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可怨?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你这小丫头,还真跟你师祖记仇不成?”苍魄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声。

    冷悠然无动于衷,依旧垂着头站在那里,不声不响。

    其实也不是她不想表示什么,只是自那日的事情之后,冷悠然对于苍魄多了些认识,有了这样一层认识之后,她总觉得不知道要如何与面前的这个老者说话了。

    “唉……”苍魄又叹了一声,指了指小几对面的竹椅,“坐吧!”

    冷悠然依言坐下,想了想才开口问道:“不知师祖寻我,所谓何事?”

    “昨天你外公过来跟我说你要前往冷家?”苍魄看着冷悠然对自己表现出来的疏离,一时间心情复杂,本来还想说些别的,此时也只能作罢,直入主题。

    “是。”冷悠然点了点头。

    “……”苍魄看着面前这个乖觉的有些不正常的丫头,有些气闷,两人之间的气氛也在冷悠然的这一声是之后,变得有些尴尬。

    直到半饷之后,苍魄忽然问道:“你可是因为那日之事怨我?”

    冷悠然闻言眼神闪了闪,怨么?

    或许是,也或许不是。

    其实苍魄所做的事情,冷悠然心中还是可以理解,就是换做她,可能乍一听闻那样的事情只怕也会做些什么,但毕竟苍魄这个师祖于自己还是不同的吧,冷悠然心下复杂。

    理解是一回事,可作为当事人的那种心情,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那日的事情,如果师祖能够明言,悠然会自己离开的,毕竟在宗门之内,悠然有很多自己在乎的人,包括师祖在内,如果我的存在会对我在乎的人构成伤害,我也是不能忍受的。”冷悠然抿了抿唇,抬眸望着苍魄说道。

    苍魄看着冷悠然一时无言,终究是他的做法让面前的这个孩子寒心了吧?

    之后苍魄没有再揪着这件事情不放,无论这事该不该发生,都已经发生了,至于冷悠然心中怎么想的都好,他还是在冷悠然的话语中听出了她对宗门的回护,这其实也就够了,至于其他的,也只能交给时间了。

    苍魄与冷悠然把冷家一些不出世的老怪物交了个低,这些冷悠然全都认认真真的记下,毕竟这关乎于自己在冷家的安危。

    在苍魄把那些事情说完之后,冷悠然便也起身告辞。

    “我还是希望,你在离开之前,能去看看元明。”苍魄望着冷悠然快要走出小院的背影,最终还是把犹豫了许久的话说了出来。

    冷悠然身形微顿,叹息一声还是转过身来应了一声是,这才离开了禁地。

    出了禁地,冷悠然没有直接前往思过崖,毕竟思过崖于宗门也是另一重意义上的禁地,要过去,还是要有相关人士的首肯的,还有就是,元明入思过崖前毕竟人已经出现了一定的问题,无论如何她还是需要跟自家外公说一声的。

    冷悠然去跟欧海恒说了这事,欧海恒沉默了半饷,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亲自带着冷悠然来到了思过崖边。

    思过崖低,终年不见阳光,甚至阴冷异常,即便到了现今出窍期的修为,于冷悠然来说,这思过崖的最底层还是让她有些受不住,无论是那种刻意营造出来的重力,还是那阴冷的环境。

    冷悠然一路走来,把那稀疏的山洞挨个寻了个便,才在最角落的一处山洞之中见到了元明的身影。

    与其他被关押在思过崖最底层的人不同,元明很安静,甚至安静的有些过分,他就那么安静的盘坐的洞穴之内,面前摆着一幅龟甲,以及一枚罗盘,双手飞快的掐动着,不知道在推算些什么。

    冷悠然就那么静静的站在洞口,隔着一层屏障注视着元明,直到一个时辰之后,元明喷出了一口鲜血,而后转过身,把真元凝于指尖,在洞壁之上刻画着什么,直到他把自己想要记录的东西刻画完,才转过身来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到冷悠然的面前,然后对着冷悠然盘坐在了那冰冷的地面之上。

    冷悠然望着又苍老了许多的元明,一时间各种复杂的情绪闪过,她想到了很多,特别是那两次被罚来思过崖的时候,与元明的短暂接触。

    “师伯公。”冷悠然依旧恭敬的对着元明行了一礼,才在那屏障之外,与元明相对盘坐了下来。

    “是师尊他老人家让你过来的吧?你……别怨他。”元明带着几分暗哑开口说道。

    冷悠然眼眸微垂,似乎所有人都觉得她心中应该是有怨的,可是……

    “师伯公多虑了,悠然知道即便事实并不是那样,其实师祖和师伯公也是为了宗门好的。”冷悠然开口说道。

    元明望着冷悠然的面色复杂,显然是不信冷悠然所言的,见此,冷悠然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既然他们愿意这么想,那就这样吧!或许对于元明来说,这么想也不是什么坏事。

    “师伯公在推算什么?”冷悠然生硬的把话题转到了她刚刚看到的那一幕上。

    “大陆……”元明垂下眼眸,低声说道。

    冷悠然闻言眉头微蹙,以元明对于问卜一道的领悟是不足以测算这整个大陆的命运的,那怪刚刚的元明会吐血了。

    “师伯公,外公和师祖都很惦记你,你……”冷悠然想劝说些什么,可是最终却发现自己那些劝说之词,居然显得那样的苍白。

    “回去吧!”元明望了望欲言又止的冷悠然,摆了摆说说道,而后缓慢的站起身来,再次走到那龟甲和阵盘之前,盘坐了下去。

    看着再次闭目上双目的元明,冷悠然蹙了蹙眉,转身离开。

    思过崖上,望着冷悠然从崖低上来,欧海恒张了张口,不知道说些什么。

    “外公,师伯公这么下去,怕是命不久矣,悠然想请师伯公帮我再拖冷敬业两日,我……想想办法……”冷悠然蹙眉说道。

    “丫头,其实你……”不用如此的。

    欧海恒的话没有说完,冷悠然却笑了起来,截住了欧海恒的话头,揽上了欧海恒的胳膊,带着几分认真的说道:“师伯公是外公在乎的人,虽然,嗯,之前的事情我也不会当做没发生过,但是,既然他是外公在乎的人,悠然也想师伯公无事,毕竟之前我被外公罚了,师伯公还是对我颇为照顾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