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忐忑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然收回自己的目光,再次望向冷彻那边,看着冷敬业那趴伏在冷宿尸体上痛哭的背影,冷悠然蹙了蹙眉,倒不是对那二人心生怜悯,而是觉得冷敬业这嚎的太难听了。

    “冷敬业撤去家主之位,暂时关于后山寒洞之中,在新家主之位确定下来之前,暂时由大长老管理家族之事。至于你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得什么注意,都给我死回去闭关去,再让我看见你们出来,我挨个儿废了你们。”冷彻的目光毫无感情的扫过冷家众人,特别是冷长功五人。

    这一刻,对上冷彻的眼神,冷长功五人垂下头,虽然心有不甘,却生不出一丝一毫反抗的心思,只得乖乖应是,直接升空而起向着后山而去。

    冷悠然看着那五人远去的背影,蹙了蹙眉,虽然心下依旧不放心,却也明白,冷宿已经做出了决定,就不是她能够再稚拙的了,至于那五人,如果真要是还有什么不干不净的心思的话,冷悠然也不在乎自己亲自想办法解决了他们,想来到那时,冷彻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现在只剩下那名太上长老了,冷悠然有些疑惑的等待着冷彻的下一步动作,空气之中忽然刮起了一股无形的风暴,让人窒息的裹挟着威压的神识,层层包裹在了那名太上长老的身上,他整个人都因为这神识的包裹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只见冷彻看着那长老眉头几不可查的微微拧了起来,随即,冷悠然感觉那神识的力量忽然增加。

    等那神识再次被冷彻收回的时候,那名太上长老已经软倒在了地上,从冷悠然的感知来看,那人的神识,不见了……

    是的,不是错觉,那人也没死,只是神识的波动从他身上消失了。

    冷彻走到那人身前,十根骨节分明的手指,在胸前飞快的舞动着,自他手指之中流泻而出的真元,慢慢在他的面前,凝结成了一幅复杂难懂的图文,似符非符,是冷悠然从未见过的一种东西,待到那图文全部凝出,冷彻挥手把那图文打入了那名太上长老的身体之中。

    不一会儿便见那太上长老又从新站了起来,不言不语,恭敬的垂手立在那处,冷悠然却感觉到了那人气息上的变化,虽然人还是活人,但却像是变成了一具没有任何思想的行尸走肉一般。

    “带他去寒洞。”冷彻对着冷敬业指了指,又对着那名太上长老说道。

    那太上长老直接走过去,抓起冷敬业,便起身直接踏空向着冷长功几人离开的方向而去。

    “那……是什么?”冷悠然蹙着眉,喃喃开口问道。

    “小丫头,不该知道的便不需要知道,成了,你收拾收拾,去我洞府之中等我,我还有些事情与大长老商议。”冷彻听到冷悠然的低喃,回过头来,开口说道。

    这一刻他的话语之中,没有任何的起伏,却让冷悠然心下一凛,转过头去,望了左丘安澜一眼,取出一枚玉简,放在额头之上,“这是我早前答应给你的丹方,之后我有老祖照顾,你可以安心的试着把这丹药炼制出来了。”

    左丘安澜闻言,垂下眼眸,轻嗯了一声,并没有再说什么。

    冷悠然离开之后,冷彻只是叮嘱了左丘安澜等人一番,吩咐大长老安排人给他们换个院子,便带着大长老离开了。

    左丘安澜目送冷彻以及大长老离开之后,没有给廖家姐弟任何解释,便直接走入了一个房间之中,把那玉简贴在了额头之上,看过看玉简之中的内容之后,左丘安澜垂下眼眸,直接取出丹炉,然后是一样样的灵植,把嗜血藤打发出去守门之后,开始了丹药的炼制。

    等到这一炉丹炸了两次炉之后,左丘安澜又盘坐在丹炉前陷入了冥想。

    直到他再次睁开眼之后,才感觉到,那附着在这个院落之中的那抹神识消失不见了。

    想到冷悠然之前留给自己的那段话,左丘安澜目光略显凝重,这才让嗜血藤在空间之中,用玉简联系上了宗门那边,把冷悠然这边的情况,细细诉说了一遍,并着重把冷彻控制太上长老一事,说了一遍,直到传音结束,左丘安澜才松了一口气,走出房门,目光复杂的望向冷家后山的方向。

    冷悠然独自回到冷彻的洞府之中,之前,冷彻控制太上长老的那一系列手法依旧萦绕在她的脑海之中,可是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冷彻离开前的眼神她看的分明,从冷彻今日的这一系列动作之后,她到不是很担心自己,而是担心左丘安澜几人居多。

    毕竟冷彻控制那太上长老的手段,在她看来太过诡异,她不知道冷彻会不会放过同样见到这些的左丘安澜等人。

    日头西沉的时候冷彻才回到了洞府之中,一进去便看到了呆坐在一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的冷悠然。

    他叹了口气,也明白似乎是今天自己处置太上长老的手法把这丫头给吓到了,但是他却什么也没说。

    一个是那套符文的来历复杂,在这个家族之中懂得这套手法的也只有他和他那已经飞升的大哥,并且大哥也曾说过,这套手法不宜流传开来,恐会给冷家带来灾祸。

    另外一个,他便是觉得从今天的一些观察来看,冷悠然的心应该是从来没有留在过冷家之中,这样的一个后辈,即便他看在她是冷家血脉的份儿上,不会对她如何,必要的敲打还是要有的,只有心怀敬畏才不会做出什么愚蠢的事情来。

    冷彻自顾自的回到那刻画着聚灵阵的巨大灵玉石床上盘坐下来,并没有理会冷悠然那忐忑的心情,这样无声且压抑的日子,一过,便是五天,直到这一日,太上长老匆匆来到了洞府之外。

    “进来吧!”冷彻感觉到大长老的到来,开口说道。

    这五天来唯一的说话声,也让冷悠然自神识的修炼之中退了出来,张开眼,望向了洞口。

    可以说,这五天是冷悠然有生以来过的最漫长的五天,太多的不安萦绕在她的脑海之中,在这样纷杂的思绪下,她不敢也不能去修炼,只能挨着,直到慢慢的把起伏的心绪平复了才敢修一修炼神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