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冷彻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那人眯了眯眼,显然在思索冷悠然所说的话中,有多少的水分,按理说有这样一个仙灵体的小辈出现,冷家的家主应该关起门来悄咪咪的大笑三天,并且将这丫头保护的密不透风才是,可现在这样的情况就有些奇怪了,在他神识的笼罩之下,他可以很肯定的说面前的这个丫头并不曾说谎。

    “我怎么看不出你是仙灵体?”那人有些迟疑的问道。

    冷悠然叹了口气,取下了挂在脖子上的玉佩,玉佩被冷悠然收入了空间戒指中,没有了玉佩的遮掩,冷悠然的体质立刻呈现在了那人的神识之下。

    其实冷悠然也不想如此,只是这人的修为太高,如果不顺着他来的话,等他动手,那遭罪的必然还是自己。

    看着冷悠然显露出来的体质,那人一时间面色变了几变,示意冷悠然把玉佩带回去,直到冷悠然再次取出玉佩带好,那人才开口说道:“我名冷彻,你如果真是冷家之人,应该唤我一声老祖才对。”

    冷彻话落之后,便等着冷悠然跪拜高呼老祖,却不曾想,等了半天都不见对方有所动静。

    冷悠然在干嘛?

    冷悠然有些傻眼。

    在来到冷家之前,冷悠然便听苍魄给她讲过这位名为冷彻的老祖,虽然据说这人有些不靠谱,但冷悠然还是想当然的把冷彻归纳进了仙风道骨白须飘飘的老人家行列,此时面对这么一个看起来比她还面嫩的熊孩子形象,冷悠然觉得她似乎又一次被现实摆了一道。

    直到半饷之后,冷悠然才一脸郁猝的起身,对着冷彻那头拜了拜,“飘渺宗无相峰亲传弟子冷悠然,见过冷彻前辈。”

    冷彻闻言蹙了蹙眉,见冷悠然并不愿意以冷家之人自称,虽然心下不爽,但再望向那躺在地上被自己封了修为的冷家子孙,便也多少有些明悟。

    “你把你的事情给我从头到尾的认真说一次,为何你会在冷家,而冷家又是如何待你的,一字不漏,都给我说清楚。”冷彻心情不好,自然语气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这样的语气,配合上那张稚嫩的脸,很让冷悠然有一种面对中二病少年的感觉,但那不可忽视的威压还是让冷悠然看到了冷彻威严的一面,对自家师祖所描述的不靠谱,产生了一丝怀疑。

    只是冷悠然也知道,那些听来的描述其实现在一点儿都不重要,像这种活了尽万年的人物,自己的那点儿小心思,根本无用,所谓活久见,在他那漫长的生命之中,什么样的人和事基本都快经历遍了,与其在这样的老怪物面前耍弄心思,倒不如实诚些,没准儿还能留下个好印象。

    冷悠然思索了一番,尽量言语简洁,不添油不加醋的把从范家跑去飘渺宗内求娶她开始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的叙述了一遍,当然这中间也夹杂了一些她自己的所思所想,这并不妨碍什么,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还能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来叙述的话,那才会招致面前这老怪物的忌惮,如果是那样的话,只怕即便这次冷家的事情解决了,自己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冷彻听着冷悠然的叙述,面色并没有太多的变化,正因为他活了太久,这样的事情也见过太多,对于冷悠然并不隐瞒自己想法的事情,冷彻心下也是满意的。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只怕心里都会有些想法,难能可贵的是,冷悠然能够把自己的想法明明白白的告诉他,正如冷悠然心中所想,一个能表露出自己不满的人并不会为冷彻所忌惮,反而是那种把不满深深埋藏于心底的人,冷彻是真的会在解决了家中之事后,把这人一并铲除掉,毕竟那样能够把自己喜怒哀乐隐藏的过深又对冷家心存怨恨之辈,太过危险,作为冷家的老祖,是不会放任这样的人成长起来的。

    “所以,你是想冷家换个家主?”冷彻看着冷悠然眸色深沉。

    冷悠然不躲不避,点头应是。

    “理由?人选?”冷彻言简意赅的问道。

    “冷家毕竟是我父亲的家族,无论冷家对我如何,对我父亲如何,从小生长于家族中,我父亲对冷家还是有感情的,我不想他因为我背负一些无关之人的性命,再说,冷家也不是所有人都不可救药的。就说大长老吧,那人我虽然不喜欢他,却是一心为了家族,付出了很多,就是人情味儿少了些,至于人选嘛,我比较喜欢水月城的现任城主,冷柏,他也是大长老的孙子。”

    “哦?你喜欢?你可知这家主之位并不是儿戏,可不是你个小丫头喜欢就可以的了。”冷彻此时饶有兴致的看着冷悠然,或许真的是闭关太久,他居然觉得能有个把什么想法都放在脸上的小辈陪在身边,也挺有意思。

    “呃……要不您去见见柏叔叔?虽然他经脉上受了些伤,修为不太高,但人还是挺好的,最起码比大长老有人情味多了,一个家族总不能冷冷冰冰的吧……”冷悠然状似心虚的挠了挠额头,后面的话也被她刻意的越说声音越小,在冷彻面前,就是一个十足十因为个人喜好而为别人争取的小孩子形象。

    冷彻听着冷悠然对冷柏那不同于其他人的称呼,看着冷悠然这“任人唯亲”的架势,不由得到是对冷柏升起了几分好奇,看向冷悠然的目光也柔和不少,只是嘴上却带着几分嫌弃的说道:“你外公不是飘渺宗的现任宗主么?怎么养了你这么个缺心眼儿的丫头?”

    冷悠然嘴角微抽,怒瞪冷彻,她哪里缺心眼儿了?她要是心眼儿太多,眼前这人怕是要把她的心抠出来数数了吧?

    “行了,你就先在我这住下吧!这里总比族地那边安全一些,至于其他的事情我会去了解的。”冷彻大手一挥,便决定了冷悠然之后一段时间,在冷家之中的住所。

    他话落起身便准备去族地之中晃悠晃悠,真是闭关太久,居然家中会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是想把大哥辛苦拉扯起来的这个家毁了是不是?冷彻心中愤愤,却被冷悠然一把揪住。

    望着那揪着自己衣袖的手,冷彻挑了挑眉,“你还有什么事情?”

    “前辈,您……”

    “叫老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