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打得好!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这样说来冷悠然便理解了,这样的大礼,应该不单单是真对辈分,还是真对年纪以及对于家族的重要性而来的,毕竟飘渺宗内即便有一些年纪很大的前辈,可他们也并不是在开宗立派之时有过功勋建树之人。

    她可是听说,这冷彻可是当年第一位冷家主的亲弟弟,那位冷家主早已飞升,也是冷家自建立之后唯一成功飞升上界的老祖,如此到是也便不稀奇了。

    嗜血藤在左丘安澜的话落之后,便把她的这位主人挤到了旁边,直接缠上了冷悠然,特别是那张甜美的娃娃脸还在冷悠然的肩头蹭了蹭,虽然很喜欢这个有着别样气质的美女,但是在嗜血藤如此作为下,冷悠然还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有些不自在的看了看左丘安澜,而左丘安澜却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眼中透出了一抹看好戏的意思。

    冷悠然有些不解的回过头,便一下子对上了一双晶莹的绿眸,这双眸子绿的没有柳青的那么深却很是透彻,意外的让人着迷。

    “咳咳。”左丘安澜轻咳了一声,示意冷悠然二人注意场合。

    冷悠然瞬间回神,脸色微微有些泛红,别扭的不再去看那女子,而是看向了冷彻那边,此时冷家的几人已经全都跪在了冷彻的面前,而冷彻依旧冷着脸,一言不发。

    冷长功冷敬业这些人,承受着那仿佛无边无际的威压,面色也都同样不好,特别是冷敬业,他的修为是这里面最低的,面对同样的威压自然要比别人都难熬。

    就在这些人以为还要跪上很久的时候,大长老自院外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他先是看了冷悠然一眼,随即便如其他人一般,面向冷彻跪了下去,“冷家现任大长老,冷敬衡见过老祖。”

    冷彻看着大长老挑了挑眉,扫了冷悠然一眼,这才开声说道:“都起来了吧!除了现任家主。还有那个。”

    那个是谁?众人顺着冷彻的所指看去,便看到了那位太上长老。

    冷长功收回目光,又对着冷彻拜了拜,这才站起身来恭敬的站了起来,到一边乖乖站好。

    “我听说,那边那个丫头是你的亲孙女?”冷彻看着冷敬业问道。

    冷敬业抬头望了冷彻一眼,却什么都没看出来,只得点了点头,“回老祖的话,正是,她是我次子的女儿,名悠然。”

    “我看不见得吧?冷宿在哪里?”冷彻意味不明的说道。

    冷敬业闻言便知不妙,不由得看向冷悠然那边,这一转头正好对上了冷悠然那双同样在看着他的眼眸,这祖孙二人一站一跪,在四目相对的瞬间,旁人都很难看出这是祖孙俩,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二人是什么宿敌一般,特别是冷敬业,此时看向冷悠然的眼神好似要生吞了她一般。

    冷悠然到也不怯场,就那么看着冷敬业,眼神冰冷,毫无感情可言。

    这些自然逃不过冷彻的神识,他并不在乎冷悠然对冷敬业态度,自问换做自己的话,如果被人如此对待,只怕早就要大闹冷家了,难得的是,冷悠然心中还有所顾忌,目前并还没有做什么。

    “冷宿受了伤,还在自己的院子中休养。”大长老把这院中之人的表情一一看在眼中,见没有人回答冷彻问题,干脆站了出来。

    “带过来我瞧瞧,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少年天才,能跟几个炉鼎胡咧咧一些家族之中的事情,我不过是闭关一些时候,冷家可真是人才辈出啊!”冷彻极具嘲讽之能的开口说道。

    冷悠然看了冷彻一眼,垂下头,面部肌肉不受控制的扭曲了一瞬。

    大长老闻言也是嘴角微抽,认命的走出院落,去寻冷宿了,没办法,这些人里,除开冷悠然,就冷敬业和他的辈分最低,冷悠然就别想了,她对冷家的地形可以说是根本不熟悉,而冷敬业显然是被自家老祖特别“关照”的那一个,能去跑腿的,也就只有他了。

    等鼻青脸肿的冷宿被大长老拎着来到冷彻的面前时,冷悠然看着冷宿那面上过了两天都没有消下去的青紫,不由得瞪圆了眼睛,她那位三婶诶,不得不让她在心里好好的佩服了一番,嗯,打得好!

    冷宿畏畏缩缩的趴跪在了冷彻的面前,还不等冷彻开声,便已经抖成了一团,看着这样的子孙,冷彻目光凌厉的望了左丘安澜和廖家姐弟一眼,廖晓和廖鹏识趣的垂下了眼帘,而左丘安澜却是对着冷彻咧嘴一笑。

    让冷彻本来因为廖家姐弟的乖觉儿消去些许的羞恼再次爬上了心头,连问都不问,直接一巴掌向着冷宿拍了过去。

    冷宿那点儿修为哪里扛得住冷彻的这一巴掌,直接便没有了气息,甚至连元婴都不曾冒出来,冷敬业见此目眦欲裂,直接哀嚎一声,向着冷宿的尸体扑了过去。

    冷悠然见此抬头望了左丘安澜一眼,却看到了左丘安澜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满意神色,这让冷悠然心下一突,从始至终左丘安澜只是向着冷彻露出了那么一抹笑容而已,冷宿却被这一笑,直接葬送了性命。

    “怎么,怕了?你要知道,用眼神调戏我,可是要承受后果的。”左丘安澜的声音,在冷悠然的脑海之中突兀的响起,其中所包含的内容却让冷悠然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冷宿此人好色,早前他经常往自己院子中跑,怕是在众人不知情的情况之下,对着左丘安澜发过痴,虽然这样的人冷悠然觉得她也会做些什么,但却到不了一定会要人性命的地步。

    “是不是觉得我做的太狠了?”左丘安澜的声音再次响起。

    冷悠然望向他,却见他对着自己勾起了一抹笑容,“你要记住,不是所有人都懂得识趣的,像这种蠢货更是如此,如果不一次抹杀干净,之后很难说他会做出什么,要知道聪明人做事的方法很多,却并不难揣度,但蠢人你永远不知道他会如何对你。”

    冷悠然抿了抿唇,这种话她不是没听过,却从来没细想过,可如果套在冷宿身上便不难理解了,冷宿的愚蠢直接体现在了他把自己仙灵体一事到处宣扬之上,如若他不是跟两个炉鼎爆出了自己的体质,现在自己在冷家之中,处理起这些事情来只怕要简单很多,至少自己能够出入冷柏的城主府,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束手束脚的只能在冷家族地的这一亩三分地上打注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