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想太多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书房,只知道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站在了冷寒的松柏院外,透过院门,看着院中的堂妹,与两男一女在说着些什么。

    感觉到外面有人一直在看着自己,冷悠然蹙了蹙眉,以为又是冷家那些不着四六的小辈,这一半天的,他们已经来了好几拨了,通过他们的无理取闹,冷悠然也发现应该是有什么人看到了自己指使疾风做的事情,并且散播了出去,只是当她抬起头来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带着几分熟悉的中年人。

    “冷悠麟?”冷悠然不太确定的开口说道,虽然当年从万俟静初那边得知了冷悠然寿元受损的事情,去也没想到,这位曾经相貌堂堂的冷家娇子,会成为如今这个模样。

    冷悠麟摸了摸自己的脸,到是没想到如今变成了这幅模样冷悠然还能认得出自己。

    “好久不见了。”冷悠麟想笑一笑,却发现自己的脸颊有些僵硬,很难面对冷悠然扯出一抹弧度。

    “确实好久不见了。”冷悠然点点头淡淡的开口道。

    她与冷悠麟虽然只有过两次交集,却每次都对面前的这位堂兄会生出多一些的认识,初识,只觉得冷悠麟不择手段,一切事情都是在为了自己,再见,便发现,当年那个不择手段的少年还有些蠢,或许也不是蠢,只是太听冷敬业的话了,如今又一次见到,冷悠然又觉得那些都不是冷悠麟,面前这个面容呈现中年模样的堂兄似乎又有些不一样了。

    “你还是抓紧离开冷家吧!祖父他……”冷悠麟唇瓣动了动,有些艰难的开口,说了个开头,却又不知道要如何把那些肮脏的事情继续说出口。

    “你是刚从冷敬业那边过来的?”冷悠然眨眨眼,有些疑惑的问道。

    “嗯……”冷悠麟垂下头避开了冷悠然的视线,或许是知道了祖父的打算,或许是冷悠然注视着自己的一双眸子太过清亮,总之这一刻在冷家手段层出不穷的他,忽然便在心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羞愧,是对冷家,也是对自己处于这样一个位置,明明想说些什么却终究开不了口的羞愧。

    “啧……这人是你堂兄?”看了冷悠麟半饷的左丘安澜终于开口问道。

    “是啊!”冷悠然不明所以的看向摩挲着下巴,两眼看着冷悠麟放光的左丘安澜。

    “他这寿元是被什么东西给蚕食的?哎呀呀,能如此均匀的蚕食寿元,这东西不一般呐!我说小丫头,你知道是什么不?作为交换,我帮你把你这位师兄的资质修补修补怎么样?当然,你们得带我去看看那东西!”左丘安澜边说边把冷悠麟整个罩在神识之下。

    这种被别人的神识整个包裹住的感觉,冷悠然从小到大不要经历的的太多,所以,她看到冷悠麟那面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来回变化到是并不觉得奇怪,只是看着左丘安澜甚是无语,这货确定不是宗门里那些人丢过来的裹乱的么?

    而且寿元那东西被蚕食了还有均匀不均匀的说法么?

    似乎知道冷悠然所想一般,左丘安澜挂着一抹痞笑很好心的开口说道:“你们这些小辈就是见识少!你要知道,如果这寿元流逝的太快或者太慢都不可能造成他现在这种情况的,当然,太慢的话,他也不至于落得这幅田地,但是如果太快便会对他全身的经脉造成不可弥补的损伤,他现在居然还有救,你说神奇不神奇?”

    冷悠然木着一张脸看着左丘安澜那一脸的兴奋,忽然好想把这货丢回宗门怎么办?什么神奇不神奇的她一点都不关心好不好,她还想从冷悠麟这边知道冷敬业的打算呢!全让这忽然跳出来的货给搅和了!

    “左丘安澜!”冷悠然阴恻恻的唤了一声,左丘安澜闻声便是一激灵,冷悠麟身上的神识瞬间消失,他却依旧有些僵硬的站在那里,一脸懵逼的看着面前的二人,脑中回响的却是左丘安澜的话语,他的伤还有救,他的资质也能补救回来。

    “哎呀!你外公都没有教过你,姑娘家家的不要这么阴晴不定的么?”左丘安澜心下发憷,嘴上依旧忍不住犯贱道。

    “那你又知不知道……”冷悠然话说了一半,旁边就传来了噗通一声,等她转过头去,便见冷悠麟衣襟对着左丘安澜跪了下去。

    “请前辈救我!”冷悠麟定定的注视着左丘安澜,这一刻,自他的眼眸之中闪过了什么。

    左丘安澜见此,带着几分自得的看了冷悠然一眼,似乎在说,看看,看看,这才是别人面对我该有的姿态,哪像你?

    冷悠然翻了个白眼,却并不再说话,只是看着冷悠麟蹙起了眉头。

    “救你也成,那你是不是把冷敬业那老家伙的打算说来给我们听听?”左丘安澜收敛了脸上那抹痞笑认真道。

    冷悠麟闻言,望向了冷悠然,见她也同样注视着自己,忽然闭上了眼眸,把书房之中自己知道的事情,一字不漏说了出来。

    冷悠然看着冷悠麟的这番作态,忽然便笑了,之前她还对自己变化策略拉上了冷柏对冷悠麟带着几分歉意,此时看来,却觉的自己没有找上冷悠麟才是正确的。

    在冷悠然看来,冷悠麟这人说是良心未泯也好,说是意志不坚也罢,其实说白了,也真的不愧是冷敬业一手培养起来的,即便是背叛,他都会给自己找到一个让自己过意的去的理由,或许他现在想的怕就是等他伤好之后,再来弥补冷敬业那边了吧!

    这是不是就是那所谓背叛的筹码呢?

    冷悠然看向左丘安澜,一时间若有所思,虽然一直都知道,这个能被木月白收为关门弟子的男人不简单,但一直以来,与左丘安澜的接触上都让冷悠然忽略他更为真实的一些东西,或许,那玩世不恭的一面也是真实的,但在这玩世不恭之下隐藏着怎样的一个真实的左丘安澜便值得商榷了。

    左丘安澜在冷悠然的注视之下忽然转过脸来,冲着冷悠然眨了眨眼,面对着冷悠麟的严肃瞬间消失不见,嗲声开口道:“不要这么看着人家,人家是会不好意思的啊!”

    冷悠然在左丘安澜话落之后,额角忽然突突的跳了起来,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