然直接扒着魅影不撒手,当年听说魅影也去了无尽山脉,只是那时却并不曾见过,她出关后,付清秋又刚好带着魅影出去了,两人这才算是时隔多年真正的见上了第一面,自然是有说不完的话。

    付清秋看着腻在一起的两只,只能叹了口气认命的跟在后面,真是造孽啊!他当初干嘛要可怜这垂死的狐狸跟她定下契约?不但赔了血本给这狐狸治伤,待这狐狸伤好之后,还霸占了他的洞府,把他赶去了旁边的小山洞里住着,向着这些年的自从有了魅影之后自己受过的委屈,在看前面毫无自觉的两只,付清秋默默擦了一把辛酸泪。

    到了客院,魅影有些嫌弃的四下打量了一番,直接入拖着冷悠然走进了正屋,把付清秋一个人丢在了院子当中。

    “狐狸姐姐,我师叔公他……?”冷悠然站在屋内望着那默默走入厢房的背影,有些疑惑的问道。

    “他呀,就是性子软,真不知道我这是造了什么孽了,怎么会摊上这么一个主人,你别看你们这些小弟子平时在宗门之中对他恭敬客气的,那也是最近几百年的事情,早些时候我刚跟他契约那会儿,那就是个受气包,那时候他明明是宗主的亲传弟子,可偏偏其他峰的弟子都能欺负欺负,这叫个什么事情?”魅影拖着腮开口说道。

    冷悠然看着魅影那一脸只有我能欺负他,别人不成的样子,有些好笑,却也没再说什么,毕竟每个人都是不同的。

    就好像自己,空间里还不是养了一堆惹不起的家伙?金灿那货就不说了,息壤那只兔子这些年来也嘎嘣了不少碧云空间中的矿藏,至于木灵那家伙,更是会在心情好的时候便让她头上长草,可以说,除了灵儿和她家疾风,那几只就没有一个是省心的,但这些家伙却早已在她的生命之中占据了一席之地,成为了她心中不可割舍的伙伴家人。

    “狐狸姐姐跟师叔公的感情真好。”冷悠然笑着对着魅影竖起了大拇指。

    “谁跟他关系好……”魅影翻了个白眼,好像赶苍蝇似的挥了挥手,才正色道:“我问你,今天同你一同进来的那家伙是什么人?”

    “冷家的老祖啊!之前大长老不是介绍过了,叫冷彻。”冷悠然眨眨眼说道。

    “他就是冷彻?那之前,控制……”魅影还要说什么,却被冷悠然直接捂住了嘴巴。

    “我的亲姐诶,你小点儿声,这事我让左丘安澜通知宗门那边就是让我外公心里有个数,这事,是外公跟付师叔公说话的时候你听来的吧?你可别再冷家说哦!小心被灭口。”冷悠然可没忘记,那天之后,冷彻留在她和左丘安澜身上的神识,虽然冷彻刚刚才对她有过一番指点,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她始终觉得,冷彻那人并不好惹,当然其实任何一个大乘修士都不好惹,但不知道为什么,比起年少时接触的温友仁,她就是对冷彻有着一种发自内心的忌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