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脆弱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果然是个不怕死的。”万俟静初摇了摇头,“既然如此,你再算算这大陆兴衰如何?”

    “师叔公!”苍魄焦急开口,这不是要元明的命么?

    “闭嘴。”万俟静初的声音依旧平淡,但看向苍魄和元明二人的目光已经没有了任何温度,整个正厅之中更是充满了一种压迫感极为强烈的气息,就连苍魄此时的面色都有些泛白,就更不要说欧海恒与元明二人了。

    冷悠然到是没觉得什么,但见自家外公的面色,她此时心下就是一咯噔,自从万俟静初恢复记忆之后,这是她第一次见这人气场全开,没想到会是面对苍魄和元明二人,她抿了抿唇,不由得向着自家外公靠了靠,想着既然自己没事,怕是万俟静初这威压并没有把自己算在内,或许靠近些,能帮自家外公阻挡住来自万俟静初那威压的压迫。

    欧海恒看着身侧冷悠然的面色就知道她没事,再见她此时靠过来的动作,心下微暖的同时也望着万俟静初叹了口气。

    “怎么,不算?还是算不出?”万俟静初看着垂着头的元明问道。

    “回师叔祖,弟子,弟子算不出……”元明带着几分难堪说道。

    “既然这大陆的兴衰你也算不出,不如毁了这大陆如何?”虽然万俟静初的语气依旧平淡,但在场之人都听出了其中的嘲讽之意。

    元明闻言豁然抬头,看向万俟静初的目光之中闪过了一抹惊恐,同时心下也有些发虚,对于冷悠然,他,不就是这么打算的么?

    “以后,就让他在思过崖下呆着不必出来了。”万俟静初望向苍魄说道。

    “师叔公,元明他……”苍魄又如何不知道早前元明与他交谈之时,那话语之中透露出来的意思,虽然他那时不曾表态,但比起宗门和一个天赋绝佳的弟子,让他选择的话,他也不会犹豫,只是看此时万俟静初的这番作态,怕是保定了冷悠然了。苍魄一时间脸色阴沉的还想要说些什么。

    “既然没有一颗超脱尘世的心,那就不要接触问卜一道。他如此这般,也只是损人不利己罢了。苍魄,你就没有发现,他这些年的修为已经没有存进了么?”

    苍魄闻言,看向元明之时,目光闪过了一丝疑惑。

    “心魔已生。”万俟静初的一双眸子此时锐利无比的刺向了元明。

    元明在万俟静初那锐利的目光之下,整个人都微微的有些佝偻,好似被人说中了什么一般,目光闪躲。

    苍魄有些不敢置信的看了看元明,又看了看万俟静初,神色不定,看元明这样,怕是万俟静初说的都是真的了,那么他问卜出来的卦象便已经不能作准,沉吟了片刻,苍魄的面色慢慢恢复了镇定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向着万俟静初躬身行了一礼,然后便带着元明消失在了冷悠然这小小的正厅之中。

    冷悠然看着那师徒二人消失的地方,眉头紧蹙,一时间好像抓住了什么,又好像没有弄明白。

    万俟静初却已经挥手一招,把她揽入了怀中。

    欧海恒见此,本来还在思索着自家师兄和师傅是怎么回事的他,整张脸瞬间青黑一片,咬牙切齿的开口喝道:“万俟静初!”

    “外公……”看着两人这剑拔弩张的架势,冷悠然被禁锢在万俟静初的怀抱之中整个人都不好了,可是却又挣不开。

    “外公有什么吩咐?”万俟静初到是好脾气的很,挂着丝浅笑,望向了欧海恒。

    冷悠然看着瞬间变脸的万俟静初,张了张嘴,一边是疼她宠她的外公,一边是自己的爱人,她很没骨气的在这一瞬间选择了当鸵鸟,垂着头,只当看不见这二人之间那诡异的气氛。

    欧海恒见此却是直接一甩衣袖大步向着悠然居外而去。

    冷悠然目瞪口呆的目送自家外公离开之后,不由得转过头来怒瞪万俟静初,可入目的,却是万俟静初看向自己那带着淡淡忧虑的眼神。

    “怎么了?”冷悠然抬手抚了抚脸颊,不解的问道。

    “元明想除了你。”万俟静初叹了口气说道。

    “嗯?”冷悠然闻言先是一愣,随即想到之前三人那没头没脑的对话,“我的晋级异象怎么了?”

    “你的晋级异象便是你本人,万万年前,这大陆之上也出现过一次,但因为种种原因,那人的宗门在不久之后,一夜之间便消失在了这大陆之上,那人也在那一场大战之后,下落不明。”

    冷悠然不敢置信的看着万俟静初,眼眸之中全是不解,还有几分惊疑。

    “那人便是飞升前的我,或者说是我的本尊。”万俟静初抚了抚冷悠然的脸颊。

    “你……”冷悠然呆呆的看着万俟静初。

    “你只管放心,那异象只是与你的天赋有关,并没有别的意思,嗯,这么说也不准确,出现那种异象的人,其实都可以算是这天道的宠儿,虽然可能会经历千难万险,但最终都会站在一个让人仰望的高度,上界这样的人还是有不少的。元明他是自己入了魔障,怕是之后都不会有寸进了,甚至如果他不能在思过崖下潜心思悟还有可能入魔。”

    “我不是要问这个……”冷悠然蹙眉看着万俟静初,从她在门口与元明对视的那一瞬间,她心中就多少有些明悟,怕是元明对她动了什么不好的心思,之前又有了万俟静初的那一番处理,想来短时间内,元明还是有苍魄看着的,应该与她无关,她其实更想知道的是关于万俟静初的事情。

    “我是一缕神念,是上界一个叫万钧的家伙剥离而出的一缕神念,冷悠然,我想过要放开你的,可是……”万俟静初说着,揽紧冷悠然,把自己埋在冷悠然的脖颈间,贪恋的汲取着她身上的味道。不管之前下过怎样的决心,但是从冷悠然神识离体的那时候,他便知道,自己怕是放不开这丫头了,即便是用自己的命去换,他也不愿放手。

    冷悠然听着万俟静初那低喃的声音,鼻子就是一酸,这人在她从小到大的印象里,从来都是无坚不摧的,可是现在……

    冷悠然抱紧了此刻这个脆弱的好似孩童般的男人,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甚至对两人的未来生出了几分迷茫之感,而对这个男人的爱意,却在这一刻有增无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