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一缕神念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众兽王见力士如此,也只好先行离开,毕竟东西已经没了,能找回来最好,找不回来的话,也不要轻易得罪了谁,以目前这样的情况,大家还是暂时需要保持团结的。

    力士在送走了一众兽王之后,来到了万俟静初的洞府。

    “这是怎么了?怎么无精打采的?”柳青看着力士那蔫头耷脑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好奇。

    “我族里的宝库也被偷了……”力士蔫蔫的开口说道。

    柳青闻言不由得长大了嘴巴,最近这内围之中在闹贼的事情,他不是不知道,只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就连力士那么变态的宝库都被偷了,这就太夸张了。

    力士那宝库他也好奇的偷偷去过,毕竟重明鸟一族,即使在上界也是极为出名的存在,虽然他没打算偷什么,但是想着能走一遭重明鸟的藏宝库,也不算白来这下界一遭,可那重明鸟的藏宝库,却是用空间之力掩藏起来了,明晃晃的的灵石堆积成山就是看得见,摸不着,虽然他在这里的修为只是个伪仙,但他多年修炼的感悟还是在的,可凭借他对空间的感悟也同样触及不到的宝库,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强悍啊?

    “你去找冷悠然吧!这事让她帮你解决!”万俟静初的声音自屋内传来。

    力士闻言一愣,虽然想问问万俟静初,是怎么回事,却也知道,万俟静初是不打算见他了,才会如此行事。

    “诶诶,我能去不?”柳青对那偷盗之人实在是好奇,一把拉住准备离开的力士,指着自己问道。

    “走吧!”力士想了想便也点头答应了,虽然那传承之中藏着那被众人窥伺的宝物,但之前他也去查看过,那宝物的踪影就连他都看不到,别人就更别说了。

    看着力士答应了,柳青欢呼一声,一跃抱住了力士的脖子,“快走快走,好久没见那小丫头了,我还挺想她的。”

    被柳青挂在脖子上的力士,脸色却是在这一刻变了变,这柳青别看身体小小的,可那重量,绝对和他的样子不成正比,要不是重明鸟天生力大无穷,怕是会被柳青这一下子直接扯断了脖子。

    待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了院子里,万俟静初才睁开了眼睛,望向那正蹲在自己房间一角,咔嚓咔嚓咀嚼着兽丹的金灿。

    “呃……”金灿被万俟静初这一眼看的,差点儿没被嘴里的兽丹噎住。

    “力士已经过去了,你知道你之后会面临什么吗?”万俟静初的眼眸没有丝毫波动的看着金灿问道。

    金灿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然后又有些疑惑的看着万俟静初,这人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啊……

    “你……怎么了?”金灿难得正色的面对万俟静初。

    “本尊道号万钧。”万俟静初并没有隐瞒金灿,淡淡的开口道。

    “嗯?”金灿有些迷糊的望着万俟静初,虽然有的小世界,修行之人到了一定的修为便会用道号行走世间,但风云大陆之上却并不流行这个,面前这人怎么突然之间多了个道号?还自称本尊了?

    “在上界。”万俟静初看着金灿那懵懂的样子,就知道他并不曾往上界去想,难得好心的加了三个字作为解释。

    我屮艸芔茻……

    金灿那张老鼠脸在万俟静初话落之后,瞬间裂了,手上被啃了一半的兽丹啪嗒一下,掉在了地上,抬起一只爪子指着万俟静初颤抖了起来,谁能告诉他,那在上界之中早已被妖魔化了的万钧尊上怎么会出现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小世界之中?

    等等……金灿望着万俟静初忽然瞪大了眼睛,谨慎的释放出了一丝自己的神识,向着万俟静初探了过去。

    万俟静初感觉到金灿那探向自己的神识,并没有做什么,而是任由自己被面前这货扫视了几遍。

    “你……不是他本尊……你……”金灿轻声的喃喃开口,一双小爪子紧紧的握了起来,面前这人,居然只是那人打入轮回之中的一缕神念,那他家主人要怎么办?

    “你混蛋!你知道这样对小然然意味着什么吗?”虽然他家主人又小气又蠢,可面对着面前这人,想到冷悠然这些年与他的相处,金灿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小小的身体也在这一刻脱离了幻化,变成一只龙头、马身、麟脚,形似狮子的小兽直直向着万俟静初扑了过去。

    “到时候你拍拍屁股滚蛋了,我主人怎么办?她会生出心魔的!你让她如何度过飞升之前的心魔劫?等她去了上界,你又要她如何自处!你明知道你现在根本什么都不是,干嘛要去招惹她!不如小爷现在就咬死你算了!”金灿长大嘴巴,啊呜一口向着已经被他按倒在寒玉石床上的人的脖颈咬去。

    万俟静初叹了口气,抬手一挡,金灿那一口便咬在了他的手腕之上,血腥味飘散而出,滴落在万俟静初的脖颈之上,也弥漫在金灿的口腔之中。

    “我与她之间的事情,我会与她说清楚的,不过不是现在。既然你这么关心你的主人,那你这段时间又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如若不是我帮你遮掩了狐婉和修杰那两枚储物灵器与他们之间的联系,你会给冷悠然带去什么样的麻烦?”万俟静初的声音依旧没有什么起伏的开口说道。

    金灿在万俟静初说完之后,气势一下子便弱了下去,松开咬住万俟静初手臂的嘴,跌坐在寒玉石床上,“我会把他们的东西还回去的。”

    “你的气息快要泄露出去了,我现在的修为并不能帮你阻挡太久。”见金灿平静下来,万俟静初接着说道。

    金灿抬头狠狠的瞪了万俟静初一眼,随即,趴伏在寒玉石床上闭上了眼睛,半饷之后,又幻化回了仓鼠的样子,他抬起头,感觉到自己的气息依旧没有消散,才松了口气,张开小嘴,猛的一吸,整个房间之中卷起了一股飓风,待到那狂卷的气流消失,整个房间已经是一片狼藉,金灿走到角落之中,把那些或偷,或抢来的东西一件件的塞入口中。

    “你以后最好离我家小然然远一点,时间久了,只希望她能望了你,不然就是杀去静海仙域我也会亲口咬死你的!”金灿话落才消失在了万俟静初的房间之中。

    直到金灿消失了许久,万俟静初仍旧躺在寒玉石床上一动不动,怔怔的望着房顶,用那只受伤的手抚着心脏的位置,虽然早就下定了决心,想要疏远冷悠然,可是这一刻,话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还是让万俟静初的心抽疼了起来,那个他看着一点点长大的小丫头,要让他如何才能割舍的下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